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将夜 > 第六卷忽然之间 第八十四章 下阳州(上)
  王景略说道:“他虽然强大,但我可以帮你确定他的方位……就像以前我们说过的那样,到时候你就射,如果一箭射不死,多射几箭。”

  宁缺摇头说道:“你会死的。”

  “我不怕死……当年在长安城里,颜瑟大师写出那道井字符的时候,我就该死了,那年熊初墨杀死许世大将军的时候,我也该死了,那天夜里,整个清河郡都被血洗的时候,我……就已经死了。”

  王景略看着南方,说道:“只要能杀死他,我可以死无数次。”

  宁缺沉默了会儿,说道:“他不值得你去死。”

  说完这句话,他翻身下马,松开缰绳,让大黑马自去休息,跟着王景略,向峡口侧方深处的一处兵所走去。

  走进兵所,他还没来得及给五位师兄请安,迎面便扑来了一阵凄惨的哭声。

  北宫未央用颤抖的手指着他,唇角同样不停颤抖,悲痛愤怒地大哭说道:“你怎么才来!你怎么才来!”

  哭要失声才痛——把话说的如此清楚,脸上一点泪水都没有,自然是假哭,宁缺没好气道:“我都快把屁股颠成两瓣了,还嫌不够快?”

  北宫未央被他戳穿,也根本毫不尴尬,恼火地指责道:“你们这些会打架的家伙,就尽在北边西边玩,最重要的这里,就扔给我们几个文人雅干,实在是太过无耻!反正我不管,我们吃了大亏。你得替我们报仇。”

  宁缺看着重伤在床的四位师兄,无奈说道:“你说怎么报?”

  不等北宫开口。五师兄宋谦寒声说道:“自然是要杀了他!”

  宁缺下意识里看了王景略一眼,不解问道:“我收到的军情纪要里说,师兄们在战场大放异彩,成功地击杀横木,怎么感觉像你们吃亏似的?”

  北宫未央恼火说道:“阵法和计谋,都是你和三师姐设计的,难道你不清楚细节?可就这样还没有阴死他,我们反而被揍成了猪头。怎么看都是给书院丢人,当然是吃了大亏,小师弟你一定得把这场面找回来。”

  宁缺从王持手里接过参精汤一饮而尽,顿时觉得精力恢复了很多,又从许家伦手里接过滚烫的毛巾擦了把脸,望向众人问道:“先前王景略说要杀他,现在师兄们也说要杀他。杀他自然是要杀的,只是何至于如此念念不忘?而且杀便杀罢,又说他极不好杀,你们到底想要说啥?”

  北宫未央赞道:“虽然押韵押的极无趣,但终究是在押韵。”

  宁缺不理他,把毛巾扔回给许家伦。说道:“长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你们到底想做些什么,直接说可不可以?”

  宋谦在屋内排行最高,众人齐齐望向他。

  他肃然说道:“说这些。是想你谨慎些,横木太强。或者我们应该先守一阵……青峡天然好守,加上我们的阵法和施毒,应该能撑到师兄赶过来。”

  他忽然想到一椿极重要的事:“师姐呢?”

  “她受了些伤,需要养段时间。”宁缺说道:“至于守……我不同意,最初拟定的计划不是这样,师姐也不会同意。”

  “金帐王庭果然强大,师姐果然还是受了伤……如果她和你一道前来,我绝对没有任何异议,该攻阳州就攻,但现在不行。”

  “为什么不行?总是要南下的。”

  见宁缺没有改变主意的想法,北宫未央拍掌而笑,说道:“我就说小师弟不会同意,终究还是要解决怎么杀横木的问题。”

  宁缺说道:“我从来没有反对过这一点。”

  宋谦说道:“关键是怎么去杀……现在看来,最有成算也最安全的方法,自然是动用元十三箭,让王景略去做诱饵。”

  王景略向前站了一步,面带微笑。

  宋谦在王持的搀扶下起身,走到宁缺身前,说道:“如果王景略还不行,那就轮到我们四个人登场,用阵法把他的境界逼出来。”

  宁缺沉默了很长时间,说道:“从先前到现在,你们一直在说横木如何厉害,如何厉害,就是想说服我接受你们的安排?”

  宋谦像所有书院后山的人一样,脸皮极厚,闻言面不改色,说道:“横木本来就厉害,我们的安排那也是相当不赖。”

  北宫未央见场间气氛有些低沉压抑,再次开口赞道:“这押韵也极准。”

  宁缺未作思考,直接说道:“我不同意。”

  宋谦等师兄弟对视一眼,叹道:“就是担心你不同意,所以才会上演这出戏,你怎么就不明白我们的心意。”

  北宫未央正准备说话,宁缺瞪了他一眼,说道:“我不管押不押韵,不同意就是不同意,我不同意守,也不同意用你们的命去换横木的命。”

  他望向王景略,说道:“刚才说过,他不配。”

  众人闻言沉默,用心安排的宣传攻势没有任何作用,他们也不知道该如何办。宋谦担心说道:“那怎么杀死横木?”

  宁缺说道:“怎样杀死一个人?当然就是把他杀死。”

  这句话听着是废话,仔细想还是废话,但世间往往就是这种双重废话才能代表绝对真理,比如怎样去爱一个人?当然就是去爱她……

  “他已经逾过五境。”

  宋谦想着那天阵里破天而落的那道磅礴的力量,神情变得愈发严峻,看着宁缺说道:“我知道你擅长战斗,但境界之间的差距,怎么弥补?”

  “观主已入清静,千年以降,只有老师和师叔比他强,但大师兄和三师姐联手便能与他战,我能用长安城把他砍的人事不省。”

  “莲生在五境那道门槛来回。境界高妙难测,我与山山、叶红鱼。一知命初,一洞玄上,一洞玄初,却能破了他的局,把他变成一捧骨灰。”

  “修行者被普通人斫成肉酱,高手被低手打落尘埃,我一箭把隆庆射成白痴,老师他去神国和昊天打到现在这时候。”

  “战斗这种事情。与境界有关,却又无关,境界之间的差距,真的需要弥补吗?我不这样认为,横木想来也不会这样认为。”

  宁缺连续说了三段话,神情平静,语气坚定。掷地有声,说完这些话后,看师兄们没有再说什么,他转身向兵所外走去。

  看着他的背影,宋谦等人没有说话,直到他离开兵所。才摇起头来。北宫未央看着众人语气沉重说道:“小师弟……今天也很奇怪,以往他要做什么事情,向来是做了再说,何时像今天这样先说这么多话?”

  宋谦略一沉吟,说道:“小师弟是在解释。向我们解释,更是向他自己解释。看来面对横木,他也没有多少信心。”

  听着这话,兵所变得愈发安静,久久都没有人说话。

  ……

  ……

  王景略跟着宁缺一道走出营房,向中军帐方向走去,走了约摸半里地,他终于忍不住问道:“你是不是很没有信心?”

  他的想法和兵所里的书院师兄们很相似,如果宁缺真的有把握战胜横木,何至于要解释那么多,解释或者不是掩饰,但肯定有事。

  宁缺有些意外,停下脚步转身看着他说道:“什么信心?”

  王景略沉默片刻,说道:“战胜横木的信心。”

  宁缺微微挑眉,想了想才想明白他的意思,无奈一笑,说道:“那些话是说给师兄们听的,我不想他们和你去做那些愚蠢的事情。”

  王景略说道:“牺牲不代表愚蠢。”

  宁缺说道:“无谓的牺牲就是愚蠢。”

  王景略问道:“那你准备怎么胜横木?”

  宁缺说道:“杀了他,自然就胜了他。”

  这还是一句废话,就像先前在兵所里,他回答怎样战胜横木,几乎是一模一样无趣而永远正确的逻辑。

  这没法说服王景略,他盯着宁缺的眼睛,执着问道:“怎么杀?”

  宁缺笑了起来,问道:“想知道?”

  王景略嗯了一声,神情很坚定。

  宁缺转身向着镇南军中军帐方向走去,留下一句话在青峡里飘荡:“等我杀死他的时候,你就会知道怎么杀了。”

  ……

  ……

  宋谦等书院弟子和王景略坚持、镇南军和羽林军的主帅,也坚持认为付出相应的牺牲,再动用元十三箭,才是战胜横木最好的方法,但宁缺依然反对,而当别人反对他的反对的时候,他则会继续坚持反对。

  他是书院小师弟,依序列论并不是太高,但他是现在书院事实上的领导,至于大唐朝野,更是唯他马首是瞻,所以他的坚持很有力量,无论宋谦等人和唐军将领们如何想,终究还是要按照他的命令去做事。

  第二日清晨,唐军南出青峡,来到清河郡北那片肥沃的原野间。

  这是自清河郡诸阀叛乱后,唐军第一次真正踏上这片土地,其时晨光清美,晨风怡人,军旗在风里舞动,在光里鲜活。

  金帐王庭覆灭的消息,经由宁缺告诉诸将领,再加上刻意的行为,很快地便在军里传播开来,盘崌北方多年的强敌,一朝变成了幻影,唐军士气大振,再看着这片曾经的疆域,只觉得胸怀一片壮阔。

  哪怕那些担心横木的将领和修行者,在此时此刻,也自心旷神怡,不为看到了传说中的美景,只为来到了这片美丽的景色里,唐人终究要夺回属于自己的东西,走出青峡,便是这个过程的第一步,只是需要走的稳一些。

  镇南军及羽林军共四万骑兵,再加上数量更多的老练步卒,组成了浩浩荡荡的队伍,黑压压地涌出青峡,漫过田野,向着南方而去,沿途根本没有遇到任何有力地抵抗,那些藏匿在小镇乡村里的诸阀武装,在唐军的面前,就像阳光下的冰雪一般消融,不要说阻拦,就连延缓唐军南下步伐的速度都做不到。

  传闻里那些清美至极的小桥流水,春江美园,出现在十万唐军的眼前,他们沉默而平静地欣赏着、喜悦着,然而很快他们便无法再保持这种情绪。

  到处都是死人。

  小桥流水间,春江美园里,到处都是被绞死的人,至少数千具尸体被悬挂在树梢,在桥头,在园门,有的尸体已经腐烂,有死者依然怒睁着双眼,曾经静美的大唐南方家园,现在仿佛变成了一座极大的坟墓。

  由青峡至阳州城,沿途数百里,到处都是这样凄惨的画面,唐军连破城镇,再也无法喜悦起来,他们的神情异常凝重,脚步越来越匆匆。

  人们很清楚,此时清河郡里被悬着的那些死者,必然是同胞——是的,清河郡数年前便叛出大唐,但这里依然生活着很多心怀长安的人,尤其是那些年轻人——只要心怀大唐,那么便是唐人,便是同胞。

  唐军沉默地行军,匆匆地南下,没有解下那些被悬着的死者,没有投注更多的关心,没有默哀的仪式,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赶到阳州城,把西陵神殿和南晋的军队赶出这片疆土,如此才能真正地告慰死者。

  又是一个清晨,唐军出现在阳州城下,无数军旗在晨风里招摇,战马轻嘶,锋刀出鞘,一道肃杀的气息,直扑那座古城。

  阳州城里一片慌乱,唐军出青峡的时候,诸阀以及西陵神殿的大人物们便收到了消息,但没有人能够想到,唐军竟然来的如此之快!

  阳州是大城,即便放在整个唐国来比较,也能排进前五,极难被攻克,唐军没有借着势头一举攻城,镇南军和羽林军的将领强行控制住军卒的情绪,在城北十里地外的一大片缓坡间开始扎营,一时间到处都是夯土的声音。

  一名唐兵正在砸木桩,听着远处传来的声音,抬头望去,只见阳州城门缓缓开启,黑压压的骑兵像潮水一般涌了出来。

  ……

  ……

  (情绪极度糟糕!被蝴蝶林海冰渣等贱人弄的!明天可能停更一天好好想想!后天恢复,大后天开始暴发!靠,我要战胜这群贱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