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将夜 > 第六卷忽然之间 第八十一章 这是我应该做的事情
  国师躺在血泊里,神情很复杂,有些惘然,有些绝望,也有解脱——无法改变自己所属种族的命运,那么也不再有责任。

  “或许,长生天真的早已经抛弃了我们。当年如果单于没有死,又怎么会犯这种错误?金帐败了,但难道你们真的要把我们赶尽杀绝?”

  他看着余帘疲惫说道:“宁缺与我们之间有座渭城,暂且不提,那么你呢?部落与荒人之间的仇恨,已经是千年之前的事情。”

  余帘没有说话。

  国师喘息着说道:“不要忘记,你们荒人曾经奴役我们无数年,我不觉得我们有什么对不起你们的,你没有道理那么做。”

  “我们要这片草原。”

  “我们可以给。”

  “你们给不起……我们荒人要,那群狼要,小师叔的驴和它的马要,将来君陌从地底带出来的数百万奴隶也要……要的人太多了。”

  余帘负着双手,看着风雪里的莽莽草原,想着荒人部落千年来的颠沛流离,缓声说道,脸上没有任何多余的情绪。

  “那我们呢?!”

  国师激动起来,愤怒说道:“观主让道门自取灭亡,可我们难道就没有资格活着?我们就只能去死?!”

  余帘回头看了他一眼,似乎对他会提出这个问题感到很是不解,挑眉说道:“你们当然有资格活着,人人生而平等,只要来到这个人间。都有资格活着,既然如此。那自然是谁强就谁活着……你在荒原上长大,怎么会不明白这个道理?你可曾见过虎狼与兔子讲过道理?如果不想当兔子,那就要学会吃肉。”

  这个道理很浅显,很不讲道理,很冷酷。

  国师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喃喃说道:“但没必要全部都杀死……不是吗?就像一千年前那样,我们部落的人,还可以继续做你们荒人的奴隶。”

  他望着余帘。眼中流出恳求的眼神。

  余帘看了眼宁缺。

  宁缺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风雪深处。

  “老师教育过我们,奴役是一件非常错误的事情,无论奴役谁都是不对的,包括异族人在内,所以荒人不会留下你们做奴隶。”

  余帘说道:“那么,只好把你们都杀死。”

  国师最后的希望破灭。他苦笑着摇摇头,说道:“如果夫子知道,他一手教出来的学生竟把他的话歪曲成这样,会不会气死?”

  余帘抬头望着天空,沉默了很长时间,面无表情说道:“他已经死了。如果我们做的事情,能把他气的回到人间,那做什么都可以。”

  宁缺也抬头望向天空,那里有落雪有阴云,就是没有月亮。但他还是随师姐一道看着,然后想起自己似乎也说过很相似的一段话。

  书院弟子真的很恨自己那个不负责任的老师。恨或者并不准确,应该说烦,不是厌烦的烦,是烦闷的烦,其中最烦的就是宁缺和余帘。

  这些年君陌远在极西荒原与佛宗战,大师兄一如从前不管事,书院的事务实际上就是由余帘和宁缺二人处理——而这绝对是书院的敌人不想看到的。

  ……

  ……

  春风微拂,血腥的味道渐渐消散,西方数十里外的小溪早已干涸,小绿州也随风消散无踪,不知去了何处,血祭大阵变成一片车厢残壁构成的废墟,数量难以计算的森森人骨都已被昊天神辉净化,国师也终于闭上了眼睛。

  余帘看着宁缺说道:“我要去养伤,剩下的事情你自己处理。”

  先前这场战斗里,她以一人之力对抗整座金帐王庭的杀魂,虽有宁缺的帮助,但依然是承受了难以想象的冲击,即便获胜,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宁缺想着计划里最麻烦的那环,说道:“我在桃山等你。”

  余帘转身向草原深处走去,忽然想到一件事情,停下脚步,问道:“先前我飘到空中,你一直抬头盯着我裙底在看?”

  宁缺笑着回答道:“师姐打的好看。”

  余帘懒得理他,身影微摇,消失在草原深处。

  宁缺摇了摇头,将手里的铁刀归鞘,听着身后传来的密集蹄声,转身望去,只见渭城周遭烟尘大作,徐迟率领的镇北军中军帐骑兵,已经扫清留在那处拦截的所有草原骑兵,开始追击逃亡的金帐王庭。

  有数百雪原巨狼引导镇北军的骑兵,虽然唐被隆庆和西陵神殿骑兵牵制在东荒无法过来,宁缺依然毫不担心——金帐王庭已经走进了末路。

  烟尘滚滚,在渭城北的原野间飞舞,蹄声阵阵,响彻天地,数千大唐骑兵向着草原深处追击而去,去替那位单于送葬。

  宁缺静静看着这幕画面,直至原野重新回复安静,转身向渭城走去。

  雪已停,阴云渐散,春天草原的阳光很是明媚,那座土黄色的旧城,竟也生出了些清新的味道,或者是城门前的土墙里长出数百株野草的缘故。

  那些生命力极其倔强的野草,是夯土城墙最大的敌人——说来也是奇怪,无论黄土里掺着什么,锤打的多结实,都无法阻止那些野草重新生根、重新抽芽。

  宁缺记得很清楚,当年在渭城的时候,每年春初,城里的所有军民,都会在马将军的带领下,到处去除草,防止城墙受到破坏。

  这些年渭城落在草原人的手里,草原人自然不在乎城墙被破坏,数年时间,那些野草重新活了过来,似乎在嘲笑当年唐人徒劳的工作。

  城里的血水已经被黄沙渐渐吸干,到处都是草原蛮人的尸体和垮塌的建筑。负责后勤的唐军正在打扫战场,没有人注意到宁缺。

  他走过这座旧城。看着那些熟悉的街道和建筑,想起那些熟悉的人与事,仿佛还能闻到当年的酒味和烧鸡味道,他没有进酒馆,也没有进马将军的宅子,什么地方都没有进,因为他知道那些地方早就已经没有旧人。

  城偏处溪沟旁的小院还在,那是他和桑桑的小院。

  小院墙上有柄猎刀探出半截腰身。是他当年没有取走的家伙,他看了眼那把猎刀,沉默了会儿,推门走进房间,看着那些草原人留下的寝具,有些厌憎地皱了皱眉头,把那些东西全部扔到院里的地上。准备稍后烧掉。

  他找到那把竹躺椅,搬到坪间,躺下,然后闭上眼睛。

  明媚的阳光隔着眼皮刺着他的眼,感觉有些酸,于是他把眼睛闭的更紧了些。就这样沉默地躺着躺着,直至快要睡着。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醒了过来,睁开眼睛,看着这座熟悉的、生活了很多年的小院。像当年那样把手伸到空中。

  很遗憾,没有茶壶递过来。

  就像现在他仰起脸。也不会有方热乎乎的湿毛巾搭上来,他说热,不会再有双冰冰的、白白的小脚揣进怀里,他说饿,也不会再有碗煎蛋面。

  渭城还在,酒馆还在,小院还在,土炕还在,炕对面的那口箱子还在,院墙还在,藏在墙里的猎刀还在,银票也还在他的怀里。

  只是人在不了,所有的人都不在了,她也不在这里。

  宁缺躺在竹躺椅上,看着湛蓝的天空,想着很多事情。

  当年离开渭城之前,他对马将军说:你不要老、不要死,等我孝敬,离开渭城的时候,他对全城的老少爷们儿说,如果此去混不出人样儿,他就不回来了,现在他已经混到了这个世界最巅峰的位置,终于有脸回来了,却晚了。

  金帐王庭和唐国之间的这场战争,注定将会改写整个人间的局势,但对他来说这场战争其实是另一件事情,与天下无关,只与渭城有关。

  他要把渭城夺回来,他要替渭城出气,同时,他要在渭城找个人。

  时间就在竹椅上缓慢流逝,到了数日之后。

  小院对面的溪畔,传来蹄声,渐缓,接着有口令对照之声。

  司徒依兰微微点头,回应着唐军的行礼,走到小院对面的营帐里,将座骑交给一名亲兵,然后望着对面的小院说道:“怎么说?”

  一名参将摇了摇头,说道:“他坚持。”

  司徒依兰沉默片刻后说道:“多少俘虏?”

  参将说道:“七城寨四周,还有些小的战斗,但基本局面已定,现在被控制住的,如果算上奴隶和妇人孩童,至少有四十余万……”

  司徒依兰的眉头微微挑起,说道:“即便如此,他还坚持?”

  参将沉默不语,看来,对于院中人的坚持,其实他并没有太多意见。

  司徒依兰看着不远处的小院,沉默片刻后走了过去。

  “这是屠杀。”

  她看着竹躺椅上的宁缺说道,情绪很平静,但声音有些微微颤抖。

  宁缺睁开眼睛,看着她说道:“你从军多年,难道没有见过屠杀?”

  司徒依兰沉默了很长时间,说道:“依惯例,女子不死,过轮不死……就算是草原上最野蛮的部落,也会这样做。”

  “这是很多年前,我和她住的院子,我们在这里住了很多年。”

  宁缺从竹椅上站起身来,指着小院说道,然后他示意她跟着自己走出小院,走到城中的街道上,开始给她介绍渭城里的一砖一石,一草一木。

  “这座城里的人,都是我认识的人,那年都死了,草原人攻破城门,闯进城来,拿着弯刀,见人就砍,那时节,他们可有分辩男女高矮?”

  走出城门,站在草甸上,看着渭城土墙上那些有些刺目的野草,他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是要这种事情来坚定自己的决心、说服你和别的唐将,我只是告诉你,我的决心从何而来,无论任何人,都不能阻止我的复仇。”

  司徒依兰随着他的眼光,望向渭城,想着这些年边塞死去的同袍和同族,心情很是挣扎,犹豫说道:“但书院……不是这样教的。”

  “我说过,任何人都不能阻止我的复仇,哪怕夫子回来也如此。”宁缺望向晚霞深处那轮刚刚显现的明月,沉默很长时间后说道。

  最后他指着渭城土墙上那数十株野草,说道:“也许这是罪孽深重的事情,可我不在乎,我只知道,斩草就一定要除根,不然麻烦的还是我们自己。”

  ……

  ……

  数日后,草原人的鲜血浸湿了整片草原。

  这场战争,获胜的唐人就像在谷河外那样,坚定地执行了宁缺的意志,没有留下任何俘虏,自然也没有留下任何后患。

  只是唐军的刀都变得有些钝了。

  宁缺和司徒依兰再次来到渭城外的草甸上。

  集营在四野的唐军,望着草甸上二人的身影,眼神里的情绪很是复杂。

  那些情绪是狂热的崇拜,也是寒冷的敬畏。

  身为百战猛师,渭城外的数万骑兵自然杀过很多人,也见过草原上所谓屠族的恐怖的画面,但他们从未见过这样杀人的。

  整片草原,仿佛都被血水浇灌了一遍,到处都是刺鼻的血腥味,闻着味道而来的蚊蝇,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嗡鸣声。

  如果不是有阵师布阵,唐军根本没有办法在这里驻扎下去。

  然而阵法可以隔绝蚊蝇,可以淡化血腥味,却没有办法隔阻视线。

  在渭城北方数十里外,那片平坦的原野上,不知何时,多出了一座小山,因为距离太远,看不真切,小山在晨光里明亮着。

  唐军们都知道,那座小山是什么。

  他们每每望向那座小山,都会觉得有些寒冷。

  那是座用草原人人头堆起来的小山。

  宁缺站在草甸上,看着远处那座人头山,神情很平静,没有畏惧,没有害怕,也没有那种变态的狂热,对他来说,这只是一件必须做的事情。

  “当年我在草原的绰号是梳碧湖的砍柴人。”

  他望着莽莽的原野,缓声说道:“无论马贼还是王庭的骑兵,都怕我带出去的骑兵小队,因为……我真的很能杀人。”

  司徒依兰没有说话,这些天,她已经有些麻木了。

  宁缺继续说道:“在长安城的时候,我就对别人说过,以往这个世界没有太多机会看到我杀人,以后会有很多机会。”

  司徒依兰看着他的侧脸,说道:“我希望以后永远也不要再有这种机会。”

  宁缺想了想,说道:“我也希望如此,但那要看这个世界能不能配合。”(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