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将夜 > 第六卷忽然之间 第一百一十一章 红了眼
  大师兄看着观主,平静说道:“走。”

  这个字是对宁缺说的。

  宁缺看着师兄的背影,想要说些什么,但知道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

  他猛地一夹马腹。

  大黑马低嘶一声,化作一道黑色的闪电,跃过那些乱石断崖,向着不远处的贺兰城狂奔,青狗化作一道青线,跟在后方。

  残破的山崖间,只剩下两个人。

  观主看着大师兄,说道:“殊为不智。”

  大师兄右手执棍,平举,礼数甚谨,很谨慎:“何解?”

  观主说道:“书院与昊天合流,战我道门?此为大不解。”

  大师兄说道:“道门都能背弃昊天……今年,什么事情似乎都可能发生。”

  观主说道:“你拦不住我。”

  说这句话的时候,一道清新的气息,从观主的身体里向四野散发,残破山崖,嶙峋怪石,荒漠枯景间,又有春意勃发。

  山崖外围还残着很多森林,原先寒潭四周却是寸草皆无,但随着这道清新气息的散播,有无数青草,顶翻上方的岩石,在风里探出身躯。

  青草间有别枝,那些枝头微微湿润,然后生出花苞,迎风招摇,便即散开,散成十余花瓣,瞬间,整片山野便又有万花盛开。

  观主要杀桑桑,便要越过身前的那根木棍,他为了那记挟山一击消耗了太多念力,想要破棍很难,至少也要很多时间,所以他决定直接离开。

  每朵花便是一扇门,他可以随意择一门进出。

  大师兄直接落棍。明明是一棍击下,却有万道残影。

  这根木棍再如何强大,骤然间分成无数,便会显得很淡渺,不过这已经足够。道道棍影轻触花瓣,并不是击打,更像是抚摸。

  那些野花,就像是含羞草,又像是微羞的少女。

  那根木棍,就像是大师兄温暖的手指。

  轻轻触着花瓣。轻轻抚着发畔,于是花便敛了,少女便转过头去。

  观主神情微凝,这根木棍能够做到这样的事情,没有出乎他的意料,关键在于。他能在满山满野的花里,找到那些真正的花。

  这说明至少在对天地气息的了解上,对方已经快要追上他的境界。

  观主看着举棍齐眉的大师兄,忽然消失。

  大师兄也随之消失。

  ……

  ……

  下一刻。

  观主出现在山崖间,凌空而飘,青衣飘飘。

  大师兄也出现在山崖间,踏崖石而立。棉袄轻摆。

  观主出现在东海畔,身后风暴大作,遮住烈日。

  大师兄也出现在东海畔,踏堤石而立,棉袄轻摆。

  观主出现在南海,碧海上渔舟点点,海鸥轻翔。

  大师兄也出现在南海,踏礁石而立,棉袄轻摆。

  无论观主去何处,大师兄都会同时出现。站在他的身前,手里的木棍齐眉而平,你可以去天涯或者海角,却过不了他,便不能近贺兰城。

  最后。观主回到已经不存在的寒潭畔。大师兄也回到了原地,两个人仿佛根本没有移动过,山野间的花还在烂漫着。

  “你能拦我多长时间?”

  观主看着远方山崖间快要接近贺兰城的那道黑线,问道。

  大师兄说道:“当年您最强时,我也能拦你七日,现在我比当年更强,您就算拿出那六卷天书,我也能拦你七日。”

  观主收回望向远方的视线,看着他平静说道:“李慢慢,你现在很自信。”

  大师兄说道:“我以往也很自信,只不过从来没有表现出来,现在要与您为敌,我必须更自信一些,如此才能胜利。”

  观主问道:“你觉得你很强?”

  大师兄说道:“我只是第二强。”

  他这句话里的第二强三字,指的不是小镇或村舍塾学里的第二。

  是世间第二,是天下地上第二人。

  像大师兄这样低调温和不争的人,说自己第二,那肯定就是天下第二。

  观主平静说道:“遗憾的是,我还是天下第一。”

  是的,这也是肯定的事实。

  自从夫子离开人间,入神国与昊天战后,观主便是天下第一,哪怕他被宁缺砍至半死,被桑桑变成废人后,依然是天下第一。

  大师兄和观主之间的这场战斗,便是天下第一和第二之间的战斗,问题在于,既然已经有第一和第二的分别,胜负似乎已经清楚。

  “七日,我只需要拦你七日,甚至更短的时间。”

  大师兄看着观主平静说道:“至于最后的胜负,我不在意。”

  观主说道:“为何?”

  大师兄说道:“七日后,小师弟就回长安了。”

  宁缺带着桑桑回到长安,无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但至少有一点可以推算出来,有了惊神阵的帮助,观主就算天下第一,也不再有意义。

  观主沉默片刻,忽然举头望向天空某处。

  那是东南方向。

  然后他说了一句话,很无头无尾的一句话。

  “我若成昊天,你在神国不朽。”

  天空深处,云层遮掩着的某个地方,或者在群山里,或者在小镇上,总之是在昊天看不到的地方,忽然响起一声清啸。

  那声清啸极长极亮,回荡在人间的天空里,显得极为欢喜。

  听着远处传来的清啸,大师兄神情微变,有些凝重。

  观主看着他平静说道:“得道者,多助,你和书院焉能不败?”

  大师兄叹道:“利益使然,与道字何涉?”

  ……

  ……

  听到这声清啸的人很多。

  贺兰城里的唐军,从先前那场恐怖的震动里醒过来,正在四处扑火,场面有些混乱。这声清啸响起,却让他们的动作都有些僵硬。

  因为他们都感觉到了这声清啸里蕴藏着的欢愉以及绝然,欢愉到了极致处,便是疯狂,绝然那是对除自己之外的任何生命的绝然。那是极度的自私。

  宁缺也听到了这声清啸。

  他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看着身前刚刚睁开眼睛的桑桑,低头在她额上亲了口,低声说道:“你先去,我一会儿就回来。”

  桑桑静静地看着他,不知道是重伤之余无力说话。还是不想说话。

  宁缺低头,不与她的眼神接触,解开二人间的系带,然后跃起。

  大黑马知道他的意思,继续向着贺兰城方向狂奔,如一道真正的箭。

  宁缺跃下马背。脚刚落在地面,便向后方狂奔而去。

  他的脚在坚硬的岩石上,踏出深深的足迹。

  坚硬的皮靴,迅速变成柔弱破败的丝絮,然后被风吹走。

  他像颗石头,被投石机砸出一般,轰向先前所在的那片山野。

  轰轰声响。是他的身体与空气磨擦的声音。

  他的速度快到难以想象。

  却依然慢了。

  当他奔回山崖间时,看到了一幕触目惊心的画面。

  观主与大师兄,正在花海间对峙。

  一棵青树破空而至,压向大师兄。

  大师兄以棍为剑,带动天地迎起。

  正是最紧张的时刻,彼此牵扯,无法擅离。

  这时候,却出现了第三人。

  花海里没有花香,却有浓郁的酒意,薰的人直欲沉醉。

  一名青衣文士。出现在大师兄身后。

  他的左手拎着只酒壶。

  他的右手从酒壶里抽出一柄剑。

  他一剑刺向大师兄的胸口。

  如果说观主天下第一,大师兄天下第二,那么他大概便是天下第三。

  他是真正的第三人。

  面对着观主和他的合击,尤其是如此阴险的偷袭,大师兄无法避开。

  鲜血飙射。落入花海里,将黄色的野花,染成了红色。

  宁缺看到的就是这个画面。

  他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

  他想破口大骂,却没有骂,只在心里默默地说了句脏话。

  他悄无声息,就像颗真正的石头,敛去了与空气磨擦的声音,不去看师兄背后流淌的血水,眉眼间冷漠的像寒冰一样。

  他的赤足踩在娇嫩的花瓣上,花瓣不碎。

  他来到青衣文士的身后。

  他没有抽出铁刀,因为那会被人感知,也没有用铁箭,因为那人和大师兄在一起,他要做的事情,就是偷袭。

  青衣文士神情骤变。

  毕竟是经历无数世事,境界极其高妙的大修行者,宁缺来的再快,再突然,再出乎意料,依然让他心境有所触动。

  青衣文士感觉到了危险。

  他的脸色变得很苍白。

  他抽剑,便准备离开。

  他是世间活的最久的两个人之一,那么,也就是最怕死的两个人之一。

  不要说身后偷袭他的那个人,能不能杀死他,只是想到有危险,他便想要走。

  大师兄不让他走。

  这便是书院同门的默契。

  他知道宁缺回来了,那么自己便要做些事情。

  大师兄半侧身,将酒徒的壶中剑留了下来,右手举棍,迎着观主的无量,左手自棉袄畔摆起,指向酒徒的眉间。

  天下溪神指。

  这是陈皮皮的打架本事。

  青衣文士一声怪叫,掩面而退。

  这一退退的极妙,避开天下溪神指,更关键的是,抢先把自己送进宁缺的怀里。

  主动与被动之间的差别极大。

  这一退,便至少能够让宁缺的杀势弱上三分。

  宁缺看着那道在大师兄体内弯曲的剑,想象着那种痛苦,再也无法压制怒意。

  他像石头一般,砸在青衣文士的后背!

  他环抱住青衣文士,向天空里跳去,然后狠狠向着那片山崖撞去!

  山崖越来越近,就在眼前。

  似乎要一起去死。

  宁缺管不了那么多。

  他的眼睛已经红了。

  被师兄后背流出来的血染红了。

  他杀红了眼。

  他对着青衣文士的耳朵吼道:“酒徒,我操你妈逼!”

  ……

  ……

  (我去洗个澡,然后再写第三章,会晚些。)(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