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武侠修真 > 极武箭尊 > 第511章 孤墓(二)
  那道劈斩而出的冷哼令陌北辰差点没吓昏过去,什么人能以一道冷哼造成如此威势,而且还是在被摩罗禅心塔镇压的情况之下,那是一道中年男子之声,肯定是孤墓无疑了,这特么若是在巅峰时期到底有多强悍,难以想象啊!

  陌北辰惊骇不定的看着三米外的一圈光雾圆环,只觉无比后怕,若非那光雾圆环,那道劈斩似的冷哼恐怕当场就要将他分尸,靠!

  铿铿!

  又是两道声波劈斩而出,却并无冷哼之声,依旧宛如刀锋一般劈斩在光雾圆环之上,陌北辰尽管早有防备,依然感觉难以承受,只觉身下与地面齐平的石墩都在震动,震得他浑身如同散了架一般,凝聚真气运转功法的速度顿时大降。

  狠狠吞了一口气,陌北辰摸出几枚丹药便吞了下去,其中更有三枚龙影丹,必须增强气血,否则自己非被震得像条死蛇一般瘫软在地。

  最令他难受的是那光雾圆环在被劈斩时不停上下颤动,好似将方圆三米内的空气都搅动得风起云涌一般,令他气息很难稳定下来。

  铿!

  又一道声波再度劈斩而出,陌北辰只觉周身骨骼都在咔咔作响,不要命的催动功法抗衡中‘铿嘡’一声幻出了刀锋之翼将躯体紧紧裹住,他生怕自己被震得一下坐不稳瘫倒在地。

  “刀锋之翼,嘿!”一道略带磁性的中年男子之声从黑水中透出,虽非劈斩而出的声波,但陌北辰却觉得这略带磁性的声音无比的阴沉,在透出水面后传入自己耳中时,浑身都‘唰’地凉了一下,仅仅五个字的一句话,似随口而出,在一句说完后,他只觉浑身冰凉。

  而那绝非错觉,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那话语带着实质般的阴沉的寒意。

  “小子,是苟閄让你来的吧?”男子声音再度传出,陌北辰紧咬牙关不敢答话,浑身都在慑慑发抖,连腹诽苟閄的闲心都没有了,眼下的局势已经骑虎难下,因为苟閄曾说过,一旦石墩陷入地面形成光雾圆环,便无法撤离了,必须在此地呆够四十九天。

  他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就算是骗他的,此刻他也不敢动弹丝毫,一则是要一心运功抗衡那阴冷如实质的诡异声音,关键是他很清楚,眼下只要一失去那光雾圆环和石墩的庇护,那声音便能直接要他的命,能走吗?

  刀架在脖子上他也不敢走啊!

  这时,那男子的声音忽然变得平淡无奇起来,没有了实质寒意和阴沉,道:“小子,这等年纪有此身实力很不错,比我那弟子关九渊也不遑多让啊,放松吧,你扰我在先,给点你教训而已,别以为这方‘佛趾泥’能护你周全,老夫要杀你有上千种方法。”

  陌北辰不敢松懈,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若此人便是孤墓,这等人岂能轻信,忽然来上一记劈斩冷哼,就算有石墩相护,恐怕也会被弄个半死,关键是刚才猝不及防中了凤妃雅那疯婆子的精神攻击,眼下定力颇弱,他不敢放松一丝。

  那男子声音又道:“小子,老夫见你亮出刀锋之翼便知是关九渊提起过的韩雨,不对,应该是陌北辰,关九渊听闻你击杀了韩雨的事后,经过分析便认定陌北辰就是韩雨,而且他不久之前才来过,知道你从凤妃雅口中骗取了血手门的武学,自然更加确定了。”

  见陌北辰一声不吭,那声音也不发怒,依旧平淡道:“陌北辰,既然你能替苟閄带来这方‘佛趾泥’,那肯定是听说过淮墟**的来历了,也应该知道老夫是谁吧?”

  那男子声音自问自答地道:“不错,老夫便是孤墓,苟閄如何说老夫不清楚,但应该都是事实,小子你且说说,老夫追寻武学大道可有错,别说什么天下苍生和什么一己私利之类的话,任何一个人选择步入武道,难道不是为了强大,不是为了攀至巅峰?天下武学何其之多,对老夫来说没有孰强孰弱之分,只有适不适合自己,我为攀至武道巅峰选择自己适合的路这算是私心,但有错?可笑!”

  孤墓嗤笑一声,道:“淮墟屏障破裂又不是老夫所为,它存在这个世界上,不是谁私有的,谁都有资格进去,即便老夫不破开封印进去,终究会有这么一个人出现,而在当时,知情者又有多少人没想过借此机会进淮墟,只是不敢而已,怪得了谁?听关九渊说过如今西北局势,你陌北辰杀了无尘道宗的人,祸水东引导致西北动荡,若是那什么赵飞鹤要杀你,你唯一的机会便是替我破开封印出能活命,你会怎么做?人不自私天诛地灭,不要说什么被逼无奈!小子你能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应该明白。”

  陌北辰依旧不说话,但孤墓的话还是听得一清二楚,心下其实颇为赞同。

  孤墓沉默了良久,又道:“陌北辰,苟閄能将‘佛趾泥’交给你来此,证明你这些年的机缘不浅,如果老夫猜得没错,你应该是想借与苟閄浅薄的交情来度过西北动荡之难吧,听关九渊说,西北如今没有通玄境武者,一旦赵飞鹤突破成功,以你曾经所为,自然也知道在劫难逃,苟閄作为守护者虽然强大无比,但他不会出手,别说你一个小小武者,就算是西北的人被赵飞鹤杀光,他也不会动丝毫恻隐之心,以关九渊所说,老夫估计,那赵飞鹤最多一年半就能突破通玄境,你没有任何机会。”

  又道:“在生命面前怎么选择,你是聪明人,无须老夫赘述。我孤墓倒是可以帮你度过此劫,你在苟閄处已经知道我曾经的实力,如今虽是被镇压封印,但一身武学却是点滴不忘,更在淮墟历经五十余年的生死磨砺,自有颇多武道精进的速成之法,一年半时间或许不能让你与通玄境的武者平分秋色,但在其手中自保还是能办到的,你信不信?”

  陌北辰自然相信,但没有任何心动,这种好事背后岂会没有代价,他很清楚自己付不起。

  孤墓笑道:“你在想要付出什么代价对吧?其实很简单,苟閄一定说过,让你以后将这‘佛趾泥’交给西南的侯禺,对吧?到时你只需见到侯禺时,替我带一句话就行了,考虑下吧!”

  这一瞬,陌北辰真的有点心动了。

  带句话而已,这……怎么想也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