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现代永利国际娱乐网站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九百〇四章 人生无处不岔路
  其实梓箐并没有跑远,而是沿着原主记忆中的路线,径直的朝郎家走去。

  因为是普通任务剧情,所以主神空间为了平衡玩家和剧情人物之间的权限,一般情况下,对玩家的特权进行了限制。

  也就是说梓箐现在并没有将自己本体属性值带来,也没有随身空间傍身,除了她的思想和技能外,她就是原主。

  这一点和上一个任务很相似。

  梓箐觉得这样其实很公平。因为随着玩家等级越高,拥有的手段越多,若是随便进入一个剧情世界都可以使用金手指,那种能力太逆天了,莫说是为一个普通人的人生逆袭,就算是推翻整个王朝也是很轻松的事情。

  普通的剧情世界,没有天材地宝,也没有妖魔鬼怪的存在,那些金手指用出并不是必须的。

  而不使用金手指,最后在任务评价的时候,会得到更多的奖励。

  梓箐跑下山坡,沿着一个方向发疯了的跑。她必须赶到郎府,她要见识一下秦瑶究竟是怎样一个绝色美人。会让一个那么家势显赫且有才华又风流倜傥的男人对她情有独钟。所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嘛。

  她说不要,郎羽平就能随便找个女人来引起她的注意力。说要,郎羽平就可以随意伤害别的女人来证明自己的痴情专情。妥妥的招即来挥之即去的忠犬男人呀。

  可是根据剧情的介绍,郎羽平又不是那种看起来没心机没城府没脑子的人,甚至在很多方面都表现出非凡的才能,如此还对一个女人那么痴情,没有原则的痴情,不得不让梓箐感到好奇了。

  其实原主卢芸很悲催的,因为她除了听过关于秦瑶的美名,还有在花轿抵达郎府大门,被狠狠当众羞辱一番见到那个传说中的秦瑶外,她并没有真正跟秦瑶接触过。至始至终。秦瑶都是站在高高的大门台阶上,而她处在下方,以仰望的姿势看着那一对“渣男贱女”秀恩爱。

  梓箐一边跑,一边将武术技能与身体融合。还好。原主身体很健康,融合速度比上一次快多了。

  越过田野,穿过山岗,跳过小溪,梓箐终于看到官道了。辨认了一下方向。然后朝郎府的方向走去。

  走了一会,路边遇到一个茶肆,梓箐到林中将自己头发拆下来,再重新绕了一个妇人发髻,有些凌乱,还有意无意地沾了根草在上面。

  脸上也抹上泥土,身上的衣服……也果断用泥土抹一遍。看上去脏兮兮的,颜色没有先前那么艳丽了。

  梓箐到茶肆去要了一碗茶,两个油饼,开始吃喝起来。吃饱喝足歇够。梓箐对茶肆大婶拿出一只银质发簪,说自己是去费城探亲的,没想到路上马车翻下山崖,幸好自己没事,却与丫鬟和车夫走散了……

  反正这样的借口从来就不会过时。大婶是一个心底善良的人,见梓箐的确是可怜,说茶钱不要了,又从筲箕里拿了两张油饼从旁边抽了张油脂包上,塞给梓箐。

  梓箐说道:“大婶,我不能白要你的东西。如果可以的话能否帮我找一件衣裳,这银簪子就算是酬劳。”

  大婶见梓箐的确是狼狈的很,说,等她一会。要回家去找找看。

  梓箐想了想,说,跟你一起去吧。

  大婶对大伯招呼一声,领着梓箐走了。

  他们的家就在翻过山头下的山坳里。刚一走近,梓箐就感应到一股若有若无的死气。这是因为她见过死人太多,所以让灵魂变得敏感起来。

  梓箐问道:“大婶。这里……是不是有人生病了呀?”

  大婶愣了愣,“大妹子是怎么知道的?”说罢叹口气,真是命苦呀,他们两人老来得女,视为掌上明珠,可是一年前赶庙会回来,路上不知道被谁推了一下,摔到山沟里,摔断了腿,从此就躺在g上。这一年多来他们可谓花尽了积蓄,四处求医,却没人能治好女儿的腿……

  而女儿也一天天消沉虚弱了下去,眼看着就要不行了。

  大婶说着话,眼眶红红的,可是干巴巴的,这一年多已经将一辈子的泪水流干了。

  梓箐心中唏嘘,天下父母心呀。

  大婶去给梓箐找衣裳,而梓箐说想看看她女儿。

  其实这里的习俗是很忌讳去看病人或者是产妇,觉得那很不吉利,会带来晦气。

  大婶想要拒绝,可是想想女儿一个人躺在g上那么久,平时她们要出去摆茶铺摊子,都没人跟她说说话,而这个大妹子看样子就是一个面善心慈的,说说话也好。

  梓箐进入房间,陈设十分简陋,但是收拾的规规矩矩干干净净的,没有意味。这对长期卧床的人能照顾到这个样子的实属难得。

  女子背上用枕头垫着斜靠在床头护栏上,听到有人进来,有些吃力地偏头看过来,见是陌生人,她神情立马变得有些紧张,连忙喊“娘”。声音细细的,就像是奶猫一样。

  大婶急急走了过来,一边安抚女孩,一边说道,“薰薰乖哈,这位婶子路上遇到点事,到我们家来找见衣裳,所以就来看看你,小河乖哦,你不是想知道山外面怎么样吗,你可以问问婶子哦……”

  说完,转过身,有些不好意思对梓箐。梓箐说道:“小河真乖,你放心吧,让我陪陪她。”

  梓箐来到g边,轻轻拉过小河的手,神情和蔼地跟对方闲聊起来,几岁啦,叫什么名字之类的。

  实际上是想把把脉,看看还有没有希望。

  脉搏有些微弱,可是却很平稳,说明她的身体其实没有大碍。而那死气应该是她的心里作用造成的。

  梓箐抬头四下看看,房间是收拾的很干净清爽,但毕竟终日不见阳光,又没人跟她说话,心里压抑是自然的。再加上双腿不便,来来往往那么多的大夫,都说不能治,让她渐渐的失去了生活的信心,产生了必死的信念。

  不过因为拖的太久,她的身体状况也非常糟糕,若是没有良方,最多不出半年就会死掉。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