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将夜 > 第六卷忽然之间 第一百零三章 一路向北
  

  


  


  


  


  

  厚云遮着天空,一片阴晦,远处崖下的碧蓝腰子海,宁静美丽,没有人打扰,山崖间那条溪河放肆地奔流着,发出轰鸣的声音,显得极为欢快。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宁缺醒了过来,因为失血而极度苍白的脸颊上流露出惘然的情绪,用了段时间才真正地清醒,记起先前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手捂着受创严重的胸口,想要站起身来,却发现很困难。

  如此简单的动作,便花费了他很长时间,带给他无数的痛苦。他身上的院服已然破烂不堪,浑身的鲜血已被寒冷的空气凝结,像是刚刚逃离地狱的厉鬼。

  战斗结束之后,大黑马便从山林里奔了出来,一直守在他的身旁,此时看他虚弱不堪的模样,赶紧踱到他身旁,用温热而坚实的身躯撑着他。

  宁缺用左手轻轻抚摩它的颈,艰难挤出笑容表示感谢,然后望向四周,只见河滩以及河水里到处都是尸体,只是水里的血已经被冲淡,很难看见。

  那数百名像饿狼一样恐怖的修行强者都死了,很多死在他的铁弓下,还有很多则是死在隆庆的手里,死者们的脸上都有一抹很诡异的死灰色,显得特别枯槁,应该是被隆庆吸取干净念力后的结果。

  宁缺注意到,几名神官尸体旁有数十只倒毙的飞鸟,那些飞鸟的喙里还残留着几丝血肉,看来这些人的身体里都被植进了某种剧毒。

  隆庆的尸体就在他的脚下,依然瞪着眼睛。看着灰暗的天空,始终不肯瞑目。他没有替敌人收尸的习惯。但想要在他身上找些东西,蹲下身开始仔细地搜寻,在那件破烂的黑色神袍里一无所获,却意外地发现,隆庆的伤口里,隐隐约约能够看到几抹金色的反光,他微微皱眉,不明白那是什么。

  他拾起落在地面上的那根铁箭。用箭簇刺进隆庆的尸体,把那些金色的事物挑了出来,才发现是极细的金线,而且不止一根,到处都是。

  宁缺只知道修行界有个疯子做过类似的自残行为——叶红鱼为了对付他的饕餮大法,在身体里植了很多金线——没想到隆庆也这样做了。

  那些修行者身体里植入的剧毒,隆庆身体里植入的金线。自然是针对他的局,先前那场盛宴,隆庆用灰眸吸取部属们的念力,如果宁缺用饕餮应对,便会落入他的局中,其后的胜负生死。那便是谁也说不准的事情。

  宁缺看着隆庆死后却比生前更有光泽的眼睛,沉默不语——今天这场战斗,有很多重要的关键点,他始终不肯用饕餮,完全出乎了对方的意料。

  很久以前他和夫子聊过这件事情。师徒二人在美食方面的造诣相差有如天地,但对这方面的看法前所未有的获得了一致:人肉真的不好吃。

  能够进行这种讨论。是因为师徒二人都做过这种疯狂的事情。

  当然,如果真到了生死立见的时刻,比如很多年前他背着桑桑在百里赤地里逃亡的那种时刻,或者他依然什么都会吃,饕餮又算什么?

  他今天之所以没用,是因为他总以为隆庆还会有别的手段,最强的手段——那也正是他搜寻隆庆尸体的目的,不料却没有找到。

  天书沙字卷,一直在隆庆身边。在宋国都城,他用这卷天书破了四师兄的河山盘,那卷天书还有残余,如今却在何处?

  书院现在很重视那七卷天书,准确来说,是道门手里的六卷天书,余帘和君陌在桃山前小镇看屠夫的同时,也在看天书落字卷是否还在中年道人的手中,宁缺也是如此,而现在已经确认天书都不在原先主人的身边,那么必然是在观主手里,观主想用这些天书做什么?不用想也知道那必然极为重要。

  宁缺站在原地想了想,待精神恢复了些,拍了拍大黑马的颈。大黑马知道他准备离开,没有等他翻身上马,而是微屈前蹄,向侧方一拱,便把疲惫无力的他拱在了鞍上,然后踢踢嗒嗒踩着松软的河滩离开。

  他抱着大黑马的颈,注意到它的前蹄上染着血,想到隆庆的座骑不知所踪,大概明白了些什么,然后便被山崖间再次生出的云雾吸引了注意力。

  大黑马奔下山崖,沿着碧蓝腰子海继续北行,在热气蒸腾的温泉处停了一夜,宁缺泡在热水里调息冥想,确保伤患不会恶化,才放下心来。

  他靠在池畔,看着池上飘着的热雾,没有去想多年前的那些故事,而是觉得这些雾和山崖里的那些云雾很像,没有任何区别。

  这场战斗很血腥惨烈,也有收获,比如他懂了一句话。

  山穷水尽处,有白云生。

  云深处有没有路,不需要去考虑,有没有柳暗花明,更不需要去想,村落和猎寨都不需要去寻找——他挥出铁弓的那一刻,便是如此想的,也是如此做的。

  不是只有更邪恶才能战胜邪恶,不是只有更暴力才能战胜暴力,不是只有饕餮大法才能战胜灰眸,随心而行,或者便能见自由。

  这或者便是真正的书院不器意,便是夫子让他在柴门后那块石头上看见君子不器四字的真义,那同样也是一种教诲,宁缺明白了。

  他很清楚这有多重要。

  如果未来的某天,他真要写出那个大字,便必须明白这个道理

  这场战斗,同时也给了他某种心理上的暗示,因为太痛太苦太惨,所以他总觉得这应该是万里奔波求见天颜之前的最后一个关隘。

  他取出那块石像,看着的雾里静静侧卧着的桑桑,默然说道。你要等我来。

  ……

  ……

  离开碧蓝腰子海,宁缺骑着大黑马继续北行。东荒草原上到处都是被烧焦的帐篷以及战马的尸体,荒人击溃了左帐王庭最后的骑兵,没有人会来打扰他,奇怪的是他也没有去找那些荒人寻求给养或者线索,显得格外小心。

  一路向北,来到贺兰城镇守的那道峡谷处,他才让大黑马停下,远观四野静寂无人。将手指放入唇里,吹出一声极清亮的口哨。

  哨声远远传到众山群岭中。

  有飞鸟惊起,有走兽低哮,然后有急促的蹄声向远方去。

  宁缺在原地等了三天时间。

  第四天的清晨,朝阳初升,一匹极为神骏的野马,迎着晨光疾驰而至。长长的鬓毛在风中狂舞,健美的身躯被汗水涂湿,格外美丽。

  “这可比你帅多了。”

  宁缺看着那匹野马,对大黑马说道。令他有些意外的是,大黑马只是打了个响鼻,却没有更激烈的举动表示反对。比如撒娇比如卖萌。

  那匹野马奔至宁缺身前停下,低首送来一个消息。

  宁缺识得这马是黑驴破辇前的八骏之一,伸手拍了拍表示感谢,然后开始查看这份嘎嘎号令草原无数生灵打探来的消息。

  大黑马腆着脸凑到那匹野马前,试图交颈表示亲热。那匹野马昂着头,表示自己的骄傲与不屑。却也没有离开。

  宁缺这才发现,原来这匹神骏异常的野马是雌马。

  嘎嘎不知用什么手段,让某个人类懂得了它的意识,还让那个人类写了封信,信上的语句很简单,意思也很清楚。

  “在寒冷的北方,最狡猾的雪狐和最警惕的雪鸡,正在纷纷死去,没有野马和雪狼看见那个擅于猎杀的猛兽,但一定会有这样一只猛兽。”

  宁缺看完那封信,望向北方。

  和石像预示的相同,都是北方。

  夫子曾经说过,所有地方的北方,都在一个地方。

  ——没有人发现她的踪迹,但发现了一只猛兽留下的痕迹,那只猛兽,或者是一只青毛狗,或者说青狮。

  宁缺神情不变,握着信的手却变得有些僵硬。

  他翻身上马,轻夹马腹,向着北方而去。

  那匹神骏的野马,在峡口处静静相送。

  大黑马低着脑袋,显得有些不愉快。

  宁缺说道:“我知道你想找个伴儿,但我得先找着我的伴儿。”

  ……

  ……

  一路北行,风雪渐骤。

  宁缺敛神静气,谨慎沉默,不与荒人相见,甚至很注意不在雪上留下什么痕迹,因为他不想被任何人发现自己的行踪,从而发现她。

  他在被昊天遗弃的山脉里前行。

  他是那个被昊天遗弃的人。

  或者说,他把昊天遗弃在了人间。

  现在他要去找回她。

  ……

  ……

  热海到了,毫无热气,只有厚厚的雪和刺骨的寒意。

  宁缺牵着大黑马,走在荒人废弃的木屋里,回想着当年老师带着自己和她来到这里时的情形,想着那场只有天地师见证的婚礼,心头微温。

  他怀里的石像也很温热,告诉他来对了地方,她应该就在这里。

  但她究竟在哪里?

  他走到一座木屋的窗边,看着黑暗的雪海和那座难以想象其高度的山峰。

  窗里有盏油灯,桑桑静静看着他,如银月般的脸庞被昏暗的灯光照亮。

  她能看到他。

  他看不到她。

  他们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宁缺在窗边站了很长时间,直至双眉被雪染成白色,才离开。

  走到雪林畔时,他忽然停下脚步。

  他看着树下某处,握着缰绳的手颤抖起来。

  ……

  ……

  (越写越慎重,越不想往下写,我真的很爱将夜里的人们,昨夜隆庆死后,我才能睡个安心觉,这是真话,我也很爱你们,这话也挺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