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将夜 > 第六卷忽然之间 第一百零七章 在潭边(下)
  事实上,宁缺见到观主的次数很少,都是在长安城,如今想来,每次相见,似乎都伴着风雪,极为寒冷,从外到里。

  以往,观主的青衣不染尘埃,更没有雪霜,飘然若仙,此时的观主,却满身风尘,满脸风霜,有些疲惫,是个寻常人。

  他在世间寻找桑桑很多天,很多地方,以无距境界纵横万里往复,消耗极大,依旧慢了一步——宁缺与桑桑之间的本命联系,胜过世间最强。

  他看着寒潭那头,看着那些积雪下干黄的旧草,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心境也没有生起任何微澜,因为那里空无一物。

  但他总觉得那里有什么,就像过去那些天,他经过寒域雪海荒人部落,望向那幢小木屋时的感觉,所以他没有离开。

  被昊天遗弃的山脉,在风雪里变得越来越寒冷,观主静静站在潭畔,神情却越来越平静,仿佛有无形的清水淌过,洗去所有尘埃,脸上的风霜色越来越淡,直至最后消失无踪,青衣上的雪屑也融化消弥不见。

  一道清静至纯的气息,从他的身体里散出,来到足下,融了积雪,绿了旧草,蔓延至潭内,融了冰面,荡起涟漪,春意渐生。

  春风绿了寒潭岸,瞬间便至对岸。

  桑桑静静看着他,手指轻轻搭在地面,如涓流般的生命气息,注入大地之内,外面的春意与里面的春意相融相汇,难分彼此。

  没有彼此,便没有界线,无法被看到。

  暮色来时,观主离开了潭畔。留下一道空间通道的残留气息,消失无踪。

  宁缺确认他没有发现桑桑和自己,心情略松,脸上却没有喜悦的神情,因为这只是暂时的事情。没人知道这种局面还能维持多久。

  “现在能不能走?”

  他看着远处山峦里雄奇的贺兰城,问道。

  桑桑沉默不语。

  宁缺明白了她的意思,观主这时候有可能去了南海,也有可能正在雪峰顶看着大地,她如果打开自己的世界,很容易被他发现。

  算盘搁在她的膝头。她已经无法算出观主的位置。

  她正在变得越来越虚弱,或者说,越来越像个普通的妇人,这个事实让她沉默,让她无奈,也让她更加愤怒。

  她抓起宁缺的手。狠狠地咬了一口,就像个受了刺激的母兽。

  宁缺看着她唇角溢出的鲜血,很痛,却没有呼痛,眼神里满是溺爱和同情。

  夜色来临,群山里风雪骤停,有风自东南方向的海上来。将天空上的那些厚云吹散出一大片空隙,数百粒繁星出现在眼前,同时还有一轮月。

  宁缺抱着桑桑,靠着软温的兽皮倚着,看着夜空里的星星和明月发呆。

  桑桑说道:“我想做爱。”

  宁缺微怔,低头看她脸上神情平静,才知道她不是在说笑话。当然,如果她真是在说笑话,这件事情未免太好笑了些。

  他说道:“瞎想什么,先睡觉。”

  桑桑说道:“我想和你睡觉。”

  宁缺怔住。说道:“困了?”

  桑桑说道:“我想和你困觉。”

  她的情绪很平静,甚至显得有些冷漠,不是那么认真,却格外认真。

  宁缺搂着她,嗅着她的味道。亲了亲她的脸。

  过了会儿。

  他忽然说道:“能不能不要看?”

  桑桑看着某个地方,眼睛一眨不眨,说道:“为什么?”

  宁缺说道:“这算什么?人在做,天在看?”

  桑桑抬头看了他一眼,说道:“这话有趣。”

  “有趣你个头。”

  “这话无趣。”

  “好吧,我说……就算非要看,能不能带点情绪?”

  ……

  ……

  清晨醒来,宁缺情绪不怎么好,因为他总觉得桑桑的情绪有些怪异,像是在和自己进行告别——刚刚重逢,难道她又要出走?

  他思来想去,总觉得有些不妥,神情渐渐变得凝重,看着寒潭对面那片昨日初生春意,一夜又被寒风冻凝的草地,警惕无比。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给出了另一种可能的解答,却不能让他稍微觉得轻松,反而心情更加沉重,因为桑桑似乎快要生了。

  很多事情,他都有经验,但这件事情,他没有任何经验,桑桑曾经无所不知、无所不能,但对这件事情,也很没办法。

  木屋里一片安静。桑桑捧着隆起的腹部,感受着里面传来的动静,细眉蹙的极紧,脸色有些苍白,还没有开始阵痛,但快要开始了。

  生孩子很麻烦,更麻烦的是,桑桑的心境受到极大干扰,再也很难维系自己的世界,窗外的空气里飘着游丝,宁缺知道那是裂缝。

  如果把这个世界缩小些,或者让这个世界里的物质更少一些,以桑桑的能力,或者还能维系更长一段时间。

  宁缺看着窗外若隐若现的空间裂缝,明白了清晨醒来为什么会感觉到分离近在眼前,沉默片刻后,牵着大黑马走出了木屋。

  没有清脆破裂的声音,只有迎面一阵微寒的风,他便回到了真实的世界,站到了真实的寒潭畔,回首望去,无路也无屋。

  他决定离开这里,离寒潭越远越好,离她越远越好,他明白了隆庆在那场战斗之前说过的一些话,原来他的寻找对她来说不是好事。

  然而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有人来了。

  那个人回到了潭边。

  “她在哪里?”

  观主看着他问道,神情平静,不急不躁,不愠不怒,仿佛一切都在掌握之中,就像水草在水里,潭影在潭间,天意在他胸怀。

  宁缺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抽出铁刀,向寒潭对面斩去。

  一斩便是数千刀。

  刀锋破空,化作无数残影,每道刀影,都是一道笔画,两道笔画,便是一个字,他的铁刀,瞬间便在寒潭畔,写出了数千个字。

  数千个“乂”字。

  他脸色苍白如纸,识海里的念力为之一空。

  无数凌厉至极的符意,笼罩住寒潭。

  观主脚下,有几根正在伸展腰肢的翠绿青草,悄无声息碎成无数屑。

  潭畔的寒树,无声无息间,化作无数残片。

  寒潭边的世界是一幅画。

  宁缺将这幅画切成了无数碎片。

  观主是画中人,如何自安?

  ……

  ……

  (这章主要是“人在做,天在看”六个字,微博上有位仁兄说:叫女朋友做爱的时候,总会想到一句话:人在做,天在看。([email protected]扎克)。我当时看到后,就想到宁缺和桑桑做的时候,那算什么?以前写过天人交战,天人合一,但我一直想让她看,人在做,天在看,好酷……本来是很长很仔细的描写,但大家清楚最近的情况,所以简而化之,留取其意,难免有些遗憾,我始终还是以乡土流小说家自居的。多年前庆余年里范闲和战豆豆那段,我写的很用心,我想用别的手法再用心一次,可惜了哉,最后的这些章,必须章章用心才对,明天见。)(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