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将夜 > 第六卷忽然之间 第一百零六章 在潭边(上)
  

  


  


  


  


  

  宁缺不知道怎么接这句话,看着她身前飘着的那个气泡,想着自己和老师在海船上曾经做过的那些推测,有些不确定问道:“这就是世界的样子?”

  桑桑没有回答。

  风雪未减,大黑马的速度很快,没有过多长时间,便过了雪海,宁缺回首望去,看着雪原上那道清晰的蹄印,不知在想什么。

  凡走过必留下痕迹,这句话有些微酸,而且是废话,但对于他要做的事情来说,却是很需要的朴素的道理,人类对于这个世界最重要的变化,不就是那些痕迹?比如城墙、宫殿、田野、阡陌还有河堤。

  雪海上的这道痕迹同样如此,同时也是某个字的某个笔画里的某个部分,或者是开端,或者是结局,只是暂时无法确定,连宁缺自己也无法确定,除非他真的把那个字写出来,并且让整个人间看见。

  只是要写出那个字谈何容易?回顾这个世界的人类历史,无数劫来无数年,真正能够超越规则、达到无矩境界,终究只有夫子一人。

  但总要做些准备,哪怕要准备数千年之久——在没有确定观主的真正目的之前,这些大概便是他现在能够做的不多的事情。

  现在来看,观主让隆庆烧死叶苏助其成圣,令道门分裂,暗助新教波澜渐阔,都指向让桑桑变弱,很明显他想对桑桑不利。

  根据书院推算,观主用来对付桑桑的手段是那几卷天书。只是……

  为什么?不去思考宗教信仰之类的事情,这件事情逻辑都很难自洽。桑桑是昊天,道门为什么要杀她、敢杀她?意义在哪里?

  桑桑没有说,宁缺也不问,只要能够回到长安城的家里,他还有很多时间去解开这个谜题,然后做出相应的对策。

  大黑马的速度奇快,在风雪里变成一道黑色的闪电,青狗在旁边的深雪里奔行。不时被雪掩埋,看着就像朵朵盛开的青莲,竟也丝毫不慢。

  数天后,宁缺一行便离开了寒域的范围,来到一片残留着些许青意的针叶林附近,在林间他看见很多被野兽吃剩后被冻成冰渣的鹿肉及血,看兽群的足印和被撞断的林木。确定应该是雪狼曾经停留的地方。

  桑桑伸出右手食指在大黑马的颈间轻点,大黑马明白了她的意思,缓缓减速停下,她捧着肚子有些笨拙地下了马,伸手招了招。

  青毛狗很喜悦地奔了过来,吭哧吭哧跳到她的怀里。

  她抱着青毛狗。望向南方,神情漠然。

  宁缺看着她怀里那只大狗,想要说些什么,终究还是没说。

  南方依然是风雪,桑桑却看了半个时辰。然后说道:“转东,12。8。”

  宁缺扶着她上马,轻扯缰绳,让大黑马改变方向,向东而行,整个过程里他都没有发问,似乎知道她的意思。

  过了数日,到了一条冰河畔,桑桑再次让大黑马停下。

  她望向某个方向的天空,神情依旧漠然,眼睛里却渐渐流露出烦躁的情绪,然后从怀里取出了一个小算盘,开始拨打。

  除了当年在长安城里修房子的时候,因为涉及银钱数目太多,需要一种严肃的仪式感来增加信心用过算盘,宁缺很少见她用过算盘,有些诧异。

  雪原罕有人迹兽踪,除了呼啸的风声,十分安静,此时冰河畔,却响起了噼噼啪啪的清脆响声,桑桑的手指在算盘上带出道道残影,像在弹琴。

  过了段时间,她停止了打算盘的动作。

  宁缺望向她身前,只见算盘上那些小木珠排列成一个很有规律、但绝对没有任何意思的图案,看不明白,直接问道:“怎么走?”

  “西北,33,23。”桑桑说道。

  往西北等于退回,宁缺却没有任何疑问,轻提缰绳,让大黑马向着那个方向而去,一路踢雪溅冰,没有耽搁任何时间。

  暮时,大黑马再次停下。桑桑取出算盘,再次开始像弹琴一般拨打,待计算完毕,又给出一个新的方位,宁缺依言而行。

  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发问,更没有疑问,只是沉默平静地配合,就像很多年前一样,关于计算路线这种事情,他绝对信任她。

  此后数日,这样的情况不停重复,最后桑桑甚至不再把算盘收进衣服里,而是搁在鞍前,不时便会拨弄几下,而且转向的次数变得越来越频繁。

  她比当年弱了很多,天心难算世间一切事,但要说到算字,依然超出普通人类太多,转向与趋退没有任何规律,最后连宁缺都失去了方位。

  但他知道,现在越来越南,离长安城越来越近。

  桑桑和他不想遇到的那个人,还一直没有遇见。

  宁缺的神情越来越凝重,因为他知道任何事情,都是越到最后越危险,更因为他发现桑桑现在的精神越来越差,不知还能继续算多长时间。

  桑桑变得很疲惫,非常嗜睡,经常拨着算盘珠,便无声无息靠着他的胸口睡着,好在并不像那年生重病一般虚弱,更没有吐血。

  宁缺每次看着她高高隆起的腹部,都忍不住想,难道是快生了?

  ……

  ……

  接下来连续两天都是依着天弃山南行,雪岭在碧蓝的天空里画出一道清晰美丽而起伏崛狠的线条,给大黑马指引着方向。

  贺兰城在丛山峻岭间若隐若现,桑桑再次让大黑马停下。

  这一次的推算用了很长时间,算盘上的那些木珠不停地弹动,被她的手指拨回原位,又再次被拨出,显得非常凌乱。她的动作也变得有些乱,像乱弹琴。

  她脸上的漠然被烦躁取代。最后变成恼怒。

  啪的一声响,她的手落在算盘上,将勉强将要成形的图案再次弄乱,任由有些凌乱的发丝在颊畔乱飞着,说道:“会遇见。”

  宁缺只沉默了很短的时间,问道:“有没有机会?”

  桑桑说道:“没有。”

  他问的是夫妻联手、战胜观主有多大概率。

  桑桑的回答很简洁清楚,一点都没有。

  这一次宁缺沉默了很长时间,说道:“能不能绕?”

  桑桑说道:“不能。”

  连续听到两次否定。宁缺毫不怀疑她的判断,于是他毫不犹豫地翻身下马,牵着缰绳向山间而去,说道:“先想办法藏起来。”

  听着这话,桑桑微微挑眉,有些不悦。

  她是昊天,居然因为一个人类而躲藏?而且那个人类以前是她养的一条狗?当然事实上。她在雪海畔已经藏了很长时间,只不过那时候她可以心境守一,现在却很难,她不想在宁缺面前显得太过弱小,需要他保护。

  当她的手下意识落在腹部上,她保持了沉默。

  宁缺没想到在这种时刻她还会想那些有的没的。牵着缰绳快速奔入山中,来到一片被寒树环绕的寒潭畔,说道:“就这里。”

  这里能够远远眺望到贺兰城,却很难被外界发现。

  桑桑挥动兽皮缝成的衣袖,一道清光闪现即逝。一道气息出现然后消失。

  宁缺没有查觉到任何异样,但他知道。她已经展开了自己的世界,寒潭畔的这片平地还有自己和大黑马青毛狗,都在这个世界里。

  没有多长时间,他便看到了证明。

  潭畔的积雪渐渐融化,气温逐渐升高,泥地里竟有青草渐渐抽芽。

  天弃山里忽然下起风雪。

  宁缺望向外界,觉得好神奇,外面风雪如怒,此间却温暖如春。

  他想了想,抽出铁刀,干净利落砍了些树木,凭着自己非人的力量,只用了极短的时间,便在潭边搭了一个木屋。

  木屋有些简陋,但淡淡的木香,却可以宁神。

  桑桑捧着肚子,在旁边静静看着他劳作。

  “躲进小楼成一统?”

  她看着那个简陋的木屋,面无表情说道:“你知道,不可能一直藏下去。”

  “偷得浮生半日闲。”

  宁缺说道:“能藏多会儿是多会儿……嗯,不要再对诗了,这些诗都是你小时候我教你的,再说了,你现在需要休息。”

  他把她扶进木屋,让她靠在软软的被褥上。

  他低头靠着她隆起的腹部,想要听听里面的动静。

  木屋外却传来了动静。

  青衣道人,出现在寒潭对面。

  他面带风霜,衣有风雪,不知在世间寻找了多长时间,找了多少地方。

  他静静看着寒潭对面,明明什么都没有看到,却没有离开。

  宁缺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然后低下头,继续靠着桑桑的腹部,不再理会外面的事情,神情显得格外专注。

  桑桑没有理他,看着寒潭对面,忽然说道:“我很想杀了他。”

  宁缺听到了胎动,正在喜悦,回答道:“你现在杀不死他,就别想了。”

  桑桑神情漠然说道:“杀不死他,才想杀他。”

  宁缺怔了怔,心想确实是这个道理。

  要是以前,她要杀谁随手便杀了,哪里还需要想?

  他坐起身,将她搂进怀里,看着寒潭对面的观主,静静无语,就像看着镜中虚假的世界,就像在看一场戏剧,或者一幅画。

  似乎很荒诞,很有趣,很安宁,事实上他和桑桑现在所处的世界才是假的,而且这个世界无法一直维持下去,终有破碎的那一刻。

  当桑桑无法维持这个世界的那一刻。

  大概便是他和她离开这个世界的那一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