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油灯下_第一百一十四章 踏上征途_玄幻奇幻 -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煤油灯下 > 第一百一十四章 踏上征途
  午饭之后,神仙阿婆又出门去了。

  我愤愤不平地说:“好呀,你们两个都有了脱身的理由了,我可怎么办?”

  水兵说:“你也说去你舅家玩儿啊。”

  我撇了下嘴说:“我跟我妈说,我要去草莓沟我舅家玩?她自己娘家在哪里她不知道?一出口就穿帮。”

  贺玄雅说:“你怎么一根筋啊,非要跟我说的一样啊,别提草莓沟行不行啊。”

  我说:“那找什么理由去呢?黄牙沟也没野草莓摘呀。”

  贺玄雅又说:“去自己舅舅家要找什么理由啊,你就说想去玩儿几天不就完了?”

  我使劲摇了摇头说:“那不行,我最不喜欢去我舅家了,这是我们全家都知道的,我现在突然说要去,大家肯定会怀疑。还有,我哥最喜欢和我三个表兄弟玩了,我说我要去,他必定要跟着一起去的。”

  水兵说:“那你就说跟着我去我舅家玩儿。”

  我噗嗤一声笑了,拍了一把水兵说:“你这是在逗我呢吧,你舅舅家就在北门外,早上去,中午就能回,我跟我爸妈说去北门外玩十几天?他们肯定会说我疯了。”

  水兵也噗嗤笑了,说:“跟你开个玩笑。”

  贺玄雅在一旁说道:“哎哟,水兵也会开玩笑了,不错不错。”

  我还在着急自己借口的事,叹了口说:“你们倒是给想个靠谱点的办法呀。”

  贺玄雅莞尔一笑,说道:“早就给你想好了,我怎么能只想自己不考虑你呢,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个团队。不管什么事,都要整体考虑。”

  我着急地问:“到底什么办法?”

  贺玄雅说:“你姐不是在市里读初中吗。我经常跟她通信,知道她今年暑假参加学校组织的全国初中数学联赛急训班,没回家。你就说你暑假里想要去市里看看重点初中是什么样的,你也想将来考到市里去读书,顺便还能看看你姐。你爸妈听了肯定高兴,一来,他们一直希望你好好学习,也像你姐一样,在学校里能成绩拔尖,但你一直心思不在学习上,成绩也不上不下的,这次你主动提出要去参观重点中学,说明你浪子回头了,二来嘛,他们肯定也想你姐,派你去看看她,也了了他们思念女儿的一桩心事。我敢保证,他们绝对二话不说就会答应的。”

  我一拍手大声说道:“这个主意好!小雅姐,你真不愧是学校里的智多星啊。”

  水兵却说道:“那高叔高婶会不会也要跟着一起去看元冬姐。”

  我说:“这个不用担心,马上到了收蚕豆的时间了,我们家种了那么多蚕豆,他们不可能抽出时间去的。”

  贺玄雅说:“那就这么定了,我们分头行动,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五天后一大早我们准时出发。时间就定在七点,地点嘛,在庄外大路口。”

  我想了想说:“庄外恐怕不行,我爸妈肯定会送我去汽车站,也一定会看着我上了去市里的班车才会回家的。不如在东门外的公路边集合,我等车子出了东门就下车。”

  贺玄雅说:“那也好。水兵,我俩就要早点出发了,从庄里,走到东门,也要四十分钟呢。我们六点就出发。小元,你就买六点半的车票。”

  ------------------

  五天后的早上,我还没起床,我爸就在门外喊:“小元,该起来了。不然赶不上车了。”

  我一咕噜爬起来,一看表,正好五点半。

  我穿好衣服,洗漱完毕,爸妈已经站在大门口等我了,每人手里提着一个大袋子,那是我提议他们给我姐做的花卷和油炸果子,因为我告诉他们市里不一定能吃到这些东西,我姐一定很想念家乡的食物,他们二话不说就做了两大袋。实际上,那是我给自己准备的干粮。

  坐上开往市里的班车,我爸妈看着车驶出了汽车站,才依依不舍地回去了。

  十几分钟后,车子就开出了城墙豁口,几个月前那里因为拓宽马路,拆掉了东门城楼。据说,很快就要拆西门了。我看着空荡荡的东门大道和两段残破的城墙,就像看到有人被削掉了耳朵一样,怎么看怎么别扭。一想到每天抬头就能看到的西城楼子也会变成这样,心里莫名其妙一阵难过。

  两三分钟后,车驶上了城外的主干公路,透过车窗,看到贺玄雅和水兵每人背着个大背包正站在路口朝车上张望。

  我站起身来,喊道:“师傅,停车停车。”

  司机不知道是没听见还是装作没听见,继续往前开。

  我赶紧跑到车子前面的驾驶座后面,又喊了一声:“师傅,快停车。”

  司机稳如泰山地开着车,并没减速,慢悠悠地对我说:“你这娃,上车前怎么不上好厕所呢?这车刚刚开出来,大家都是赶时间的,怎么好停下来等你一个人呢?你还是坚持一下,到前面镇上有人上车的时候你再去。”

  我急得直跺脚,嚷嚷道:“谁说我要上厕所了,我要下车!”

  司机愣了一下,向右打了一下方向盘,接着把车停在了路边。

  “又是忘带东西的,我提前说明白,下去后,只能再去买下一趟的票了,我不会等你的。”司机不耐烦地说。

  我说:“好好好,不要你等。”

  说着跳下了车。

  水兵和贺玄雅气喘吁吁地追了上来,弯下腰喘了两口气,水兵才说:“刚刚看见你在车里,车子却一直往前走了,我们以为你忘了今天的事,真的去市里看元冬姐了呢。”

  我笑着说:“你们把我想成健忘症患者了吧。走吧。”

  三个人沿着公路一直往南行走。

  大约走了一个小时,公路右边出现了一条石子铺成的大道,我看看远处的山峰,从方位上判断,觉得应该就是往西南大森林去的路。

  我说:“这应该就是进山的大道了,咱们向这边走吧。这边都是石子路,可没柏油路那么好走,你们俩能行吗?”

  贺玄雅说:“这才刚开始,要是连这样的路都走不了,那索性就不要去了。放心往前走吧,我绝对陪得住的你。”

  水兵说:“我也没问题。”

  对于我们这个年龄的孩子来说,这样的出行,一开始确实是轻松愉悦的。

  不知不觉中从上午走到了中午,又从中午走到了晌午。

  一路上经过了无数村庄,但越往前走,沿路的村庄越稀疏,道路也越来越小。

  直到经过了一个乡镇模样的地方后,就很少见到村庄了,宽阔的大道也变成了只能容两驾马车通过的山间道路。道路两旁长满了一人高的杂草和灌木丛,时不时会有一两片小树林。远处是大片大片远离人庄的庄稼地。

  经过我们看到的最后一个村庄后,大概行走了两个小时,太阳已经快落山了,但还没遇到第二个村庄。

  水兵说:“天快黑了,得找个地方过夜啊,不知道前面会不会有村子啊。”

  贺玄雅说:“我们走快点吧,前面应该有人居住的,天黑尽之前,一定要赶到前面的村庄,不然我们就要风餐露宿了。”

  我们三人加快了步伐。

  但直到太阳落了下去,四周黑透的时候,我们还是没碰到一家人家。

  我觉得再走下去,也未必能找到有人的地方,况且越靠近入山的地方,越有可能会有野兽出没,进山之后没办法,但至少第一天得在一个安全的地方过夜。

  我说:“我们就在这路边休息吧,我看前面有块空地,正好可以休息。”

  说着,朝前走了几步,来到那片空地上。

  我们放下行李开始生火。

  先用边上的干草点起火之后,贺玄雅看着火堆,往上面续草,我和水兵分散开来去找柴火。

  “快来看啊,这里有口井。”突然,水兵大声喊道。

  我和贺玄雅都朝他喊的地方跑去。那里果然有口水井,井很浅,水面上也没有漂浮着杂物,能清楚地看到满天星星的倒影,看样子水也很清。

  贺玄雅突然兴奋起来,她说:“有井,就说明附近有人生活。我们赶紧去前面看看,找个人家借宿一晚。”

  我们收起行李,把火灭掉,继续朝前走去。

  走了不远,果然见前面隐隐约约有房子的轮廓出现。

  走近了一看,还真是一个小村庄。

  我们走进了村庄,里面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动静,也看不见任何有亮光的地方,四周都是漆黑一片。

  水兵轻声说道:“这里怎么这么安静啊,每家好像都不点灯。”

  贺玄雅说:“可能是偏远地方的人睡觉睡得早吧,现在应该都睡觉了。”

  我说:“不应该啊,现在才刚刚天黑,怎么能这么早睡觉呢。”

  贺玄雅说:“那我们找一家去问问看怎么回事。”

  说着,直接朝边上一家的大门走去。

  走到门口后,贺玄雅轻轻用门扣子敲了敲门板。

  里面没有反应。

  等了一会儿,她又敲了一遍,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我走上前去,直接用手在门上“啪啪啪”敲了三下。

  照样没有一点动静。

  我弯下身朝门缝里看进去,里面一片漆黑。

  我大喊道:“有人在家吗?”

  同时,又重重拍了几下门。

  这时,我强烈渴望房里的灯突然亮起来,或者里面传出人声问道:“谁呀!”

  可等了很久,这两者都没有发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