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将夜 > 第六卷忽然之间 第一百一十二章 来来去去
  先前大师兄来了,宁缺毫不犹豫离开,因为他要带重伤的桑桑走。这时候,他毫不犹豫地回来,不是反复,虽然他时常说自己是小人。那是因为他知道大师兄即将面临绝境。在这种情况下,他不得不回。不然即便回了长安,直至最后赢了这场战争,平了众生愿,师兄却不在了,他又如何能够安心地看那个人间?

  只是他没有想到自己依然回来的晚了,他没有听到观主说的那句话,自然没有想到那句话对酒徒的意义,他也没有想到像酒徒这种层级的大修行者,居然会如此无耻,会如此阴险地对大师兄进行偷袭。

  看到大师兄流血,看到那柄残留在他身体里的壶中剑,他仿佛感同身受,痛的愤怒到了极点,红了双眼,哪里还顾得了山崖近在眼前?

  他抱着酒徒,像块石头般轰向山崖。

  酒徒脸色苍白,做为无距境的大修行者,他最忌讳的事情,便是被武道巅峰强者或者像宁缺余帘这样的魔道强者近身,而此时,他被宁缺偷袭锁死,如何能够避开扑面而来的那道山崖?

  便在最后的生死关头,这位经历过永夜,对如何活下来拥有最丰富经验或者说智慧的大修行者,暴发出了罕见的能量。

  一声厉啸从他唇间迸射而出,天弃山脉里本已稀薄到了极点的天地气息,被他浩瀚的念力召引而至,层层叠叠铺在他面前的空气里。

  每层天地气息都很薄,比纸还薄,但无数层天地元气叠加起来,就像无数张纸叠加在一起。非但拥有了厚度,而且极能卸力。

  在如此短的时间里,酒徒召引并且重构了数百层天地气息,这看似简单,实际上展现了难以想象的强大境界!

  坚硬的山崖前方忽然出现一道无形的沼泽。

  宁缺抱着酒徒。像颗流火的石头,轰进了这片沼泽里。

  一声巨响,在山崖间响起,因为撞击不是很脆,所以不是轰的一声,而是嗡的一声。听上去就像是一把重锤,击打在厚厚的纸上。

  如果是那么厚的石头,或者也会被锤击碎。

  但如果是无数纸叠在一起,却无法击碎。

  酒徒闷哼一声,唇角溢出鲜血,打湿了那三缕潇洒的须。

  宁缺闷哼一声。脸色变得极其苍白,在燕境腰子海处被隆庆伤到的肋骨旧患,再次折断,胸口处的衣裳被血染湿。

  两个人都没有死。

  崖壁上出现蛛网般的裂缝,两个人便在网中央。

  宁缺一脚踏在崖壁上,踏出更密的裂缝,借着巨大的反震力。带着酒徒的身体,再次向着坚硬的崖石地面坠落!

  坠落之势极速!

  同时,他用双臂扼住酒徒的咽喉,骤然发力,前额狠狠地砸向酒徒的后脑,右膝阴险地提起,袭向酒徒的会阴!

  他最擅长近身战,生生打死阿打,轰死横木,直至在那条怒河畔杀死隆庆。他最后靠的都是身体,除了叶红鱼,根本没有谁是他的对手。

  问题在于,论修行境界,他与酒徒的差距极大。如果是正常的战斗,他连靠近对方身边都做不到,如何攻击?此时靠着偷袭以及大师兄那记天下溪神指的本命,他极难得地与对方靠在了一处,他当然要珍惜这种机会。

  珍惜,自然手段尽出!

  在向地面落下的数百丈距离里,足够他用铁一般的臂膀,直接把酒徒扼死,就算不能,他也要用拳头,把酒徒生生砸死!

  酒徒厉啸连连,左手里的酒壶骤然间变大,挡住宁缺扼住自己咽喉的手臂,右手自酒壶里抽出一把剑,从各种难以想象的程度,向着宁缺刺去。

  因为酒壶挡着,宁缺的双臂无法扼碎酒徒的咽喉。

  那只酒壶代表着无量境。

  同时,他发现自己的攻击,竟也无法触及酒徒的身体!

  因为那柄该死的剑。

  今日之前,很少有人知道酒徒真正的本命物不是酒壶,而是壶中的剑,今日他终于正式出剑,第一剑便重伤了大师兄,可以相见其强。

  崖壁间剑光乱闪,并没有纵横之意,只是显得格外犀利诡异,那些锋利的剑意,从酒徒自己的腋下穿过,甚至有的从他双腿之间穿过,刺向宁缺。

  宁缺袭向酒徒下阴的脚,被剑挡住,但他的额头,已经快要砸到酒徒的后脑,就在这时,酒徒的剑,又以一种奇异的方式到了。

  酒徒横剑,仿佛自刎,剑锋却自颈间掠过,妙到毫巅地刺向宁缺的眉心。

  面对这样一柄剑,任谁都要避,哪怕是本能里,看着眼睛里渐近的剑影,也会想避,但宁缺没有,因为他的眼已经红了,什么都看不到。

  他像是根本没有看到酒徒的剑,狠狠地砸了下去。

  啪的一声脆响,剑断了。

  宁缺的眉心被剑刺出一蓬血水,这一次,他的眼睛真的被染红。

  虽然受到了那道剑的隔绝,他最终还是成功地攻击到了酒徒,虽然最后残留的力量,已经无法直接将酒徒的头砸碎。

  酒徒暴怒厉啸,难掩痛楚。

  厉啸骤止,因为他们已经落到了地面。

  轰的一声异响,崖石乱飞,烟尘弥漫。

  宁缺的身体被震飞。

  烟尘渐敛,景象渐清,只见酒徒左手握着酒壶,酒壶半陷在坚硬的崖石里,他的身上到处都是血,尤其是后脑处,鲜血流淌不止。

  宁缺的脸上,身前,也都是血。

  两个人看着都极惨。

  酒徒看着他,唇角溢着血,眼神极其冷漠恐怖,看着实非人类。

  “你……居然……敢偷袭我?”

  他的声音也极其冷漠,仿佛不是人类。

  因为他此时已经愤怒到极点。

  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居然会被一个未能逾越五境的后辈。逼到如此狼狈的境地,更令他愤怒的是,自己真的险些被对方杀了!

  这一切,他认为都是因为宁缺是偷袭,不然凭什么?

  宁缺真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

  虽然他向来自称书院之耻。但也觉得对方太过无耻。

  偷袭……难道你先前没有偷袭我家师兄?

  “你……居然……敢偷袭我?”

  听着酒徒居高临下,冷漠愤怒而依然自恋骄傲所以断续的质问,宁缺的声音没有任何情绪,应道:“我还敢操你妈逼,又怎样?”

  ……

  ……

  能怎样?不能怎样。

  如今的宁缺,境界较诸世间最巅峰数人。仍然有难以逾越的距离,不在长安城的他,很难战胜像酒徒这种层级的大修行者,但是宁缺也有很特殊的优势,因为他入魔修行浩然气,更因为他与桑桑在佛祖棋盘里双修数千年。他的身躯格外强大,从脚趾头到腑脏,都很难被致命地伤害,当初在长安城头看着离去的桑桑,他想捏破自己的心脏都很困难,更何况是被敌人所伤?

  他还没有修到传说中的魔宗不朽,但现在的他就是蒸不烂、煮不熟、捶不匾、炒不爆、响珰珰一粒铜豌豆。你可以战胜他,却很难杀死他,所以他又可以是一块甩不掉、撕不落、可以和你死缠烂打到海枯石烂的牛皮糖!

  隆庆为了杀死他,准备了无数手段,最终也只把他杀到失血过多,依然未能成功,酒徒今日虽然展现了藏在箱底的诡异剑道手段,但真想把宁缺杀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如果他真的尝试。更是宁缺想要看到的画面。

  此时山崖间有四个人。

  观主、大师兄、酒徒还有宁缺。

  桑桑已经进了贺兰城。

  虽然没有人知道她为什么一定要入贺兰城,但很显然,她有信心,只要进入贺兰城,便能摆脱观主和酒徒的追缀。成功回到长安。

  “杀了她。”

  山崖间响起观主的声音,平静而坚定,没有任何犹豫。

  这句话是对酒徒说的。

  酒徒看了宁缺一眼,然后消失不见。

  宁缺忽然觉得有些寒冷,因为他看到了酒徒离去之前那个眼神。

  酒徒的眼神冷酷而残忍,意思很清楚,我现在就要去杀她,你又能做些什么?你只能眼睁睁看着她被我杀死。

  山崖间紧接着响起第二句话,来自大师兄。

  “走!带她回长安!”

  宁缺望向浑身是血的大师兄,看着他依然平静举在眉前的木棍,看着他身上那道残剑,不知该做出什么反应。

  他偷袭酒徒,只获得一半成功,接下来,他想的是和师兄联手,以生死悍意寻找机会,至少也可以保证桑桑平安远离。

  观主只用了一句话,便破了他的安排。

  观主站的最高,所以看的最远。

  现在山崖间最弱的一环,并不是宁缺,而是在山崖之外。

  现在最弱的,是昊天,是她。

  酒徒去杀她去了。

  宁缺能怎么办?

  留下来帮助重伤的大师兄,还是去救重伤的桑桑?

  顾此,便要失彼。

  大师兄又说话了。

  他也只用了一句话,便破了观主的局。

  “我不会死。”

  师兄从来不骗人。

  宁缺相信这点,也相信这个故事的结尾,自己不会哭着喊着说师兄你一辈子不骗人为什么最后要骗我,因为,大师兄真的不会骗人。

  他跳下山崖,向着贺兰城奔去。

  今日山崖间,他离开又回来,回来又要离去。

  人世间的事儿,往往也是这样。看似繁复,甚至无趣,却不得不做,因为无论离开还是回来还是再次离开,都有我们必须这样做的道理。

  ……

  ……

  (向大家汇报三件事情,又是三件事情,很重要,麻烦大家看到最后。

  一,关于某信的公众号的事情,我的号子是maoni1118,麻烦大家加一下,嗯,保持你我之间的联系,这个确实很重要,当然,也会有抽奖啦,小剧透啦,发红包啦,之类有趣的小活动。

  二,强烈推荐我们亲爱的沙包姐姐的“新书”:《异界之机关大师》,这个是亲情推荐,非常非常诚恳地请大家前去赏鉴。

  三,明天三更。

  嗯,我最喜欢最后这条,与昨天一样,特别风轻云淡说出特别牛逼的事情的风轻云淡的感觉。)(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