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毒妇人心,有道是一日夫妻百日恩。【鳳\/凰\/ 更新快请搜索】欧颖,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如此无情无义,翻脸不认人……”

  梓箐神情平静地看着他说,看你能说出朵花来。每次都是这么两句话,每次都是“没想到你竟是这样的人……”,自己是什么样的人与你何干?!

  梓箐淡淡的应道:“我也没想到这么多年你一点都没变呢,我一直都是这样的,你想让我变成怎样的人呢?要怎样才能满足你们雷家对媳妇对妻子的要求呢?哦,我差点忘了,我们现在已经离婚了,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了,你们雷家对媳妇对妻子的要求又与我何干呢?”

  “你——”雷明语气一滞,怒不可遏,却又一幅十分痛心的样子:“是,我们现在是离婚了。你卷了雷家的财产在这里过的逍遥的很,我净身出户,我雷明现在是身无分文了,爸妈还躺在医院里,高利贷找我要钱,你还来这般逼我,你是存心想把我逼上绝路是不是?那么多年的夫妻情分啊,你到底还有没有点良心啊?”

  雷明手指着梓箐痛诉着,因为太过激动了,身体都在颤抖。

  这般说来好像真是她这个前妻太不仗义太绝情了。瞧瞧,人家都这般困顿了,自己怎能再去逼迫呢。

  雷明见梓箐始终悠悠然坐在那里,无动于衷,四下一看,正想着是耍横耍泼呢还是喝酒耍酒疯。

  梓箐轻轻站起身,两根手指搭在他肩膀上,看似一个轻飘飘的动作,却将他正欲站起的势头再次按了下去。

  “别急,你这般喜欢跪,喜欢用这种方式来胁迫我的道德和良心,那就继续跪着吧。正好,我也有些话不吐不快。”

  梓箐蹲下身子,与对方平时,凌厉目光直刺对方意识中心,声音清冷,像是具有某种魔力一般穿透对方的迷蒙意识层直达灵魂深处。

  “雷明,你怎么到现在还不明白,让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不是我,不是我欧颖。而是你自己啊!”

  “你想想,从我跟你结婚到现在,七年多时间,我为我们的家庭投入了多少?房子车子加起来一百多万,给你父母买养老保险二十多万,一家大小的生活开销,寒暑衣物,生病住院,还有给你父母的零花钱,平均每个月都是一万多。这些钱你可曾出过一分?”

  “一直以来你都说你生意不顺,你需要支持帮助,每次从我那里三万五万的拿,这几年少则几十万了。你可曾回报过一分?常言道: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可是我呢,我欧颖嫁入你们雷家便是当牛做马,全心全意的付出。可是你呢,你是怎么对我的?你们雷家人是怎么对待我的?你没有尽到夫妻之间相扶相携和忠诚的义务,你拿着我的钱去外面搞女人;你父母吃穿住都是我的却还到外面去摆弄我的是非!”

  “这样的家真的很让人寒心。这些年我为这个家庭付出的青春,精力,钱财,你可曾去认真计算过?你还想怎样呢?还要让我继续当你们家的佣人、奴隶,还是提款机?在你们雷家,我没有感受到一丁点家人的情义。你好生摸着自己的良心,你说,你可曾把我当作你的人生伴侣?可有对我真心过?”

  梓箐手指戳在那张借条的复印件上,“不用说,这张欠条并不是你真的借贷,而是随随便便就签下的吧?你真是傻啊,法律程序上只要证明你借贷的这些钱跟我没有丝毫关系,即便是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的借贷,我也可以不用负担任何责任的。当然,不管这欠条的日期是离婚前还是离婚后,我都可以找出不相干的证明。只是我有一点很不明白,为什么你就那么吃的准,用这么一张复印件来找我,跪下哭号一番我就会乖乖的拿钱给你?在你心中我是不是真的傻到你随便一跪我就会心软,然后无条件的把自己辛苦积攒的财富给你和别的女人去挥霍?”

  梓箐用上了精神压制和恫吓,每个字都直刺对方的识海中,所以不管他曾经如何对欧颖不在乎,把她的话当耳边风,但这次绝对不会。

  不过这样一来会对别人精神产生非常严重的影响,类似于精神蛊惑,很容易留下后遗症,变得偏执或者神经质。一般来说梓箐是不会轻易用上精神力压制的。

  雷明神情怔忡,他感觉脑袋里嘤嗡作响,他终于开始思考一个问题:是啊,为什么,自己为什么那么笃定她一定会不忍心看着自己去死,为什么一定会拿钱给自己呢?

  难道说在潜意识中她才是自己真正能最后去信任和依靠的人吗?

  不对,他明明更在乎的是顾艳,他给她买房子买车买名贵化妆品买名包…给她过生日过浪漫的节日…不都是想讨好她吗?

  哦,是了,自己曾经倾家荡产的给她那么多东西,现在自己有难,而且这欠条还是她在旁边鼓噪促成的,为什么不找她帮自己填上这个缺口呢?这些年给她的财物少说也有一百多万了吧…

  思及此,雷明精神恍惚地站起来,摇摇晃晃转身,顿了顿,用嘶哑的声音对梓箐说道:“…带好我们的儿子…”

  梓箐应道:“成成是我欧颖的儿子,自然会给他最好的教育。”

  雷明晃晃悠悠地走出两步,又顿住,“如果…如果我有什么,你能不能去医院看望我爸妈…”

  “呵,看来在你心里,我永远都是这么的善良啊。如此,我也奉劝你一句,就像那天她在我家门口朝我吼的一样,”梓箐顿了顿,极其认真的对雷明说道:“你已经耽搁了她四年多的青春了,能够不要任何名份的跟着你,这样的女人,你可要好好珍惜啊。”

  雷明身体一震,喃喃的问:“你…你不怨我了?”

  梓箐心中轻嗤,面上却是一副平淡的样子,“就像我以前说的一样,我们已经离婚,彼此都是自由人了,你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看在曾经夫妻一场的份上,我祝福你。”

  “阿颖——”(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