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将夜 > 第五卷神来之笔 第四十四章 裁决的剑(下)
  桃山前坪,数千剑意纵横,南海光明细剑于风雨中飘摇,却固若顽石,很多人都认为中年男子可以撑下去,直至最后发起反击。唯有海的神情变得异常凝重,看着满天剑雨蹙眉道:以剑为樊笼?

  不愧是南海一脉的最强者,此人竟是看破了叶红鱼数千虚剑的真实手段。当初在青峡之前,便是书院君陌也被叶红鱼的万剑樊笼囚禁,更何况那名中年男子,南海众人里排第二位的是位瘦高老人,他也瞧出了剑雨里隐着的厉害手段,自海身后闪出,右手向着空中伸去,一道圣洁的昊天神辉自掌心喷薄而出,想撑住剑雨,救出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也感觉到了剑雨里的恐怖意味,厉喝一声,把全身修为尽数逼入那柄如游鱼般的细光剑里,细剑直刺裁决神辇,自己则是借着那名瘦高老人的神辉庇护,疾速向后方退去,想要保住自己的性命。

  嗤的一声轻响,那道细光剑破血纱布入,直刺叶红鱼眉心。

  在那名排在南海第二位的瘦高老人掌出神辉之际,叶红鱼便已经睁开了眼睛,她的眼眸深处有星辉灿烂,有难以压抑的怒意,因为她要杀死那名中年男子,现在却有人试图阻止,这令她很不高兴。

  当中年男子的细光剑刺入神辇后,她的眼眸因为反射剑光,变得更加明亮,她没有举起膝上的本命道剑,而是抬起了自己的左手。

  那道细细的光剑有如游鱼,飞行轨迹极其诡秘,倏忽在左,倏忽在右,然而当叶红鱼伸出手后,这道光剑顿时被捉住

  那道光剑在她的指间不停颤抖挣扎,就像是落在地面上的鱼,不停地摆着尾巴,她细长的指上附着一层淡淡的神辉。仿佛就像是钳子。

  只听得嗤的一声,细光剑上冒出一道青烟,便被叶红鱼的神辉炼成废铁,再也没有挣扎,被她随意扔到了辇内的地面上。就像是一条死鱼。

  神辇外正在疾速后退的中年男子。感应到识海里失去本命剑的痕迹,不由大恸大怒大惧,哇的一声吐出血来。他以西陵神术入剑,又观海鱼悟新奇剑意。确实厉害,所以最开始的时候能避开叶红鱼的道剑撕裂裁决神辇的幔纱,然而当叶红鱼知晓他的剑势剑意为何后,他还能如何?

  西陵神术本就是她的本修,剑意如游鱼?她的名字里本就有个鱼字。想数年前在荒原大明湖畔,她化道剑为水鱼,杀的宁缺和莫山山苦不堪言,如今她已是裁决大神官,岂能被人以此等剑意所伤?

  最关键的是中年男子的剑飞进辇内,便到了她的身前,当年收到柳白的那封信后,世上还有谁的剑能够在她身前一尺里畅通无阻?

  纵使南海一脉高手相援,叶红鱼依然伸手便夺了中年男子的本命剑。令其吐血重伤,在所有人看来,她已经获得了胜利,而且是骄傲的胜利。

  但她不准备罢手,因为挑战裁决神座的人。败便是死,不可能有第二种结局,她布下剑雨樊笼,就是要杀死那个中年男子。

  就算那名境界高深莫测的高瘦老人。此时正以纯正圣洁的昊天神辉撑着满天剑雨,她依然要杀死那个中年男子。

  她想杀的人。都必须死。

  ……

  ……

  满天剑雨依然在不停落下,高瘦老人高举右掌,用昊天神辉支撑,樊笼之势尚未大成,只要中年男子再退出数丈,便能逃过杀身之祸。

  海不再担心,那位高瘦老人也终于松了口气。

  就在那口气的呼吸之间,裁决神辇外围的血纱幔纱无风而动,先前那面被中年男子道剑切裂的幔纱缓缓落下,一道身影如仙如魅般疾掠出辇,瞬息间越过数十丈的距离,掠过高瘦老人身旁,来到中年男子身前。

  来人自然是叶红鱼,她握着本命道剑,直接刺了过去。

  桃山前坪响起一阵惊呼。

  没有人能想到叶红鱼会离开裁决神辇,以神座之尊以身犯险,在修行界的战斗里,除了武道修行者和魔宗强者,从来没有人会选择近身的战斗,即便是讲究身前一尺的南晋剑阁,也断没有往别人身前去的道理。

  叶红鱼自有她的道理。

  从很小的时候她便习惯近身战,因为道剑飞行再疾,依然不及向前递剑来的直接,而且只有看着敌人在眼前死去,才能保证对方真的不能复起。其后和宁缺连番苦战,她更是从那个家伙身上学习了很多战斗的方法,虽然她不像修行浩然气的宁缺,拥有魔宗强者的无畏身躯,但她学会了柳白的那一剑。

  那一剑禀的是理所当然的道理,要刺你便能刺中你,只要敌人在自己身前一尺之内便再无逃逸的可能,便是天地也避不开

  相隔数十丈,敌人不在身前怎么办?青山不来就我,我就青山,我来你身前,你便进了我的身前一尺,你便要死。

  ……

  ……

  中年男子离她的剑最近,他清晰地感受到那道剑上传来的理所当然的杀意,他感到了恐惧和死亡的味道。

  他此时本命剑已毁,根本无法避不开这道剑,疾运西陵神术把神辉运至双掌之间,化作一团炽热的光团,想要挡住这把恐怖的剑。

  瘦高老人正举着右掌以神辉支撑剑雨樊笼,见师弟陷入绝境,脸色变得异常凝重,垂在身侧的左手遥遥一指点向那处。

  这一指很不简单,指尖神辉尽吐,如鲜花绽花,花蕊之间一道极细的神辉如刺而出,明明隔着数丈距离,指尖却仿佛要摁到叶红鱼后背。

  叶红鱼感觉到身后传来的变化,脸上的神情却没有任何变化,握着本命道剑继续刺向中年男子。道剑刺入那团神辉凝成的光团之后,发出嗤嗤的燃烧声,却没有任何凝滞,因为她的剑上也燃烧着神辉。

  她不理会身后袭来的那一指,是因为她要去应对瘦高老人的偷袭,中年男子便会趁势而遁。最麻烦的是,只要耽搁哪怕再短的时间,场边的海便能反应过来。她虽不惧,却再没可能杀死中年男子。

  她一定要杀死那名中年男子,哪怕受伤也在所不惜,因为她是伟大的裁决,所有胆敢挑战她的人。都要受到死亡的裁决。

  ……

  ……

  叶红鱼的剑刺进了中年男子的胸口。刺破了他的心脏,桃山前坪上甚至能够听到那个充满力量跳动的肉团破裂时的声音。

  鲜血狂飙,中年男子凄厉地喊叫着,倒在了地上。

  场边的海发生一声悲愤的怒吼。那名高瘦老人更是脸色铁青,竟撤去了右掌,不再理会自天而降的剑雨樊笼,全力向她攻去。

  高瘦老人的指尖,此时已经越过数丈的距离。落在了叶红鱼的背上,随着他的全力击攻,无数昊天神辉顺着指意磅礴而至

  叶红鱼要杀人便来不及转身,也来不及做出任何应对,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她将要受到重创的时候,一朵金花忽然在她背上盛放开来

  敲迎住那道蕴着神辉的指意

  这朵金花圣洁纯净,是她用西陵神术凝结的昊天神辉,也唯有神辉才能抵抗神辉,指意与花瓣相触。同源同种的昊天神辉四处喷洒,桃山前坪之间,仿佛正在放着烟花,美丽炫目至极,根本无法逼视。

  瘦高老人在南海神官里的辈份境界极高。仅在海之下,单论西陵神术要比叶红鱼更强,修为也更加深厚。二人昊天神辉冲撞产生的夺目烟花,没有维系太长时间便变得黯淡起来。这意味着他获得了胜利。

  西陵神殿众人发出震惊的呼喊,有人焦虑地望向最高处那座神辇。盼望着掌教大人能在危急关头把叶红鱼救出来。

  然而接下来的变化,依然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瘦高老人的指尖,隔着数丈距离,碾破了叶红鱼背上的金花,落在血色的裁决神袍之上,瞬间再破,直入她的血肉。

  而就在这时,她被指意刺破的血肉里,忽然弹出了一根金线

  那根金线很细,看上去仿佛没有任何重量,然而速度却是奇快,就像是闪电一般,顺着瘦高老人点出的神辉来到他身前

  因为速度太快,这根细细的金线竟然有了暴烈的感觉

  瘦高老人怪叫一声,用最快的速度收回昊天神辉,想要避开。然而那根金线不知是何材料,非但不惧昊天神辉的净化能力,甚至就连速度也慢不了多少,顺着他的指头缭绕而上,来到指根处然后骤然收紧

  没有任何声音,一根手指落在了地面

  那根断指的伤口处没有任何血,因为被神辉封住,事实上,如果不是瘦高老人反应奇快,这根金线甚至可能把他的整只手掌都割下来。

  桃山前坪天地气息微动,叶红鱼如一片红红的枫叶飘回神辇。

  飘过海身前时,她看了此人一眼,眼眸里没有任何情绪。

  指落无声,此时桃山前坪更是鸦雀无声。

  瘦高老人看着自己的断指,沉默不语。

  海低头看着脚下的桃花瓣,沉默不语。

  其余南海众人围在那名死去的中年男子身旁,沉默不语。

  南海少女小渔脸色苍白,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打破场间死寂气氛的是两声轻咳。

  然后是裁决之剑归鞘的声音。

  血色神辇里,叶红鱼以手撑颌,再次闭上眼睛,似乎有些疲惫。

  ……

  ……

  (说十点就十点,说十二点半就十二点半,说两点半也只晚了几分钟,真准啊说一下,不是定时发布,我一个字的存稿都没有,当然想有,问题是哪存得下来,只能说给自己限定时间,还是管用的。

  另外首页发公告了,二十八号凌晨零点开始月票双倍,大家想投月票的话,麻烦后三天投给我吧,写的高兴,明天还是三更。另外就是歪歪明天晚上有将夜读书的活动,欢迎大家去旁观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