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将夜 > 第五卷神来之笔 第五十四章 斩不断
  这座桥一直没有断,磅礴的神力从桃山之巅的光明神殿来到前坪,向那名青衣小厮的身体里不停灌注,在极短暂的时间里,他的气息便发生了极为惊人的变化,从普通人变成了极强大的修行者,而且境界修为不断提升,瞬息间便来到了知命巅峰,甚至继续前行直至来到五境之上!

  那名青衣小厮低着头,身上神辉缭绕,看不见容颜,祭坛前的人们不知道他是谁,不明白明明是掌教施展天启神通,为何昊天赐下的绝世力量竟会进入他的身体,而且竟是源源而至,似乎没有断绝之时!

  那道不属于人间的力量,进入一个普通的人类,引发天地产生了极强烈的感应,一道肉眼看不见的波动,从青衣小厮的身体散发,向着人间各处传去,传到长安传到岷山,直至传到最遥远的北海。

  毫无疑问,这是修行史上最盛大的一次天启!

  天启境乃是五境之上的大神通,往往只出现在西陵教典的传说和口口相传的那些故事里,普通人不要说见过,甚至听都没有听说过。

  今ri前来桃山参加光明祭的宾客们,或是强大的修行者,或是红尘里的贵人,对这等秘辛有所了解,有些人甚至亲眼见过天启,但他们却从来没有想象过,天启能够维持这么长时间,昊天为何对那人如此慷慨?

  桑桑站在光明神殿的露台上,看着绝壁流云,愤怒无比,因为那道力量正不断从她高大的身躯里离开,落入桃山前坪那个人的身体。

  她在人间,这场天启自然盛大,至于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画面,世间没有人懂,她懂,因为这种情况以前便出现过。

  多年前的那个深冬,在长安城里,她还没有醒来,还是那个人的婢女,当那个人与夏侯决战的时候,她撑着大黑伞站在雪湖畔的雪崖上。那夜他想唱歌给她听,她便对他敞开了自己所有的灵魂,然后她开始唱歌给雪湖听,给他听。

  今天她不想唱歌给他听,但他要听,便能听。

  她的力量进入那个人的身体,她和他之间重新架起一道桥梁,这令她感到极度愤怒,虽然这并没有超出她的计算,但她依然愤怒。

  来到人间之后,她便想要斩断那道尘缘,断绝与那个人类之间的一切联系,所以她不去长安,她不去看他,然而此时发生的事情证明,就算她看上去已经斩断了与他之间的所有,彼此不再感应,然而只要她真正开始唱歌,那么他便是唯一的听众,因为从很久以前开始,她就是他的本命。

  就在天启的那一瞬间,她与他再次相遇,再难分离,她知道他在想什么,他也能知道她在想什么,他和她仿佛再次变成了一个单独的世界。

  雪湖上的桑桑把自己的生命和灵魂交付给那个人,心甘情愿,光明神殿里的她,却是愤怒无比,觉得异常恶心。

  她的眼眸里雷电暴生,她挥手如刀斩断了那座桥,身体里的力量不再向桃山下继续输送,然而却已经无法斩断那道尘缘。

  她感受着那些只有她和他才明白的过往,感受着他的气息,脸se变得苍白起来,不知道是因为力量的流逝,还是因为愤怒。

  基于某些原因,她暂时不想杀他,所以这些天在桃山间几次相遇相见,她愤怒而厌憎于是天地变se,有风暴自万里外来,西陵神殿摇撼不安,却最终自行镇压住了这些情绪,然而此时她再也无法控制,她只想在最短的时间内杀死他,不管其后洪水滔滔还是万劫不复,她只想他去死。

  但在杀死他之前,她还要先做一件事情。

  她要把自己身后的那把剑揉成废铜烂铁。

  那把剑自山下来。

  这是柳白的剑。

  人间最强的一把剑。

  她一直愤怒地看着山下,没有理会这把剑。

  因为这把剑根本无法近她的身。

  柳白的剑,现在正静静地停在她身后丈外的空中。

  正午的秋光,从露外洒落,把光明神殿照的亮了些,光线穿过剑与她之间的空间时,有些细微的弯折,这才能看到,剑锋前的空间微微凹陷。

  再仔细望去,才能发现,柳白的剑并不是静止的,而是正在以难以想象的速度高速前进,只是却始终无法刺进身前的空间!

  运动与静止诡异地融为一体,这画面异常诡异。

  有道无形透明的屏障,如球一般护住她的身体,把她和这个世界隔绝开来,除了那道尘缘,没有谁能够进入她的世界。

  这是她用规则凝成的空间,比人间修行者所开辟的领域不知道强大无数万倍,因为在昊天的世界里不允许别的du li世界存在,而这个空间却与昊天的世界来自同源,虽不相连却隐隐相通,便可源源不尽复生新力,与之相比,长安之战里余帘用蝉翼凝成的du li空间,显得那样的弱小。

  她的小世界便是空间本身,柳白的剑让她身后的空间都开始变形,可以想象这把剑是多么的恐怖,只是即便如此,依然无法进入!

  她转身望向那把看似安静,实则高速颤抖飞行的剑,伸出手去。

  如果她愿意,便是夜穹里的星星,只要伸手也能摘下。

  更何况这只是人间的一把剑。

  就在此时,一场秋风吹进光明神殿。

  今ri桃山光明祭,光明神殿里幽静无人,她不是人。

  随着这场秋风,一个人来到了神殿里。

  柳白。

  在她的手指触到剑锋之前,他的手握住了剑柄。

  他静静看着他,右手向前轻送。

  她没有想到他能够出现在桃山上,所以她的脸上露出重归人间后,真正意义上的第一道凝重神情,眉头微微蹙起。

  前一刻柳白还在南晋剑阁下一刻他便来在光明神殿出现,他虽然是世间最强的剑圣,但他不能无距,那么他是怎么来的?

  她看了柳白一眼,看到了那把古意盎然的剑,于是明白了。

  啪的一声清脆响声,在幽静的神殿里回荡不停。

  悬空寺里的琉璃灯之所以碎,知守观里的砚台之所以破,魔宗山门里的白骨之所以裂书院后山炉上的铁块之所以崩,那是因为这些人间的不可知之地,亲眼目睹了柳白这一剑的风采。

  他的剑能够刺破天人之隔,于是人间清音相和。

  她身前的小世界上出现了一道小豁口。

  由最基本的空间规则构成的无形屏障,被柳白的剑刺破了。

  雪亮的剑锋,向前推进了一寸,距离她的身体便近了一寸。

  然后那寸许剑锋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锈蚀。

  她静静看着他,缓缓伸出手指。

  柳白不明无距,为什么能够瞬间来到桃山?

  因为他的剑可以纵横万里。

  而现在的他,便是他自己的剑。

  当他的手握住剑柄,便能刺破她的小世界。

  因为他不是用手中的剑在刺,而是用的心头剑。

  他的心头有柄古意盎然的剑那剑曾经在荒原上屠金龙,斩神使,今ri与他合而为一,来到了她的身前。

  她确认柳白如今人间最强大的那个人。

  但她依然面无表情,仲指便要去毁他心上的那把剑。

  因为她是这个世界的规则,即便柳白的剑能够刺破天人之隔,能够刺破空间但她还有时间那永恒而冷酷的时间。

  便在这时,一枝铁箭she向她的后背,没有呼啸声,因为这道铁箭的速度太快甚至已经快要可以无视空间的距离。

  那座桥被她斩断了。

  那道从光明神殿落至桃山前坪的磅礴神力,终于不再继续落下。

  这场修行史上最盛大的天启,告一段落。

  青衣小厮抬起头来,此时他的身体里完全被最纯净神圣的神力所充斥每次呼吸甚至每个毛孔里都在外溢着淡白se的光絮。

  人们依然看不清楚他的脸,却能清楚地感觉到他散发出来的恐怖气息他身旁的那些杂役小厮惊恐地纷纷散避。

  青衣小厮抬起右脚,然后落下。

  脚底的青石板片片碎裂,龟裂有若久旱的田野,桃山前坪微微摇晃,仿佛发生了一场地震,离他近些的人全部被震翻在地。

  泥土掀翻,一把铁弓出现在他的手中。

  这把铁弓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圆满过,强劲的弓弦被他两只手臂拉至极处,甚至让人觉得仿佛随时可能会断开。

  弦弯如满月。

  他默然想着,如今终于可以用满月来形容了。

  满月般的弓弦上,是一枝黝黑的铁箭。

  寒冷的箭簇,瞄向的是桃山前坪上方那座高高在上的神辇。

  那座神辇有万道幔纱,有万丈光芒。

  显得神辇里的那道身影无比高大。

  弦声响起。

  铁箭猛然前行,箭杆与弓绘处镶着的金刚石剧烈摩擦。

  铁箭上的那道符文便告完成。

  铁箭离弓而出,箭尾带出一团恐怖的湍流。

  然后消失不见。

  就在弦声响起的同时,祭坛四周响起无数声震惊的喊声。

  宁缺!

  元十三箭!

  祭坛四周的人们依然没能看清青衣小厮的脸,但他们看到了那把铁弓,于是他们便知道了他是谁,因为世间只有一把这样的铁弓。

  这把铁弓属于宁缺。

  书院宁缺。

  (今天非常辛苦,具体事由稍后报告,还有一章我继续努力写着,先感谢大家,然后一号还是双倍,烦请大家把手里新生的月票投给将夜,非常感谢,我继续去写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