|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将夜 > 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二百零八章 城外春雨如浊泪
  清明时节雨纷纷。

  随着时间的流逝,长安城真的平静下来,那些逝去的人们,没有被忘记,只是被放在了内心深处,看似热闹喜乐的街巷间,有一股肉眼看不到的力量,正在平静地积蓄,随时准备着暴发出来。

  朝会上官员们激烈地争论着政事,军方有些将领不耐烦再提,上前提出一个新的方案,于是又引发新的一轮争论,月前由长安府尹升任英华殿大学士的上官扬羽大人,眯着猥琐的三角眼,揪着稀疏的山羊胡,与户部官员再次开始战斗。

  一名稚气十足的男孩,坐在皇位上听着大臣们的辩论。很明显,有很多事情他听不明白,但神情却很专注沉稳,只有被两只小手攥地有些发皱的明黄衣衫,才显露出他的紧张和惘然。

  新登基的皇帝陛下,如果在民间想必还是个贪玩的孩子,能够有这样沉稳的表现,已经让朝堂上的大臣们非常满意,每每想及此点,他们望向皇位侧方那张轮椅时的目光,便显得更为敬慕。

  那张轮椅很普通,放在肃穆华美的皇宫大殿里,便显得有些刺眼,只不过因为轮椅上坐着的那位书生,却又不再刺眼。

  那名书生穿着件旧棉袄,手里拿着卷旧书,并没有听朝堂议事,只是像往常那样安静地看着书,然而殿上很多人的注意力,实际上一直都放在他的身上,书生哪怕只是看书累了皱皱眉。都会引发很多猜测。

  小皇帝同样如此,他能够规规矩矩坐在皇位上,忍受着枯燥的政务,还至少能表现的专注沉稳,自然是因为老师就在他的身旁。

  那名书生便是他的老师。

  书院大师兄。

  ……

  ……

  朝会散后,相关的奏折和卷宗,没有被送进御书房。而是被送到皇宫深处的一座偏殿,同时到来的还有小皇帝本人。

  李渔便居住在这座偏殿里,如今的大唐随着皇后娘娘去世。再也没有什么两派纷争,所有官员都把自已的精神用在了政务和战备上,书院对于处理国事没有兴趣也没有能力。她身为皇姐,自然是最适合的人选。

  现在她每天要批改奏章,查看卷宗,最重要的是要教会陛下如何处理政务。皇后娘娘临去前说的对,她现在只有这么一个弟弟了。

  书院对她的行动没有任何限制,但基于某些原因,李渔搬进皇宫之后,便极少走出自已的宫殿,至于原先那些忠于她的朝臣,更是从来没有见过。

  春雨洒落在皇宫里。官员们走出大殿后,有些忍不住望向皇宫深处,露出感慨的神情,更多的人则是向着不远处的御书房点头致意,然后才出宫。

  过了很长时间。御书房的门缓缓开启,宁缺在宫女端着的铜水盆里净了净手,道了声谢,取起门旁的雨伞,走进了春雨中。

  ……

  ……

  此时的春雨已经不再有星点寒意,只是一味的缠绵。而且今天的雨特别小,不需要撑伞,走在湿漉的街上,别有一番意味。

  宁缺现在无法出城,便习惯用双脚踏遍这座城,他去了老笔斋,发现院墙修好了,但那只老猫却不知去了何处,然后他回到了雁鸣湖畔的宅院,看着湖畔的细柳和承着露珠的荷叶,像往日一样沉默不语很长时间。

  大师兄在皇宫,二师兄守书院,三师姐飘然离去,黄杨大师被观主重伤之后一直没有痊愈,前日离开了长安城,他说想再去悬空寺一趟,只不过这一次不是为了参佛,而是要去问那些佛宗弟子一些,解决自已心中的一些疑问。

  很多人死去或者离开,总有人牵挂或是眷恋,然而就像宁缺曾经想到过的那样,除了老笔斋的猫和雁鸣湖里的荷花,没有多少人还记得桑桑。

  黄头发的桑桑,黑黑的桑桑,勤快的桑桑,夏天可以抱着的桑桑,其貌不扬的桑桑,都是容易被人遗忘的桑桑,她太不起眼,无论她是冥王的女儿还是光明的传人或者是昊天的分身,消失了便这样消失了。

  婢女送来一封信,宁缺撕开信封看了看,发现是书信局的回执,里面夹着一张被打回来的银票。他看着那张银票,想起很多事情,闭上眼睛,又想起很多事情,他愈发觉得自已真的很像长安城里的一个囚徒,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他想了很长时间,终于走出了院子,看着黑色马车前那名车夫说道:要你给我当车夫,怎么看都有些委屈。

  那名车夫便是王景略。

  许世大将军战死后,他星夜兼程赶回长安报信,然后便一直留在军部,不知为何,现在却成了宁缺的车夫。

  王景略漠然说道:只要你能完成承诺,我做什么都行。

  宁缺说道:一定能。

  王景略问道:去哪儿?

  宁缺说道:南城门。

  ……

  ……

  黑色马车行走在春雨里的街巷上,悄然无声。

  不多时,便来到了南城门。

  马车在城门洞里停了很长时间,车壁上的雨水渐渐干了,始终没有动静,不知道车里的人究竟是想进城还是想出城。

  城门司的士兵和四周的摊贩,现在都认识这辆黑色马车,因为最近这些天,这辆马车经常在城门处停很长时间。

  很多人的目光都落在这辆黑色马车上,想看看今天究竟会不会出城。

  时间渐渐地流逝。

  王景略说道:城里其实也有很多逛的地方。

  宁缺在车里没有说话,手里紧紧握着那封信,却仿佛看到皇后娘娘在自已的眼前跳下去,他再一次真切地体会到了那种心情。

  走吧。他说道。

  王景略提起缰绳,准备让马车掉头,问道:去哪儿?

  宁缺说道:出城。

  王景略握着缰绳的手微微一僵,说道:你确定?

  宁缺说道:如果连城外十里都不敢去,以后我怎么万里杀人?

  ……

  ……

  长安城南十里处,有离亭,有大片荒草,有很多墓地。

  宁缺先去了陛下与皇后的合葬墓,又去了军部的公墓,这里埋葬着很多战死的士兵,然后他拨开荒草,来到了师傅颜瑟和卫光明的墓前。

  你们离开的时候,应该已经看到了很多将来,只是为什么人总要到死的时候,才能看到呢?那对我们活着的人又有什么意义?

  说完这番话后,他走向左侧,来到那座新砌的坟墓前。

  这座石墓很小,就像桑桑那么小。

  因为墓里只有几件婢女衣服,半盒银票以及两匣子陈锦记脂粉。

  曾静夫妇在墓前搀扶而站,曾静夫人的眼睛很是红肿,想来在墓前已经哭了很长时间,学士府的仆役们正在清理四周的香烛。

  宁缺上前恭敬说道:岳父大人,还是带岳母先回吧。

  曾静大学士没有想到会在城外看见他,先是震惊,然后想明白了其中缘由,顿时老泪纵横,欣慰地拍了拍他的肩头。

  学士府的人回城了。

  宁缺一个人孤伶伶地站在桑桑的墓前。

  他从怀中取出那封信,把那张银票撕成两半,其中半张和回执一道在墓前烧了,另外半张则仔细地放回怀中。

  然后他离开。

  黑色马车近了长安城。

  他坐在车厢里,听着敲打窗户的春雨,沉默不语。

  忽然有风自北方来。

  这春深时的风里,有太多北方的黄土,被雨水一淋,便成了黄色的泥浆。

  雨越下越大,在城墙上不停向地面淌流,就像是一道黄色的幕布垂落。

  他想起了渭城的土墙。

  那张银票是寄往渭城的。

  来到长安的这些年,桑桑每个月都会给渭城寄银票。

  这张回执上却写着:查无此人。

  是啊,渭城早就没有人了。

  桑桑也不在了。

  宁缺痛哭。

  他跳下马车,走进雨里。

  雨水落在他的脸上,浊了泪水。

  黑色马车在后面跟着他。

  有匆匆避雨的行人,看着这幕怪异的画面,不解问道:为啥不坐车?赏雨也不是这等时候,这多脏啊?

  宁缺擦掉脸上的水,指着官道畔纵被泥雨敲打,依然青绿喜人的柳树,说道:可是,这是春天啊,不是么?

  ……

  ……

  (第四卷垂幕之年 终)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