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将夜 > 第六卷忽然之间 第三十章 和这个世界谈话的方式(中)
  由贤看着湖面的千艘巨舸,看着这支在大唐水师覆灭无敌手的舟师,脸色苍白。听着动静,陈七走出船舱,脸色也变得严峻起来。

  他没有想到,柳亦青杀死南晋小皇帝,剑阁远迁之后,南晋竟然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重新稳定。对这场战争,大唐已经做了极为充分的准备,眼下看来,西陵神殿的反应速度也不稍慢。

  南晋水师里响起极为雄壮的军号声,船队渐散,湖水拍打着坚实的船舷,发出巨大的声响。一艘巨船,缓缓驶至由贤和陈七前方数百丈外,惊起无数雪般的浪花,惊走数百只水鸟。

  数百名骑兵牵着骏马站在甲板上,黑压压一片,气势威严,这些骑兵身着黑甲,甲上绘着金线符文,正是西陵神殿野战能力最强大的护教骑兵。

  由贤很好奇那些战马为什么会不惧风浪,陈七的注意力则是完全落在那些神殿骑兵中间的某个人身上。

  隔着数百丈远,他依然能够清晰地看到那个人的面容,不是他的目力有这般敏锐,而是因为对方想让他看到。

  那是个身着青衣的小厮,稚嫩的眉眼间写满了无法质疑的娇傲,天真的神情里满是视人命如草芥的残忍感。

  稚嫩却娇傲,天真而残忍,似乎很不和谐,其实非常和谐,因为稚嫩的本就容易娇傲,天真的才会残忍。

  这名青衣小厮站在湖水秋雨天地之间,就是这样和谐。

  陈七没有见过此人,但看着对方的形容,感知着这种感觉,便猜到了对方是谁——横木立人,昊天留给人间最丰厚的那件礼物。

  “我很好奇,宁缺让你们去西陵神殿,究竟想说些什么,你们可不可以提前告诉我?”横木立人看着陈七和由贤很认真的问道。

  由贤有些紧张,面对这位西陵神殿最年轻的知命巅峰强者,他觉得自己的生命随时会消逝。

  陈七却是神情不变,摇了摇头。

  横木立人微微皱眉有些不悦,巨船四周的湖水似乎感觉到了他的情绪,畏惧地轻轻摆荡起来。

  湖水摆荡的极温柔,不远处的一畦秋苇,却在瞬间碎成无数齑粉,被湖风吹成暴雪,然后被雨水冲入湖水里。

  由贤觉得嗓子很干快要冒烟。

  陈七依然神情不变,背在身后的双手却开始微微颤抖起来,他知道横木立人很强却没有想到强到这种程度。

  离开长安城的宁缺,能够战胜他吗?

  横木立人忽然笑了起来,像孩子一样开心地笑了起来,或者可以用莞尔这个词来形容。

  他看着对面船上的由贤和陈七,微笑说道:“放心吧,我不会杀你们,所以你们不用这么害怕。”

  明明是在微笑,甚至有些可爱,却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轻蔑感觉如天空里的眼俯瞰着地上的蝼蚁。

  陈七不喜欢这种感觉,说道:“人总是都会死的。”

  横木立人摇头,说道:“我只是暂时居住在这里事情做完之后,便会回到神国。”

  隔着数百丈,陈七要极用力才能把声音传到对面那艘大船上,他的轻言细语,却像是雷鸣一般在湖上响起。

  湖风拂面,由贤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不是被这位年轻绝世强者的雷声所震,而是被嗝应了。

  陈七忽然说道:“我忽然想起了十三先生说的一句话。

  听到宁缺的名字,横木立人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身体微微前倾,肃然说道:“他要对我说什么?”

  陈七复述了那句话:“你们会死的。”

  不是你而是你们。

  哪怕是横木立人,也没有资格让宁缺专门说些什么,他这句话的对象,包括横木,包括隆庆,包括何明池,也包括清河郡诸阀的家主们和那片草原上的敌人。

  横木立人微微皱眉,说道:“人都会死,我不会死。”

  陈七说道:“他说你们会死,你们就一定会死。哪怕你最后逃到神国去,也会死,因为他会追到神国去杀死你。”

  应该死的人,一定会死。

  哪怕你们去神国获得了永生,哪怕你们去冥界变成了幽魂,我依然会杀死你们,或者不止一遍——宁缺想和这个世界谈的事情很多,陈七说的这句话,便是其中的一点。

  听完这句话,横木立人嘲弄地笑了起来,说道:“他现在连长安城都不敢出,还谈什么神国?”

  登岸后,由贤余悸未消,一个劲地埋怨陈七,不该把宁缺那句话说出来,万一真的激怒了横木,他们肯定会比那片化雪的苇花下场更惨

  “他在西陵神殿的地位如此尊贵,当着数万南晋水师的面说了不杀我们,自然便不会杀我们。”

  陈七说道:“最重要的是,西陵神殿想知道十三先生让我们带的话,那么在知道之前,我们便是安全的。”

  “可是你难道没有看到那个横木立人的神情?这种看似天真的家伙,往往都是变态,真发疯了怎么办?”

  由贤唠叨道。

  陈七却想着别的事情:“横木带着南晋军队北上,很快便会接手清河郡事务,那隆庆去哪儿呢?”

  做为曾经的西陵神子,隆庆皇子在道门信徒心目中的地位极高,只是随着时间流逝,他的光彩早已被宁缺和横木立人夺走,但陈七知道,在宁缺的心中隆庆的重要性要远远超过横木立人,他相信宁■的啷{断绝对不会出错,这样一个重要人物忽然消声匿迹,并不是件好事。

  由贤说道:“天枢处的情报,说那位皇子殿下带着一队神殿骑兵去宋国追杀叶苏去了。”

  陈七说道:“叶苏带着数千新教信徒,不可能走的太快,隆庆没道理现在还没追到。

  由贤说道:“我更不明白叶苏神使为什么不去长安城,偏要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去宋国。”

  陈七说道:“用十三先生的话来说,叶苏是能够真正改变历史的人,这样的人哪里能用常理判断?”

  二人继续前行,空中落下的秋雨渐渐凝结成霜·变成了雪,将南晋境内的道路渐渐染成白色。

  当他们抵达西陵神国时,已到了初冬时节,这片往年罕见雪迹的神眷之地·风雪如怒,极为严寒——这些年,人间变得越来越寒冷,却没有人知道是什么原因。

  西陵神国的边境线上,两名红袍神官带着数十名神殿护教骑兵正在等待,人们的脸却没有什么善意,连表情都没有·带着浅浅冰霜的眉眼间满是冷漠与警惕。

  由贤和陈七是唐国的使臣,这样的待遇是应有之义,对方没有施展神术把他们烧成灰烬·已经让他们很是满意。

  行不得数日,到了一片莽莽群山之前,风雪终于停了,山峰青秀妩媚,远处的峰峦间隐隐可见一些巍峨庄严的建筑,应该便是传说中的西陵神殿。

  由贤望着远处,嘴唇微微张开,没有说什么,只是发出一声感叹·做为昊天世界里的一名普通人,能够在有生之年,亲眼看一看西陵神殿·他虽然是唐人,也有些心神摇撼。

  陈七要冷静一些,做为鱼龙帮的智囊人物·他习惯性地观察西陵神国的军事防御,还有那些骑兵神官的精神状态,最关心的当然是笼罩着桃山的三座大阵。

  —他不是修行者,连那道湛然的青光都看不到,自然看不明白那道阵法的恐怖威力,只是想着连书院大先生都没有办法破阵而入,难免关心。

  那两名红衣神官应该是受到了严厉的命令·一路从北行来,竟是没有与由贤和陈七说一句话·衣食起居事宜,也是他们单方面安排,根本没有征求过陈七二人的意见。

  这等沉默,自然让队伍的气氛显得有些压抑,由贤和陈七也不以为意,随着对方一道沉默,直到车队来到山前的那座小镇里,陈七忽然要求对方停车。

  看着那名红衣神官的眼光,陈七面无表情说道:“沿途都没有吃饱,我要去买些东西吃。”

  此处距离桃山不过十余里,小镇四周暗中不知隐藏着多少道门强者,红衣神官觉得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点了点头。

  陈七和由贤离开马车,在那些护教骑兵的保护或者说看守下,沿着道路向镇里走去。

  小镇真的很小,加上饭时已过,几家食肆都关着门,他们能够买到的食物,只是烤红薯。

  站在那家烤红薯铺子前,陈七和由贤捧着滚烫的红薯,小心翼翼地撕着皮,用嘴吹着气,模样看着有些好笑可爱,哪里像两名承载着天下安危的使者,只像两个孩子。

  一不注意,陈七手指被红黄色的薯肉烫着了,他赶紧甩了甩手,又找老板要了点冷水。当那位老板把水盆放到他面前时,他抬头看了对方一眼,笑着道了声谢。

  手指在清水里划过,留下转瞬即逝的字迹——老板却像是没有看见他的动作,面无表情地转身离开,这个动作看似毫无深意,实际上如果把头颅和身躯分开,是在……摇头。

  回到马车上,陈七想着先前看到的回应,难免有些失望,对于完成任务的信心渐渐消退,摇头说道:“十三先生说这家红薯一定要吃,却不知道好在哪里。”

  由贤这才知道先前他与烤红薯的男人已经完成了交流,听着这话又知道事有不顺,情绪难免有些低落。

  坚硬的车轮碾压着青石板,发出咯咯的声音,四周到处都是西陵神殿的护教骑兵,天光落在他们的身上,被那些黑色夹金的盔甲反射,透过车窗,让他们的眼睛眯了起来。

  由贤和陈七对视,眯着眼睛,沉默无语。他们来西陵神殿谈判,禀承的是宁缺的意志,代表宁缺和这个世界谈谈,按道理来说,神殿在没有听到他们说的话之前,应该不会杀他们,但在清河郡险些发生的战斗·说明有人想他们死,而那个人是西陵神殿的掌教大人。

  —宁缺谈话的对象不是掌教大人,对掌教大人来说,这或者显得有些羞辱·但远不足以让他妄动杀意。

  如今看来,掌教大人或者可能猜到了一些什么。

  陈七想着先前烤红薯男人摇头的画面,心情沉重说道:“如果连人都不见到,怎么传话?”

  西陵神殿没有安排他们上桃山,而是让他们住在山前的天谕院寓所里,这里离那片著名的桃花坳很近,可惜的是现在已经是冬天·很难看到桃花满山的美丽画面。

  由贤对此非常遗憾,显得有些没心没肺,陈七知道他是装的·但也没什么办法,所有的事情都是由神殿安排,他们只能不安地等待。

  神殿方面没有给他们更多不安的时间,第二天清晨,负责谈判的大人物,便亲自到了天谕院。

  赵南海是南海光明大神官一脉的嫡系传人,是观主最强大的助力,这场战争之■′明神殿或者天谕神殿里的神座总有一方是留给他的毫无疑问,这是真正的大人物,他来与由贤和陈七这样两个普通人谈话应该算是给足了唐国颜面,也表达了足够多的诚意。

  但由贤和陈七并不这样认为。临行前宁缺说的很清楚,现在的昊天道门说话有力量只有一人,能够并且愿意响应唐国的意愿的,也只有一人,如果要谈,便只能和这两个人谈。

  “抱歉。”

  由贤歉疚之意十足,连连揖手,说道:“不是不想谈实在是没法谈。”

  赵南海久在南海,纵使回归道门数年肤色依然黝黑,一身神袍无风轻摆,气势慑人,不怒自威。

  “想谈的是你们,所以急的也应该是你们。”赵南海并未动怒,颇含深意看了二人一眼,说道:“什么时候想谈,那便再谈吧。”

  说完这句话,他带着十余名红衣神官飘然离去,竟是没有给由贤陈七二人说话的机会。

  由贤看着消失在山道上的那些人,有些幽怨说道:“连我们想和谁谈都不想听?居然警惕成这样?”

  接下来的日子里,由贤和陈七被西陵神殿的人们遗忘了,他们整日在天谕院吃饭睡觉看桃花……

  桃山的桃花本来四季不败,但当年被夫子斩了一遍,又一个当年,被宁缺和桑桑折腾了一遍,早已变得孱弱无比,根本无法撑过寒冷的冬天,被寒冷吹落成泥,无人问津。

  由贤和陈七觉得自己就是桃花,没有人理会,没有人来探看,他们想见的人见不到,想说的话没有人听,这场曾经被很多人寄予厚望的那场谈判,似乎将要无疾而终。

  西陵神殿确实不着急,只要书院无法杀死酒徒和屠夫,道门便在这场战争里处于不败之地,无论宁缺杀再多人,也改变不了这个铁一样的事实,所以急的应该是对方。

  秋雨杀人,宁缺的目的是为了震慑道门和人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但他的行为,同时也是在人间点燃了一把名为愤怒的火。无论西陵还是南晋、金帐王庭还是燕国,那些亲人死在他手上的神官将士民众们,都恨不得生剥了他的皮,吃了他的肉。

  他替神殿把战争动员做的极好。

  至于时间······随着时间的流逝,世间的局势越发对西陵神殿有利,普通凡人或许看不明白,桃山上的人们怎会不明白?

  能看明白这个趋势的人还有很多,比如荒原上那位雄才大略的金帐单于,他很清楚这个漫长的冬天对于自己和部落里的勇士来说并不是煎熬,而是美妙-的等待,所以渭城北方那座华丽夸张的巨帐里溢出的酒香一天比一天浓郁,如云田般的部落帐篷四周被宰杀的牛羊一天比一天多。

  金帐王庭的人们都很开心,就像当年宁缺回到渭城时看到的那样,阿打本来也应该很开心,在人们看来,命运忽然转变的少年没有任何道理不开心,但他就是不开心。

  阿打出身于草原上一个小部落,在与单于叔父的部落发生的冲突中被击败,部落里很多青壮被编进敢死军,而他因为年纪小,被王庭一名贵人收成了奴隶,如果不出意外,他应该活不过十六岁,因为活的太艰难。

  幸运的是,春天落了一场雨,当时他在草原上拾牛粪,被淋的很惨,或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雨停后他变得很强。

  那是真正的强大,来自仁慈上苍赐予的强大,摔跤大会上,王庭里最强壮的勇士也不是他的对手,就连恐怖的勒布大将,看着他的眼光也有些异样,而当时单于的眼睛在放光,国师看着天空沉默。

  那天之后,阿打成为了金帐王庭最著名的年轻勇士,成为了国师的记名弟子,成为了单于的亲卫,成为了一名先锋将领。

  王庭与唐国的战争时停时歇,虽然不复当初那般惨烈,但边境的局势依然严峻,夏天的时候,为了争夺向晚原东南方向的一块草场,更是暴发了一次极为剧烈的冲突。失去向晚原的唐军对此志在必得,由镇北军强者华颖上将亲自领兵,谁能想到,他居然输了。

  他输在了阿打的手里。

  阿打没有道理不开心,但他就是不开心,因为他那些被编入先锋军的部落亲人,被唐人俘虏了很多,而就在前些天,他听说那些亲人,都被唐人杀了,全部都被杀了,一个都没留下来。

  眼看着自己变得如此强大,明年便能够重建部落,召回所有的亲人与玩伴的时候,那些人都死了。

  那些该死的唐人。

  那个叫宁缺的唐人,该死。

  当天夜里,阿打带着十余名亲随骑兵,离开了金帐王庭,穿过荒废的渭城,向着南方而去,手里拿着单于的军令。

  阿打没有愤怒到丧失理智,他不识字但也并不愚蠢,他没有疯狂到想要去长安城杀宁缺,但他要代表单于和自己做些事情。

  唐人杀了他们的人,他们就要杀唐人。

  当阿打来到两军对峙的前线时,看到的是满天风雪,看到的是紧缩防线的唐国军营,他的眼中露出轻蔑的神情。

  (居然能写五千多字了,半年了,感慨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