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将夜 > 第五十六章 蚍蜉撼树谈何易,我于人间全无敌!(中)
  桃山前坪地面剧震,金帐王庭第一武道高手勒布终于出手,他的反应并不比国师和七念等人更慢,只不过因为修的是武道,如虎般扑至宁缺身前时,终究需要些时间,所以到的稍晚了些。

  来的早晚并不重要,因为终究还是要退回去,宁缺听着身后传来的破空厉啸声,手腕一翻,黝黑的刀身自肩头横回,砸中勒布的拳头。

  先前勒布的拳头与唐小棠手里的铁棍相撞无数次,要知道那根看似粗陋的铁棒可是魔宗的圣物,他徒手相迎,拳上竟没有出现一道破口,可以想见其人的武道修为多么恐怖,然而此时和铁刀相遇,只听得喀喇一声,勒布如受伤的老虎般痛嚎起来,腕骨尽碎,强悍如山的身躯震的惨然后飞,重重地摔到地面上。

  此时南海众人和西陵神殿神官们的攻击,也终于来到,桃山前坪上只闻剑啸凄厉,数百道剑光高速飞行,如暴雨般斩向宁缺的身体。

  场间所有人都知道,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宁缺杀死,不让他射出第二箭,所以真的是舍生忘死相搏,前仆后继而至,只是因为修行境界的差距,出手顺序便分出了先后,以此观之,金帐国师和佛宗七念还有赵南海,乃是场间修行境界最为深厚之人,勒布稍逊一筹,其余的人更是等而下之。

  这并不代表最后到来的这轮攻击要弱于先前,因为参与的人数实在是太多,除了柳亦青和烂柯寺观海僧之外,竟是集合了所有人的力量。

  如果密集的剑雨,纵使身法再好,也无法避开,但宁缺的刀法乃是在岷山荒原上练出来的,纯熟至极,再加上从叶红鱼处学过南晋剑阁身前一尺的道理。一旦施展开来,真正的雨水无法打湿他的衣裳,更何况是如雨的飞剑。

  令人震惊的是,宁缺没有选择闪避,也没有舞出刀光护住自己的全身,除了斩落南海一位老神官的道剑,他对其余袭来的飞剑看都没有看一眼。

  数百道飞剑刺中宁缺的身体,从外围看上去他似是变成了一只刺猥。然而瞬间后,那数百道飞剑便寸寸断裂,像烂稻草般落在了宁缺的脚边!

  绝大多数来袭的道剑,连弥漫在他身周的那些神辉都无法刺破,即便是西陵神殿和南海诸人里几道知命境的道剑,也最多只能刺破他的衣裳。触着他的肌肤,便失去了所有的威能,瞬间便被震断!

  宁缺修行浩然气后,本就身坚如铁,此时身体内充盈着磅礴的昊天神力,再以浩然气之道而行,以内贯外将这股神力布满全身,更是如金如玉,甚至快要接近魔宗不朽的境界。哪里是普通飞剑能伤?

  断剑簌簌落下,在地面堆至半尺高,看上去就像是桃山前坪那些红黄落叶,在微寒的地面堆起了小丘,宁缺便站在其间。

  看着祭坛前的这幕画面,所有人的都觉得心寒意冷,尤其是那些本命道剑被他震碎的强者们,更是绝望到了极点。

  今日西陵神殿召开光明祭,桃山前坪上至少有二十余个知命境修行者。更不乏像西陵掌教、佛宗七念、金帐国师这样绝世高人。可以说人间超过半数的顶尖战力,都在场间。然而这样的阵势,竟被宁缺一刀破之!

  在诸强者的围攻下,他来不及再次动用元十三箭,传闻中那道异常恐怖的神符也没有,他只凭着一把铁刀便败尽天下诸强!

  宁缺曾经被修行界认为是史上最弱的天下行走,然而今时今日,谁还敢说他弱?谁还有资格说他弱?谁能比他更强?

  为什么?因为他承受了天启?为什么他能接受昊天的神力?就算他真的修到五境之上,但他不是昊天信徒,为什么没有被磅礴的昊天神力撑死?

  众人震惊无语,无数个问号在心里不停回荡。

  便在这时,宁缺将铁刀深深插入地面,再执铁弓。

  桃山前坪上响起几声暴喝与惊呼。

  宁缺一把铁刀便如此威猛,如果让他动用元十三箭,那该是多么恐怖?

  人们不可能允许这样的画面发生。无论有没有受伤,所有人都再次向宁缺发起悍不畏死的攻击,桃山前坪上天地元气大乱!

  如先前一样,境界最深厚的强者们,是最先做出反应的人。

  金帐国师宝鼎大神官神情凝重,手里那只木鼎的颜色骤然间变深,不知何时,上面覆上了一层浅浅的雪霜。

  国师深若大海的雄浑念力,经由木鼎加持放大,变成一道冰寒至极、而且夹杂着无数草原祭物牺牲怨恨的念力,隔空袭向宁缺!

  他坚信就算宁缺有昊天神力加持,在自己这道付出极大代价的怨寒力攻击之前,也必然要陷入麻烦之中,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这道念力刚刚释出便告消失,有若泥牛入海,再也找不到去了何处!

  这道念力攻击竟被一道无形的力量斩断!

  什么样的力量,可以斩断念力!

  ……

  ……

  几乎同时,七念也动用了自己最强大的佛宗手段。

  七念乃是悬空寺高僧,与叶苏、唐齐名的佛宗天下行走,自二十年前荒原天降异兆之后,他便嚼舌入腹,以慈悲坚忍修闭口禅。

  这一修便是十余年,再也没有人听过他说话,便是在长安雪湖畔,面对隐于林中的魔宗宗主二十三年蝉,他也没有开口。

  直至数年前烂柯寺那场秋雨,宁缺和桑桑将入佛祖棋盘,书院二先生君陌破寺而入,他才终于破了闭口禅,说了一个疾字!

  便是这一个疾字,便令烂柯寺古钟破裂,君陌被迫把后背留给叶苏,铁剑离手而掷,可以想见,这位佛门高僧的闭口禅强大到了什么程度。

  如今数年时间一晃即逝,七念的闭口禅愈发强大,只见他微微启唇,秋风轻拂间,便有一朵洁净的白莲花于唇齿之间生出!

  此人竟是把佛念修成了实体!

  这比他修的不动明王法像更加不可思议!

  洁净的白莲花飘然离唇,向宁缺而去。

  没有人知道,这朵白莲花袭向宁缺,会引发怎样的威力。

  宁缺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

  桃山前坪上的人们想知道,但他们无法知道。

  因为这朵蕴藏着无穷佛念的白莲花,并没能飘到宁缺身前,而是在离开七念唇齿后不远,便在他脸前的空中裂成了无数残瓣!

  什么样的力量,可以如此悄无声息地将佛念莲花斩成碎片!

  ……

  ……

  赵南海的昊天神辉,袭向宁缺。

  神辉凝成的圣洁光柱,离开他的食指不到三尺,便被切断。

  勒布暴喝声中,似受伤的老虎,再次扑向宁缺。

  他只往前走了三步,身上便多了十余道深刻的伤口。

  意念被斩!

  白莲花被斩!

  昊天神辉被斩!

  最强悍的身躯亦轻松斩之!

  祭坛四周的空气间,仿佛隐藏着无数道力量。

  那些力量无比锋利,可以斩尽世间一切物。

  究竟是什么力量,能够如此恐怖?

  断掉的神辉凄惨地四处喷洒,碎掉的白莲花释放的佛念扭曲着光线,勒布身上的血像瀑布般喷舞,在神辉光线血水间,有线条若隐若现。

  那些力量,便来自这些线条。

  这些线条看似凌乱,实际上每两根为一组,正是乂字!

  祭坛前的空气里,数十道乂字符缓缓显现出来。

  这便是宁缺最强大的神符!

  这便是在长安城里把观主斩的骨肉分离的神符!

  没有人看到他是如何施符的,那是因为没有人知道,他先前铁刀斩落的时候,不仅仅是为了退敌,也是在写符。

  每记刀痕便是一条线,两刀便是一道符。

  乂字符!

  ……

  ……

  祭坛之前,飘着乂字符。

  再没有人敢向宁缺发起攻击,再骄傲强大的修行者们,面对这些最简单的文字,都不敢放肆,观主的前车之鉴不远。

  人们震撼无语,不仅仅是因为宁缺以刀书符的神奇手段,更是因为他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便写出了这么多道神符!

  符师需要天赋,不是谁都能做的,但像七念这样的人物,自然明白符道的一些基本原理,如果用写字来形容写符,那么符师的念力便是符文书写所用的墨水,而书写一道神符需要的念力更是多的难以想象。

  修行界再强大的神符师,哪怕是颜瑟大师这种境界的神符师,也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写出这么多道神符!

  宁缺却做到了,他甚至不需要冥想回复念力,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乂字符飘拂在桃山前,无数树叶飘落然后碎裂,无数惨呼声响起,无数人断腿掉首,七念等人神情凝重,不敢上前。

  铁箭已上弦,铁弓正弯。

  宁缺看着眼前这幕画面,觉得自己回到去年冬天长安城的那场风雪中,天启所受的昊天神力,就像是长安城给予自己的无穷力量。

  有了这种力量,他可以做到很多人想不到的事情,可以写出很多道神符,便是面对观主,他都满怀信心,这种感觉非常好。

  这种感觉,便叫无敌。

  ……

  ……

  (今天就一章,状态不好,写不明白,明天三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