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科幻灵异 > 快穿:我只是龙套 > 抱歉我不是侦探(六)
  陈奕回了警署之后,就开始摸排赫尔铭死亡之前所有接触到的人,一个一个的把他们叫到警署问话,顺便监听案发前死者所有的电话、短信,包括华光大厦的那些帮佣们的电话和短信,但是大家都很正常,电话和短信也都是一些鸡毛算皮的小事情。

  表面上看,赫尔铭真的就像是自杀身亡的。

  因为周围的人并没有去害他的理由和条件。

  凶手营造出这样一个假象是不是为了迷惑警方?

  可既然是迷惑警方,又为什么把所有的丙泊酚和医疗器具全部销毁掉,这就是最大的破绽,可这个破绽到底是给谁看的?是无意间留下的还是故意留下的?

  人做贼心虚的时候总会做出一点不同寻常的事情。

  陈奕已经确信赫尔铭是被人谋杀的,至于谋杀的人是谁,他一时之间却无法确定,虽然乔方和说起话来井井有条,情理得当,可是他却不敢相信她,包括那个看起来有些奇怪的医生费竣,他也派人严密的监控着他,总觉得作为一个医生,态度很奇怪。

  但是这样几天下来,还是没有找到有意义的线索。

  陈奕关注着琼斯公司的股价,损失这样一个金牌支柱之后,琼斯公司并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受到打击,股价反而呈现一种上升的趋势,就包括那场演唱会,琼斯可谓是谋取到一笔暴利他经手的案子大大小小的也数不清了,但凡这种谋杀的,凶手一般都是看起来最不可能的那一个,但一般也是获利最丰厚的那一个。

  他又想起和乔方和讨论的那个话题,赫尔铭的去世,目前看来,获利最丰厚的那个人好像就是琼斯公司赫尔铭的老东家。

  他沉默的思考着,决定去找法医谈一谈。

  抓起钥匙,往门口走去。

  却被人叫住了:“头儿,上头打来了一个电话,要你接一下。”

  陈奕做事的时候一向不喜欢被别人打断,听到这句话,就皱起了眉头,走过去,接了电话。

  等到陈奕从警署出去的时候,却觉得脚下的步子有千斤重,全身上下没有一点的力气,好像全身的血液都被人抽走了一样,他抬头眯着眼睛看着天空,蓝色的天幕上还有白色的浮云,可是陈奕只能看到满眼的晦暗。

  等到徐晚接到琼斯公司打过来的电话的时候,距离赫尔铭的死亡应过去了六天。

  打电话过来却是要她去跟赫骏泰先沟通一下,因为今天下午有一个新闻发布会需要他们两个出席在这种时候,开的新闻发布会,要她们出席,要干什么?

  她心里还存着疑惑,赫尔铭的死亡到底跟琼斯公司有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

  果然,上午见了赫骏泰,他已七十多岁了,头发花白,腰背却挺得笔直,眉眼冷峻,脸往下拉着,整个人有一种特别锋利的气质,看起来就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

  他哭哭啼啼的,说自己不该让赫尔铭涉足演艺圈,不该放任他不管,让他那么辛苦的赚钱,最后被活活的累死,说他不配做一个父亲。

  他是对着徐晚哭诉的。

  徐晚听到他最后一句话,很想接话说:“你的确不配做他的父亲。”

  他一把鼻涕一把泪,哭的很是心酸,身子都有些颤抖,看起来弱不胜衣的,很沧桑,白发人送黑发人的那种心痛被他演绎的淋漓尽致。

  徐晚站在一旁,冷冷的看着他,心底却没有半分的同情。

  他这样说,不就是承认自己儿子是自杀的吗?

  可是赫尔铭分明就是被人谋害的,赫骏泰作为一个父亲,连儿子的尸体和案件都没有了解过半分,就这么一口咬定说他是自杀的如果背后没有人指使,那赫骏泰可能天生就是一个畜生吧。

  身边不时的有人劝着和骏天,说人死不能复生,不要太过伤心,节哀顺变。

  赫骏泰也只是哭着,好像没有听进去。

  听着赫骏泰在发布会上对着一群记者叙述着他和赫尔铭的“父子情深”,徐晚只觉得一阵心寒,明明是至亲的人,却要这样虚伪,什么时候才能做到,伤心了就哭,开心了就笑,明明挤不出眼泪还要这样哀嚎,明明两人淡漠如水,却要在这里卖父慈子爱的梗,呵呵,轮到徐晚说话的时候,她并没有按照公司的意思,咬定赫尔铭精神状态不好,这次的死亡很可能是由自杀造成的,只是对着话筒说了一句:“很抱歉,在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我不能对这件事情做出任何的评价。”然后就起身离席。

  等到坐上出租车,徐晚打电话给陈奕,把琼斯唱片公司的这个处理方法告诉了他,然后说出她自己心里的想法,她觉得这件事情肯定给琼斯唱片公司有莫大的关系,不然他们也不可能这么大动干戈的这般安排。

  电话那边沉默了半响,徐晚才听到陈奕有些嘶哑的声音:“乔小姐,这件案子,已经不归我管了。”

  徐晚僵在原地,不知道该说什么,握着手机时间失了神。

  这是不是就意味着陈奕探查案子追根究底的这种作风已经引起了凶手的不满,所以,把他换了下去?可是乔方和在的时候,陈奕并没有被换下去,一直到最后负责这件案子的都是他。

  还是有些不一样了。

  但是琼斯公司的动作却给徐晚指明了方向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情最大的嫌疑人除了自己之外,就是琼斯唱片公司了。

  假如赫尔铭还活着,举办完这场演唱会,他就要会从琼斯唱片公司离开,退出歌坛,但是谁又知道他以后还会不会出道呢?出道之后是继续签约还是自己单干?这么多年闯荡下来,赫尔铭积累了不少的财富、人脉,名气,想要自己单干也不是不行而且演唱会的收入除去场地、人工费用,剩下的净收入是公司拿三成,赫尔铭拿五成,另外两成缴税。

  也就是说,琼斯唱片公司最后能在赫尔铭身上赚得钱并没有多少。

  但他死了,就不一样了,不止除去了一个隐形的对手,还大赚了一笔,利用人们对赫尔铭的喜欢和怀旧心里,以后还会陆陆续续的赚上一点,虽然娱乐圈更新换代很快,新人把无数旧人拍死在沙滩上,可是赫尔铭地位超然,粉丝无数,对一代人的影响并不是那么快能够别人忘记、被人替代的。

  徐晚越这样想,就越觉得顺理成章。

  而收买赫骏泰那样贪心的人、收买警署那边的人

  非大富大贵、权势熏天的人不能做到。

  可他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入室杀人却不露一点的痕迹

  除非买通了清扫的阿姨和菲佣、以及四个保镖

  徐晚的心一片冷寒,身边的人一个也不能信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