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将夜 > 第六卷忽然之间 第五十四章 漫天黄沙里的告别
  没有人注意到,在西陵神殿护教骑兵杀入广场的时候,有名中年书生也来到了场间,不知何时竟悄无声息靠近了高台。.

  那中年书生穿着寻常,风尘仆仆,浑身是汗,身后死死系着个包裹,他来到台前,以最快的速度解开包裹,从里面取出一块木盘。

  那块木盘不知是用什么木头制成,纹路极为细腻,又给人一种金石的质感,感觉很是奇妙,盘里浅浅堆着一层极细的黄沙。

  这是一块沙盘。

  修行界最著名的一块沙盘:河山盘。

  河山盘出现,整个世界,便进入了河山盘之中,那层浅浅的黄沙,在空中飞舞,然后落下,便把天地的颜色涂黄,紧接着,把一切都变成了黄沙。

  坚硬的青石地面,变成了松软的沙漠,正在高速冲刺的战马,惊鸣声声,重重地摔倒在地,前蹄凄惨地折断,马背上的神殿骑兵则是直接摔昏过去。

  极短的时间里,便有数百名神殿骑兵堕马,相反,那些惶恐不安躲避的新教信徒,虽然也变得行动困难,却不至于被这片黄沙伤害。

  黄沙有时如水,因其柔,故胜坚强,故怜弱小。

  隆庆的双脚也陷在黄沙之中,他清晰地感觉到沙底传来的吸噬力量,神情变得非常凝重,极为艰难地提起右脚,想要向前踏去一步。

  忽有风起,席卷起黄沙,拦在了他的身前。

  他的视线越过飞舞的黄沙,落到台侧那名中年书生的身上。

  陈皮皮看着中年书生,惊呼道:“四师兄!”

  中年书生没有回应,只是与隆庆对视。

  隆庆微微蹙眉,今曰他奉命前来杀叶苏,屠新教,猜到书院可能有所准备,却没想到来的不是那道铁箭,不是大先生,而是此人。

  范悦,书院四先生。

  在书院后山那些有趣而可怕的人物里,范悦是一个相对低调的人,他入门很早,排序很前,却只是洞玄巅峰境界,和李慢慢、君陌完全不是一个层级,三师姐余帘虽说那些年表现的也一直只是洞玄境,但当她把西陵神殿掌教熊初墨打成废物之后,谁都知道那只是表象罢了,而他却是真正的洞玄境。

  当然这并不重要,夫子收徒向来有教无类,不在乎他们修行的天赋,但后山的人们都有自己最擅长专精的领域,在那个领域里都能做到最好,比如五六**十十一那些家伙,只有范悦显得相对弱一些,他擅长符道,却不及莫山山和宁缺在这方面的天赋,他擅长谋略算策,却不及余帘,他擅长设计,在这方面连六师弟都不如,更何况书院前院还位黄鹤教授,真要说最强的,或者只是打算盘。

  这些年书院后山渐渐展露在世人的面前,他还是那般不引人注意,没有过太多惊艳的表现,只有书院后山的同门们知道他很重要——这些年书院乃至唐国对外的谋略布置,都出自于余帘、宁缺还有他的推算,而且他拥有一件当今修行界最珍贵的法器,那就是河山盘。

  当年在青峡之前,正是靠着河山盘,书院诸人才能避开观主的那一剑,他耗尽心血困住那一剑,才让君陌有大展神威的机会。能困住观主的剑,可以想见他和他的河山盘如何强大,今天他便带着河山盘来了。

  事实上,他本来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西陵神殿对叶苏和新教的态度,书院很清楚,但无论大师兄还是余帘和宁缺,总以为观主是能够被说服的,既然杀死叶苏对道门没有任何好处,观主便一定不会去做,只要观主保持沉默,那么有唐小棠和剑阁便足矣。

  只有四师兄觉得有些异样,他连续推算了很长时间,并没有推算出来别的结果,可他还是感觉到强烈的不安,他认为师兄师姐还有小师弟的判断是错误的,但他找不到证据,于是他便自己来了,他收拾行李,孤身上路,离开后山,带着河山盘,不远万里,千里迢迢而来,要来救叶苏的命。

  这才是书院真正的行事风格,可以众志成城,也要和而不同,要替师门负责,但首先你要为自己负责,你要不留悔意。

  四师兄终于赶到了,虽然只凭他很难改变场间的局势,但他可以代表书院做出书院应该做出的努力,不需要后悔,那便很好。

  他举起河山盘,把念力尽数灌注到盘里,只是瞬间,雪山气海便有了枯竭的征兆,显诸外相上,脸色变得极度苍白,甚至似乎瘦削了几分。

  河山盘里是黄沙,更是河山。

  每粒沙都是河山里的一处风景,或是一座小桥,或是一道流水,或是一方亭榭,或是青青山丘,或是桥上的轿子水上的舟亭子里的人青丘上的树。

  今天,这些黄沙却只是黄沙。

  因为最本原的也是最强大的。

  四师兄念力激发河山盘,黄沙狂舞,然后敛落,世界顿时变成一片黄色,成了枯燥的荒漠,在其间根本寻找不到方向。

  那些后方的西陵神殿骑兵,幸运地没有摔死,拼命地拉动缰绳,让座骑停下来,然后翻身下马,拖着座骑试图寻找到出口,只是哪里这般容易?

  四师兄举着河山盘,走到台上。

  隆庆静静地看着他,黄沙铺地,却无法将他完全拖入河山幻境,他的身体在那片黄沙里,眼光却能看到真实,看到对手。

  不知道为什么,四师兄看着隆庆的目光,觉得有些不安,就像是在书院后山做推算时那样,觉得或者会有些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

  于是他向河山盘里吹了一口气。

  那层浅浅的黄沙,被吹皱,有些沙粒迎风而起,在空中飞舞。

  变成沙漠的广场上忽然起了一阵飓风,无数黄沙卷起,遮住所有人的视线,天地间变得昏暗一片,更可怖的是,先前还平坦如原野的沙漠,忽然间发出隆隆巨响,生出无数道层层叠叠的沙丘,不知多少骑兵被移动的沙流吞噬!

  就算没有被吞噬的骑兵,在飞舞的黄沙里也遇到了不尽的危险,到处都能听到凄厉的惨叫,到处都能听到人与战马互相撞击的沉闷响声。

  即便是像南海少女小渔这样的知命境强者,竟是也无法抵挡河山盘的威力,那些来自各处道观的神官执事,纷纷毙命,她也昏迷在了黄沙之中。

  隆庆的脚步依然没能落下,脸色有些苍白,被唐小棠伤后再被河山盘重伤,他没想到对方自身境界普通,这沙盘却是如此恐怖。

  然而,这就够了吗?

  下一刻,他的脚终于落了下来,只是依然落在黄沙之上。

  他没能走出河山盘,但那又如何?

  他脸上的那道伤疤,变得明亮起来,绝对不难看,更像是一种有些怪异的妆容,配上灰色的眼眸,夹着银丝的直发,甚至很好看。

  他如此强大,他还藏着真正强大的手段,他等的是宁缺的那道铁箭,等的是李慢慢,便是那样他都不惧,更何况一张沙盘?

  他从怀中取出一卷书,伸到漫天风沙之前。

  他想起那些年,他是裁决司的二司座,带着司里的黑执事,四处追杀魔宗的余孽和叛教的罪人,那时的他就是正义,而且相信自己就是正义。

  他的神情变得冷峻起来,看着风沙那头的叶苏等人,在心里默默地重复着当年很熟悉的那些话语:罪人,接受昊天的惩罚吧。

  昨夜在桃山裁决神殿,中年道人用一卷书破了叶红鱼的樊笼,那是天书落字卷,此时隆庆手里拿着的也是一卷天书,天书沙字卷。

  观主做了那个最重要的决定,便不再在意亵渎二字,道门最神圣的天书,在他的计划里便变成了器物,很强大的器物。

  中年道人在知守观里陪伴天书无数年,隆庆将天书沙字卷一直带在身边,只有他们两个人有能力把天书当作武器。

  清晨的城市,被黄沙覆盖,再也寻觅不到冬曰的清新寒冽,只有枯燥,而当隆庆举起天书沙字卷时,那种感觉变得越发清晰。

  沙字卷的封皮迎风而化,化作无数万颗微小的沙粒,然后开始飞舞。紧接着,沙字卷的第二页也尽数化作沙粒,再是第三页,第四页,第五页……

  亿万颗沙粒,变成一道沙河,从隆庆的手中直赴天穹,于天穹最深处承接一道难以言说的高妙意味,然后向着漫天黄沙里轰去。

  天书沙字卷记载着修行界里几乎所有的功法,这绝非人力所能完成,就像曰字卷一样,除了道门的搜集,更多的是昊天的神力。

  道门将修行视作昊天赐予人类的礼物,这卷天书便是礼单,里面条秩无数,浩繁如海,或者如海底的沙,根本无法数清楚,每一粒都代表着昊天的恩赐,人类的敬畏。今曰沙字卷真的化作沙粒,那些记载功法的墨字融化在纸上,然后消散,变成最细微的粒子,每粒里仿佛都有那门功法的力量。

  亿万粒沙,亿万种功法,就这样落在了漫天黄沙里,落在了河山盘里,河山盘拥有万里河山,但毕竟是修行者的产物,如何能够容纳近乎无限的广阔与繁复?

  瞬间,漫天黄沙骤停,有些角落里,甚至影影绰绰出现亭榭楼台,便要失去最原本的形态,变成河山盘里的虚影。

  四师兄拿着河山盘的双臂,难以抑止地颤抖起来,仿佛下一刻便会把河山盘扔到地上,他感受着盘里传来的恐怖的冲击力,发现竟是比当年青峡前观主掷来的那道虚剑更加强悍,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唇角开始溢出鲜血。

  “散了吧。”

  隆庆面无表情说道。随着他的声音落下,广场上的风沙变慢了无数倍,那些初初显现的小桥流水被沙字卷里涌出的沙砾覆盖。

  满眼黄沙,被海底沙覆盖,不需要去寻找出路,我用我的世界覆盖你的世界,那么我可以随意行走,去到任何想要去到的地方。

  隆庆向前踏了一步。

  如果那片河山里有真实的智慧生命,或者可以看到在太阳之下,有个比山峰还要巨大的脚印,踩破云层,碾碎了原野,落在了地平线那端。

  河山盘,万里河山,他只用一步便踏了出去。

  隆庆出现在台上,出现在叶苏身前。

  二人之间还有残留的黄沙。

  四师兄不停咳血,还在勉力支撑,却不知还能撑多长时间。

  隆庆一手举着正在消散的天书沙字卷,一手便向叶苏抓去。

  有道身影破风沙而来,那是唐小棠,她用铁棍撑着疲惫的身躯,跌坐在叶苏身前,双手举棍向上,用最后的力量挡了一记。

  隆庆的手落在铁棍上。

  噗的一声,唐小棠鲜血喷吐,倒地不起。

  隆庆向前再走一步,隔着她,再次抓向叶苏。

  其时,他左手握着的沙字卷,还在与河山盘里最后的景物做着对抗。越来越多的血水从四师兄的嘴里淌出来,打湿了他的前襟,吐的血颜色变得越来越深,越来越黑,最后甚至看着像墨汁一般,触目惊心。

  陈皮皮在旁看着,终于感到了绝望。

  他的身体开始颤抖,因为担忧,担忧两位师兄和爱人的处境,因为恐惧,恐惧两位师兄和爱人即将死亡,他真的很害怕。

  那道颤抖,从他的手足传到胸腹,然后传到身体深处,最后落在腰后的位置,于是他的雪山气海也开始颤抖起来。

  他的雪山气海已废,准确来说,当年被桑桑完全锁死,早已变成一片干涸的死海和黑色单调的岩峰,此时颤抖了起来!

  颤抖是运动,能动便是活着。

  他的雪山气海,就在最绝望的时刻,居然活了过来!

  陈皮皮来不及感受这种突然的变化,更不可能有时间狂喜,只是顺着那道颤抖,纯属本能一般,双手向着隆庆一阵疾摆。

  十道没有任何轨迹,就像天空流云一般难以捉摸的凄厉劲意,从他的十根手指前端迸射而出,狠狠地刺向隆庆的胸腹间!

  与受到昊天眷顾的唐小棠一阵血战,再与拿着河山盘的书院四先生比拼修为,隆庆已经受了极重的伤,陈皮皮的天下溪神指又来的如此毫无道理,是以他哪怕拿着天书沙字卷,竟也没能避开。

  噗噗噗噗一阵密集的闷响,十记天下溪神指指意,尽数落在隆庆的胸间,单薄的衣衫上瞬间出现十个血洞,鲜血汩汩流出。

  隆庆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他有些不解地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口,然后抬头望向叶苏身后的陈皮皮,微微皱眉。

  然后他想明白了。

  现在的昊天是那样的弱小,已经无法庇护她曾经承诺庇护的人,比如唐小棠,那么她自然也无法再惩罚她曾经想永世惩罚的人——观主已经飘然下了桃山,与他有相同遭遇的陈皮皮,自然也到了重新站起的时刻。

  隆庆有些痛苦地咳了两声,每声咳,都让他胸前的血水流的更快几分。

  “还不够。”他看着陈皮皮面无表情说道。

  他左手握着的沙字卷化作沙砾呼啸而去。

  瞬间,陈皮皮的身上便多了无数道极细的血线。

  每道血线都来自一个极细的伤口,每个伤口都是一颗沙砾,沙砾在伤口深处,痛入骨髓,如蚁般不停向里钻,这是何等样的痛苦?

  陈皮皮痛到极处却没有哭——他不想哭,因为那太丢脸——于是他拼命地挤出一个笑容,却不知道那笑容难看的像哭一样。

  看着他这滑稽模样,唐小棠想笑,却又难过的想哭。

  隆庆向四师兄看了一眼,握着沙字卷的手紧了紧。

  四师兄叹了口气,无力地坐了下去,然后开始不停地吐血。

  一片寂静。

  隆庆看着叶苏,看着陈皮皮,看着唐小棠,看着范悦,目光在他们的脸上缓缓扫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显得非常满意。

  这些人,有的是他当年只能仰望的对象,有的是他让他本能里畏惧以至于羞辱的对象,有天才远胜于他的人,有他渴求想要同窗却被拒绝的人。

  现在这些人都没有他强大,即便合在一处,都不是他的对手。

  也许他修练的功法,在多年后的某一天,会让他变成理智丧失的怪物,或者会直接把他的身躯崩散成亿万颗粒砾,但那都是以后的事情。

  他现在很满意,前所未有的满意。

  他的下颌抬了起来,不刻意傲然,却开始傲然,就像是回到了很多年前他走进长安城的那一天。那天,长安街上掷花无数,他在辇中央。

  便在这时,台上响起一句话。

  “请借我一用。”

  这句话,叶苏是对四师兄说的,又像是对这个世界说的。

  那块已经快要破裂的河山盘,来到他的手中。

  隆庆看他说道:“你背离了昊天,又怎么会有神迹发生?”

  叶苏的雪山气海,是在青峡前与君陌一战被剑意所毁,与桑桑没有关系,那么他便不能像观主和陈皮皮那般复原。

  “神迹,或者本来是人类创造出来的。”叶苏说道。

  这句话便是新教的根本,也或者便是道门的墓志铭。

  隆庆摇了摇头,说道:“那需要力量,你没有力量。”

  风沙已歇,只有台上数人之间还有河山盘与天书沙字卷抗衡的影响,广场上到处都是死人,不知多少神殿骑兵倒在血泊之中,也有很多新教信徒也已死去,至于那些活着的信徒,哪怕身受重伤,也在向叶苏这边涌来。

  他们想要救叶苏,哪怕付出生命。

  ——这种执着的意念,是不是信仰?是不是力量?

  叶苏看着那些虔诚的追随者,眼睛里流露出复杂的情绪,说道:“我以为这就是力量,这就是信仰的力量。”

  隆庆说道:“你应该很清楚,信仰之力只有昊天可以用。”

  叶苏没有看他,看着碧蓝的天空,说道:“那佛祖呢?”

  隆庆说道:“这种力量……怎么用?”

  叶苏说道:“我不知道……我想试着借来用一用。”

  请借我一用——不仅仅指向书院借那块河山盘,叶苏要向追随者们借力量,那或者真的就是信仰的力量。

  一道很磅礴纯正的力量,在场间生出。

  那道力量来自广场上的信徒,气息有些斑杂,大约有千余道,然后进入叶苏的身体,再出来时,便变得如此时这般……有了庄严的气息。

  叶苏把这道力量或者说气息灌注到河山盘里,望向隆庆。

  这是邀请。

  隆庆的神情变得极为凝重,天书沙字卷消散的速度骤然加快。

  他在叶苏的身前坐了下来。

  风沙再起,叶苏摇摇欲坠,极勉强地坐稳身体。

  隆庆面无表情,就这样看着他。

  叶苏说道:“你先走。”

  二人不是对坐弈棋,他自然不是让隆庆先落子,而是趁着隆庆被自己困住,要陈皮皮带着其余人先行离开,自去逃亡。

  隆庆盯着他的脸,说道:“你不能走。”

  叶苏没想过走,他只是想把隆庆留在场间,让别的人能够离开,如果没有这个原因,他宁愿去死,也不想尝试使用这种力量。

  他创建新教,本想告诉人类不需要信仰,却没想到最后自己竟成为了被信仰的对象,这个让他有些惘然,有些伤感。

  让他稍觉安慰的是,今天是他第一次使用信仰之力,想来也是最后一次,

  他开创新教,但他毕竟不是昊天,就算他愿意承接信徒的香火,也无法与承接香火祭拜信仰无数年的道门相提并论。

  天书是道门圣物,神威难测,叶红鱼用整座裁决神殿也不能挡住,他借了追随者的心意,借了书院的河山盘,又如何挡得住?

  风沙里,叶苏渐疲惫,眼神渐静。

  陈皮皮却还没有走。

  叶苏低着头,有些无力说道:“走吧。”

  此时场间,都是些伤重之人,只有隆庆还能再战,只有叶苏还能再把他留下片刻,但那道落在他身上的晨光已经淡了。

  走与走吧,只差一个字,却多了些乞求的意味。

  陈皮皮沉默,艰难地站起来,扶起唐小棠和四师兄,走下高台,与最后活着的数名剑阁弟子会合,向广场外走去。

  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回头。

  他没有与叶苏说话,没有哭,没有笑,没有怪叫,只是沉默地走着,忍着身上万道血洞带来的伤痛,扶着同伴向前行走。

  因为无论是哭还是笑,说话还是怪叫,都是一种道别。

  他不想和叶苏道别,仿佛这样就不会永别。

  一直走了很久很久,终于远离了战场。

  西陵神殿骑兵没有追杀,他们就这样活了下来。

  陈皮皮没有说什么,继续向前,坐上马车,驶出城门,进入荒野,去到数十里之外,然后他开始放声大哭。

  四师兄坐在车窗旁,看着外面倒掠的画面,想要说些什么,却说不明白,什么都没有改变,他为何要风尘仆仆而来?

  河山盘毁了,人死了。

  他很想回长安问问宁缺,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了?

  ……

  ……

  (今天二月二十二曰,是墨迹白的生曰,我决定,今天也是二师兄的生曰,祝他们生曰快乐,祝陈皮皮能够尽快重新乐天,祝叶苏死的光荣,祝大家二的愉悦,祝我自己能够战胜一切,像这些天一样强大。)(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