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将夜 > 第一百一十三章 都怪你
  山崖里,树不摇,鸟不叫,两人相对而立,举棍的举棍,拔剑的拔剑,用剑的观主不见得比不用剑的观主更强大,但那代表了某种意思。

  棉袄已经被血浸透,大师兄清楚自己无法再撑七日时间,自然也不可能把观主再留七日时间,但正如先前说过的那样,宁缺和桑桑不见得需要七日,或者便能回到长安城,他要做的事情,只是尽力而为。

  观主看着手里剑,神情平静说道:“夫子教你以仁爱,本以为你与君陌的性情不同,未料到,你终究还是书院的弟子。”

  大师兄静静看着他,插在肋间那柄壶中剑,不知何时落在他的身后的地面上,他说道:“书院弟子向您请教。”

  简短谈话间,山崖远处那些残留的森林,燃起了大火,炽热的火焰融化了山腰间的积雪,火势却未减弱,将他们二人隔绝在了尘世之外。

  森林里的火很难熄灭,因为那些火的本质是昊天的神辉,是最纯净的力量,是宁缺离开的时候,刀锋和身上流出的鲜血化成的。

  宁缺正在向贺兰城奔距,一纵便是数百丈,落脚处坚石崩裂,手里提着的铁刀与身上溅飞的血滴,化作蓬蓬火星,破空轰鸣声响彻群山。

  除了无距境,没有谁能追上另一个无距境的大修行者,如果酒徒要去的地方是西陵,宁缺没有任何机会,但既然他去的地方是十余里之外的贺兰城,那么他还有一线机会,因为他的速度早已超过最神速的苍鹰。

  数纵数跃,只是眨眼功夫。他便从山崖里奔至贺兰城前,毫不停顿地冲进破损严重的城门,却没有看到大黑马的踪影,也没有看到酒徒。

  贺兰城的城门已经严重变形,两边的山崖上。不时有巨石滚落,城上的箭楼军寨,有很多处已经都砸毁,浓烟阵阵里,隐约可见数十个火头。

  驻留贺兰城的唐军,依然不肯放弃。四处奔走着,试图扑灭火势,将这座要寨保存下来,宁缺大喊道:“全都撤走!不要管了!”

  对贺兰城里的唐军来说,宁缺给他们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一片忙乱里。只是看了眼,便确认了他的身份,他们虽然不知道十三先生为什么会忽然出现在这里,却下意识里开始听从他的命令,在将领们的指挥下,开始向城外撤去。

  宁缺站在陡峭的石阶下,抬头望向贺兰城上方正在逐渐倾塌的箭楼。感觉到了什么,双腿发力,像道轻烟一般向上疾掠。

  ……

  ……

  桑桑不在箭楼,在箭楼下方的一处密室里。

  她的眼前,再次浮现出那个并非完美球状却给人一种完美感觉的气泡,与前些天宁缺看到的那个气泡不同,除了那两道轻微的裂痕之外,气泡表面还有十余个明亮的光点,那些光点代表的是天地元气的稳定通道入口。

  气泡表面的光点有一个正在散发光彩,显得格外真切。因为那个光点代表的位置,就在她的脚下,是由繁复符线构成的一座传送阵。

  天地元气之间有夹层,可以直接连通两处距离极其遥远的地理位置,用更简单的语言解释。就是捷径,但只有像观主、大师兄和酒徒这样层级的大修行者,才能看破其间的规律,并且有力量打开那道夹层的大门,从而自由来往,万里纵横。

  除了无距境,人类对于天地捷径的利用,还有别的方式,那就是传送阵,唐国和西陵神殿,在人间都建造过传送阵,只不过囿于境界,人工建造的传送阵只能用来传送信息或者极轻的一些事物,最关键的是,就像元十三箭一样,建造传送阵、甚至开启一次传送阵,都需要消耗极其恐怖数量的珍稀资源,所以人间传送阵的数量极少,而且渐渐变成鸡肋一样的存在,战略意义变得越来越弱。

  桑桑对于今日的局面早已推算出来,自然也做了很多准备,气泡上面的那些光点便是人间的传送阵位置,其中有些传送阵甚至已经废弃了数万年之久,除了她根本没有任何人类知晓,哪怕是观主也不知道。

  她站在那些繁复而美丽的符线中央,脸色苍白,身上有斑斑血迹,看着就像是受伤的仙女,不再如当年那般漠然伟大,显得有些可怜。

  大黑马和青狮狗在旁边心翼翼地看着她,尽量不让自己的眼神流露出太多的怜悯情绪,因为它们这时候确实很同情她。

  她受了重伤,却被男人抛弃,怎么看都很可怜,不然她为什么低着头站在符阵中央不说话,身形显得那般落寞萧索?

  桑桑不知道两个家伙在想什么,她不再无所不知。

  她不是在伪装孤独、模仿绝望,也不是重伤之余,生出悲戚之感,宁缺走的时候,她已经醒来,当时她没有阻止,便代表她没有意见。

  她只是在等着符阵开启。

  如果人类要开启这座符阵向长安城传送信息,需要大量资源能量以及珍稀的矿石,或者还需要等长一段相对较长的时间。

  桑桑没有这些,也没有时间,但她有人类没有的事物,那就是她自己,从她神躯里流出的鲜血,便是天地间最珍贵、最纯净的能量来源。

  她的血像雨般洒落在符阵上,看着有些血腥恐怖,实际上数量不是太多,符阵里的那些符线已经开始微微发亮,再等一会儿便会启动。

  下一刻,她便会出现在长安城皇宫里的那幢楼里,或者说,回到长安城。

  宁缺还没有赶回来,她沉默不语,没有任何情绪反应,似乎并不在意,这落在大黑马和青狮狗的眼里,未免有些冷漠无情。

  她没有想那么多,只是想着。我听你的话回了长安,那么你就应该做到你承诺的事情,和我一起回长安,不管你怎么回,哪怕死了。也要回。

  房间里忽然拂起一阵微风,墙壁上的积尘被拂落,然后吹至角落。

  一个人出现在符阵外。

  桑桑抬头望去,发现不是宁缺,神情微惘,然后平静如前。

  酒徒看着她。却无法保持平静,先前在战斗里受了伤,一直有些轻微地呕血,此时看着她,心神激荡之下,唇角又有血溢了出来。

  当初在镇里见到她。在南海那座岛上见到她,他跪在了她的身前,以额触地,浑身颤抖,谦卑到了极点,因为她让他感到恐惧。

  他在人间躲了她无数年,那份恐惧便缠绕了他无数年。让他的精神日渐朽坏,直入骨髓,根本无法摆脱。

  此时,他的身体也在微微颤抖,明明知道她现在已经变得很虚弱,硬接观主那座山脉一击后,再也没有什么战斗力,可是……他还是不敢出手。

  他甚至不敢伸手指向她,甚至不敢看她。

  桑桑看着浑身是血的酒徒,神情平静。却自然有股居高临下俯瞰的感觉,就像是上帝看着人间的蝼蚁,就像看着一只狗。

  酒徒看到了她的眼神,忽然大声笑了起来。

  他的笑声有些癫狂,有些疯狂。有些色厉内茬,却又充满了狂妄的杀意,情绪十分复杂,复杂到再精致的语言都很难形容。

  一个农奴翻身当了主人开始"qiag jia"主人的女儿,一个前朝的太子复国杀了三万六千名自己的族人,一个学生将唠叨不停的教书先生推倒在池塘里。

  是的,就是这种美妙的感觉,那些曾经的卑微与恐惧,都变成了近乎疯狂的快意与凌虐渴望,想到马上这一切都会变成真实的,他的身体再次颤抖起来。

  这一次不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兴奋。

  酒徒大声笑着,甚至笑出泪来,声音依然像旧铜器摩擦那般难听,仿佛真的有无数铜屑被磨成粉末,堆在他的身前,像深色的雪。

  疯狂的笑声里,他从酒壶里抽出一柄剑,猛地向桑桑刺了过去,无论是踏步还是平肘的动作,都显得格外夸张,如同舞蹈一般。

  桑桑挥手,一道清光如水帘般落在身前,构筑起自己的世界。

  酒徒怪叫一声,以无量境召集无量天地气息,灌注于剑锋之上。

  噗哧一声脆响。

  桑桑的世界破了。

  酒徒的壶中剑,破清光而入,刺进她的腹。

  噗哧一声。

  房间里死寂一片。

  天地间死寂一片。

  桑桑低头,望向自己的腹,看着那把锋利的剑,看着那里缓缓渗出的血水,微微蹙眉,似乎有些意外,有些不解。

  以前没有人能打破她的世界,即便无敌于人间的剑圣柳白,也只能把剑刺进她的世界,让剑锋来到她的身前一尺,便变成了岁月化成的灰。

  但现在,酒徒如此疯疯癫癫的一剑,便轻易地破开了她的世界

  她的眉蹙的更紧了些,因为不悦,也因为痛楚。

  痛楚的感觉,她曾经有过,却从未像此时这般真切。

  就像前一段时间里曾经感受过的那般,生命的真切,原来真的来自于痛苦。

  酒徒也怔住了。

  他想到过她无法挡住自己的剑,然而当自己手里的剑,真的刺进她的身体,带出那道血水之后,他依然有些无法相信这幅画面。

  我战胜了昊天?

  我刺伤了昊天?

  ……

  ……

  轰的一声巨响,密室墙上被撞出一个大洞。

  宁缺出现在桑桑身前,右手握住酒徒的剑。

  他转身望向脸色苍白的桑桑,双唇微颤,想要说些什么,却说不出来。

  桑桑看着他,面无表情说道:“这都怪你。”

  是的,她变得越来越弱,她变得越来越像人类,她能够受伤,她受了伤,都是因为他不在她身边,都是因为他让她变成了一个人。

  ……

  ……

  (第一章,好累啊,这都怪你们……)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纯文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