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将夜 > 第一百一十八章 一把剑(上)
  酒徒脸色微白,隐有悔意。风云说阅读

  先前那次千里趋避,他消耗了很多念力,却没想到,对手用的只是一枝普通羽箭虽然隔着至少百余里,能将一枝羽箭射到这么远,射的这么准,已经是超出正常逻辑、极恐怖的事情,但那,毕竟是枝普通箭。

  他惧的是元十三箭,避的也是元十三箭同,如果早知道只是枝普通的羽箭,他哪里需要如此慎重?挥手便能破之。

  桑桑静静看着他,没有流露出讥讽嘲笑的神色,说出了另外两个数字。

  这一次的数字是新数字。

  嗡的一声振鸣,一枝羽箭破夜空而至,直刺酒徒的咽喉。

  这一箭来的要比先前那箭更快因为射箭的人,距离镇更近。两箭之间,不过是刹那呼吸时间,那人便狂奔出了很远一段距离。

  他离镇,只有五十里地了。

  ……

  ……

  轰隆如雷的声音,从数十里外,直接传到镇上,如果不是知晓,那是一个人奔跑的速度太快,撞击空气发出的巨响,肯定会以为,这边刚刚停止的暴雨,移到了数十里外,而且还是一场雷暴雨。

  镇亮着微弱灯光的书画铺子里,朝树神情平静,似乎什么都没有想,张三和李四对视一眼,看出彼此眼里的不安,却不知该做些什么。

  隐藏在夜色里的大黑马,听到轰隆声。变得有些焦躁不安,几次抬蹄,便欲奔出镇外去接应,却又停止,因为它发现来人的速度要比自己还要更快!

  人未至,箭已至,箭先至。

  轰隆雷声,掩盖了箭簇破空的声音。

  极轻微的嗤的一声,一枝羽箭直刺酒徒咽喉。

  这一次,酒徒看的真切。轻挥衣袖。便向那枝羽箭卷去,嘶啦一声轻响,青色文士长衫的广袖上被撕开一道裂口,那枝羽箭也不知飞去了何处。

  从羽箭上传来的力量。他判断出。宁缺离镇已经很近。不过数里,然而他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第三箭又来了!

  这枝羽箭并不比前两枝箭更快。看的更清晰,但那种画面的清晰感,本身似乎就有一种质量感,旋转的箭簇仿佛要撕裂遇到的一切,而且轨迹极为灵动!

  酒徒左手自袖中探出屈指而弹,一道清光布于身前。

  噗的一声闷响。

  那枝羽箭,在他身前坠落,落入地面的污水里,像是被杀死的天鹅,再也不复先前的灵动,失去了所有的生命,变得僵直无比。

  酒徒的眉梢微挑,感觉到这枝羽箭的不凡之处。

  宁缺终于出现了。

  他站在镇长街那头。

  他身上到处都是血,凝结的血,因奔跑而重新破裂的伤口,又流出了新血,旧血新血混在一起,再加上八千里路的风尘,看着很脏,就像个被同伴痛揍了无数顿的可怜的乞丐,就像是曾经当年的隆庆。

  他自千里外狂奔而来,两天一夜不眠不休、未作调息,不顾伤势,早已濒临崩溃,然而他手执铁弓,静看酒徒,却自有一种岷山撼不动的感觉!

  看着这样的宁缺,看着铁弓上那把铁箭,酒徒的神情渐凛,脸色变得有些苍白,一声清啸里,身影骤然消失,去了百里之外。

  下一刻他自百里之外归来,出现在桑桑身前,一指点向她的眉心。

  一直守护在桑桑身侧的青狮,满头鬓毛如箭般散开,一声极其狂野的狮哮,响彻天地之间,死寂的镇上瓦片乱飞!

  酒徒身周散开一道清光,他的手指穿过清光,挟着无量天地元气,击碎无数如利箭般的鬓毛与瓦片,精确至极地点到青狮头顶。

  青狮狂哮,唇间不知喷出多少佛息凝成的金刚杀意,然而就像那些鬓毛与瓦片一样,竟都拦不住酒徒这根指头!

  一声怒嚎,青狮溅血而退。

  桑桑手腕一翻,算盘瞬间散裂,数十颗算珠嗤嗤破空而飞,尽数穿过那道清光,落在酒徒的胸间,发出一连串密集的噗噗声响。

  酒徒唇角溢血,脚下却依然如电如魅,一指继续点向她的眉心,决意杀她,甚至就连算珠写成的符开始散播符意,他也毫不理会!

  指未至,指意已至,难以想象其数量的天地元气,顺着酒徒的手指,刺向……不,应该是轰向桑桑的眉心!

  这一次,他竟是连壶中剑都弃之不用!

  桑桑脸色变得苍白无比,如果是以前,面对这样的搏命攻击,她只需要看一眼,便能应付,然而现在,她需要他人的帮助。

  鲜血,从她的眼角里流出来,显得特别可怖。

  酒徒继续向前,只需刹那,便能将桑桑灭于指下。

  遗憾的是,他终究还是差了刹那。

  因为宁缺的箭到了,这一次,不是普通羽箭,而是铁箭。

  酒徒退,疾退,一退又是数百里。

  然后他回来。

  他看着左肩上那道铁箭留下的伤口,看着滴落到地面,汇入污水的血,沉默了会儿,然后抬起头来,望向已经站到桑桑身边的宁缺。

  他在街的这头,距离酒肆的废墟有数十丈,距离书画铺很近。

  先前那刻他决意抢杀桑桑,是因为宁缺的铁箭很麻烦,现在他没能成功,也没有什么焦虑的神情,因为他必须平静。

  只有绝对平静,才能避开宁缺的铁箭。

  他伸手掸了掸右肩,仿佛掸灰一般,将血掸落到地上。

  宁缺的铁箭再至。

  铁箭未离弦时,酒徒已经感知到下一刻宁缺手指的动作,他提前动作。

  嗡的一声闷响。

  长街上出现一道清晰的箭道,新凝的水蒸汽,在满是雨后清风的夜色长街里,看的并不清晰,反射着书画铺里的微光,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

  酒徒回到街上,解下腰间的酒壶,递到唇边痛饮数口,不顾酒浆淌落满身,然后他静静看着宁缺,从壶中缓缓抽出一把锋利的剑。

  铁箭再至。

  他再避。

  他再次回来。

  他看着宁缺身后的箭筒,问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你还有几根铁箭?”

  宁缺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满是污垢与鲜血的脸上,神情平静地令人惊叹。

  这里不是长安城,他无法借取惊神阵磅礴的力量,桑桑也无法像当年那样,给予他无穷无尽的昊天神辉支持。

  没有师长的遗产,没有昊天的启迪,只有自己。

  酒徒没有指望能够听到回答,他知道宁缺只剩下一根铁箭,胜利就在眼前。

  最重要的是,他已经确认,宁缺的箭,根本无法射中自己。

  宁缺继续发箭,普通的羽箭。

  镇里,响起凄厉的羽箭破空声,箭声是那样的密集,竟仿佛没有断绝处。

  嗖嗖嗖嗖!

  嗤嗤嗤嗤!

  噗噗噗噗!

  羽箭离开弓弦,以恐怖的速度,准确无比地射向酒徒,撕裂空气,撕破黑夜,无数箭影,甚至要将昏暗的镇照亮。

  箭影箭风箭啸里,酒徒身形如魅,拂袖如舞。

  无论宁缺的箭再快,再如何准确,就是射不中他。

  因为他真的太快了。

  ……

  ……

  街道上一片安静。

  到处都是箭。

  当铺的破檐里,斜斜插着箭。

  米店的石阶里,深深插着箭。

  青石板上,羽箭射出了蛛般的裂痕。

  能够射进坚硬的石头,可以想象宁缺的箭道,现在究竟霸道到了什么程度。

  这样的箭法,却依然没有射死酒徒。

  宁缺保持着挽弓的姿式,沉默地瞄准着酒徒,没有松弦,双臂因为先前的连环射消耗过剧,有些微微颤抖。

  他身后的箭筒里,只剩下数枝普通羽箭和一枝铁箭。

  酒徒看着他面无表情说道:“有本事,你就射中我。”

  宁缺没有说话,因为他确实射不中他。

  因为他的沉默,酒徒笑了起来,笑容里有很多嘲弄和不屑:“你射啊。”

  宁缺没射,也没有放下铁弓。

  他在等。

  他在等酒徒不能来回无距的那个瞬间。

  酒徒站在书画铺前,铺里昏暗的灯光,透过窗纸,落在他的脸上,有些斑驳,看着就像是秋天没有离开梢头,却被秋雨浸了数日的树叶。

  忽然间,有道强大的阵意,从他脸上那些斑驳的光影里生出。

  ……

  ……

  (今天没有三件事,就一件,ai111八,某信公众号的抽奖活动,将从明天正式开始,欢迎大家关注,嗯,奖品明天公布,应该会不错……当然,遗憾的是,我没找到赞助,那就自己来吧,泣血天下。噢,对了,酒徒明天杀,结局大家安心,当然牛逼,三年前就想好了。)

  纯文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