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将夜 > 第六卷忽然之间 第九十七章 河的两岸(上)
  中年道人没有笑,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站在一旁,仿佛余帘的看重、君陌的沉默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便在这时,雨水变得小了些,街上再次传来蹄声与车轮碾压道石的声音,镇那头的烤红薯铺关了,白发苍苍的老人家和中年男人父子俩坐着牛车冒微雨而行,在肉铺前稍作停留,儿子捧了两个热糊糊的烤红薯出来。

  余帘和君陌接过烤红薯,点头致意,老人家抹掉白发上的雨珠,轻拍黄牛的粗颈,说道:“今后想再在镇上吃就难了。”

  他家一直在桃山前的小镇烤红薯,烤了整整千年时间,由祖辈传到当代,从未断了传承,除了替书院看着神殿动静,最重要的原因是夫子喜欢吃他家的烤红薯,还必须是原来的炉子,在原来的小镇。

  大战即将开始,烤红薯的父子撤离了小镇,那些隐在雨水里、小镇外的神殿骑兵竟是没有人敢拦阻,沉默地让开了道路。

  余帘撕开烤红薯微焦的硬皮,用小指头挑出些红色的薯肉递入嘴里,抿着细嫩双唇咀嚼半晌,觉得虽然好吃,但也不像老师说的那般夸张。

  君陌想了想,没有当场就吃,而是用手帕把烤红薯仔细包好,放入怀里,然后望向那名中年道人,目光穿透秋雨,不知落在何处。

  余帘在他身旁提醒道:“那帕子是我的。”

  君陌说道:“那是师兄的。”

  余帘有些恼火,不再理他,拿着烤红薯,望着槛内的屠夫说道:“道门能否存续,观主不关心,你更没道理关心。”

  前一刻说红薯及手帕,下一刻便谈道门与人间,生活与神圣从来都不那么容易统一和谐,所以她的言行便显得有些可爱。

  今日小镇落秋雨。她似乎刻意让自己在往可爱的路子上走。

  屠夫微微挑眉,说道:“你这后辈如何能懂?”

  余帘看了看四周,发现街边没有垃圾桶,随手将不想吃了的烤红薯扔到被雨水浸湿的地面上,说道:“不就是两边下注?”

  屠夫浓墨般的眉挑的越来越高。

  余帘说道:“酒徒跟着观主去了,不管是助拳,还是阴恻的窥视。就算他押注在那边,你来桃山,自然是想跟着被观主抛弃的道门下注,我很不理解的是,为什么你们就没一个愿意跟着我书院下注?”

  屠夫嘲讽说道:“因为书院没有昊天。”

  余帘面无表情看着他,看了很长时间。然后说道:“难道道门有?不要忘记两边下注,最容易两头落空。”

  屠夫沉默片刻,说道:“如果我杀死你们,可以站在河岸上等着结局出现,无论谁胜,对我都没有任何坏处。”

  余帘说道:“你一定要看到结尾?”

  屠夫说道:“是的。”

  余帘带着几分恨其不争的神色说道:“果然已经腐朽不堪!除了旁观,除了像条狗一样地等着。就不敢做些别的有趣的事情!”

  屠夫走到出肉铺门槛,拾起地上那柄刀,看着被秋雨切割成无数细条的灰暗天空,说道:“等你们活的足够久了,也会像我们一样小心。”

  君陌一直没有怎么说话,此时听到他的这句慨叹,开口说道:“那样小心的活着,活的越久。或者越没意思。”

  说完这句话,他带着余帘向镇外走去,秋雨洒落在师兄妹二人的身上,微显湿意,街上的雨水被脚步踏出啪啪的响声。

  站在秋雨里的镇口,君陌说道:“我没有看到。”

  余帘眉间隐有忧色,说道:“按照叶红鱼的回忆。那卷落字卷应该还有残余,如果不在那道人手里,现在是在哪里?”

  此时中年道人在远处说道:“二位远道而来,何不上山为客?”

  余帘转身。看着他说道:“恶客不用人请,今日免了。”

  中年道人说道:“二位先生总要有所见教。”

  余帘说道:“我是千年来深入西陵、离桃山最近的魔宗宗主,只凭此点,我便很满意,屠夫如果不动手,我为何要动?”

  君陌比她要直接的多,看着中年道人说道:“见教不敢当,只是传一句话与神殿诸人,自今日起,桃山只能进不能出。”

  中年道人神情微变。

  便在此时,天空雨云里忽然响起一道雷鸣。

  小镇内外的千余骑西陵神殿骑兵,还有那些隐藏在山野树林间的神官及执事们,听着君陌的这句话,听着这声雷,怔然不知如何言语。

  平淡寻常随意的一句话,却是霸气到了极点。

  仿佛是要替君陌的这句话做证明,秋雨深处隐隐传来密集的马蹄声,大地微微颤动,水洼里积着的雨水颤出点点轻波,明明还在远处,因为来势太过凶猛,竟给人一种风雷席卷大地,连秋雨都要吹走的感觉。

  北方,徐世亲自领军的大唐铁骑,于晨时突破西陵神殿的三道防线,抵达距离桃山四十余里地的桥边镇。

  东方,观海僧率领的数百名烂柯寺僧兵,冒着秋雨沉默地行着军,至于那几位弈道大师在内的佛宗强者,应该会到的更快一些。

  西方,满头银发的程立雪,在雪树乡召集天谕神殿旧属,已然快要接近,他望着桃山上那座自幼生长的天谕神殿,沉默而感慨。

  南方,无数秀剑闪出剑光,阴晦的山谷里,无数被雨打湿的树木迎剑而断,血色肃杀的神辇和梨花白的王辇,在数万大河军的拱卫下,缓缓靠近桃山,沿途遇到的西陵神殿执事们,连话都不敢说。

  桃山已然被围,西陵神殿危在旦夕。君陌说,自此刻起,桃山只能进不能出,不是他太霸气,而是书院现在有说这句话的资格。

  令人感到震惊不解的是,书院方面并没有马上开始向桃山发起进攻,或者与小镇上的屠夫有关系,似乎还因为别的一些什么原因。

  书院好像在等什么。同时也有很多人注意到。在这样重要、甚至可以说是最后的时刻,宁缺居然不在,而隆庆竟也不在。

  ……

  ……

  之前的某日,宁缺在烂柯寺里结束了自己看石头破裂的修行感悟过程,看着雨中殿前那数百个桑桑像,脸上流露出满意的笑容。

  他挑出一个自己最满意的石像放进怀里,那是一个桑桑侧睡像。她睡在滚烫硬直的炕上,却依然冷地缩在一起,想要钻进某人的怀里,她的脚露在被褥外面,洁白的像是两朵雪白的莲花,嫩嫩的令人好生怜惜。

  他在秋雨里离开瓦山。再次踏上寻找桑桑的旅程,只是这一次他要显得有信心很多,似乎在冥冥里有所感知,直接便向着北方走。

  瓦山之前便是宋国,宋国与燕国的交界处有座很不出名的小镇,他走进小镇的那天,天空里忽然飘下雪来。听闻是今年的初雪。

  小镇唯一的那家肉铺已经关了,书画铺还在,因为喜欢喝酒的酒徒不知去了何处,所以铺子里面只有茶香与墨香。

  宁缺走进书画铺,把在前个小镇买的炸鸡搁到桌上,望向那个背影有些微微佝偻的老板说道:“陪我喝两杯?”

  朝小树转过身,看着他摇了摇头,还是取了两个酒盅。

  张三和李四听到声音。赶到前铺,发现是他,不由吓了一跳,下意识里到处望去,又用最快的速度扛起门板店关上,这才来与他见礼。

  “见过小师叔。”

  宁缺点点头,示意他们自己拿碗来盛米酒。说道:“屠夫在桃山,酒徒在追师兄,不用理会那些事情。”

  朝小树说道:“我用了很长时间,才把这个局布置好。”

  宁缺说道:“所以再如何谨慎也应该?好吧。我承认我今天来就是想破这个局,我不想你们继续这个局。”

  朝小树说道:“你能杀死他?”

  宁缺沉默,以酒徒的无距无量双重境界,就算大师兄和三师姐联手,也不见得真能杀死,更何况是他。

  “我要去北方一趟,我总觉得此行有些问题。”他静静看着朝小树说道:“回长安城吧,嫂子孩子还有老爷子都在等你。”

  朝小树没有应下,举起酒盅,说道:“喝了这杯酒。”

  宁缺一饮而尽,表示诚意。

  朝小树说道:“然后走。”

  ……

  ……

  宁缺被赶出小镇,只好揣着石像继续向北行走。

  他无法确知具体的位置,但知道在北方。

  小镇在宋燕之交,出了小镇不远,便进入燕境,在这里有一条与泗水平行的河流,由北向南流入大泽,再入大河,最终入海。

  宁缺骑着大黑马,在河东岸的田野丘陵间疾走。

  时值初冬,河水湿意被凝,常见雾气深重,尤其晨时,极不似人间。

  宁缺觉得在雾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河上的雾,仿佛变成了一面镜子。

  直到朝阳渐高,雾气渐散,他才发现,雾里没有藏着镜子,河那面并不是自己的影子,而是一个和自己一样骑着马的人。

  那人也穿着黑衣,骑着黑马,和他非常像。

  区别只在于,宁缺穿的是黑色的院服,那人穿的是件黑色的神袍。

  那人是隆庆。

  ……

  ……

  (其实我很想让朝小树说:走一个?宁缺说:走着,然后喝了杯中酒,等朝小树喝的时候,朝小树说:那你走啊……各种不舒服,但这章写的好,这个我可以确信,所以稍感安慰。)(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