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生死局 > 第一百二十九章:A计划
  到了晚上九点多。顶点

  秦越喂饱了吸血蚊子,这才决定由石涛去弄爆发电机,他和苏楠去救人,而石涛蹑手蹑脚来到发电机旁,看到一旁守夜的外国佬,偷偷将外国佬手里的枪拿了过来,然后打晕了打盹的外国佬,自己将发电机的总闸掰断。

  “什么情况?”

  黄毛鬼猛地醒过来。

  他看到发电机里冒火-星,顿时发飙,而石涛将发电机弄爆了后,自己则拿着枪跑了一公里,在那放了一枪,为秦越和苏楠争取时间。

  而这边秦越和苏楠趁乱,割了光头和腿瘸子的绳子,拍醒了两个人,而光头看到秦越,眼睛顿时瞪大,好半天,他才结结巴巴道:“你……你还活着?”

  这不是废话吗?

  秦越强忍着不去翻白眼。

  剩下精英男,秦越决定自己去救,苏楠让他心,秦越打了个k的手势,便进了帐篷里,可就在他撩起帐篷的一瞬间,一把刀抵在他脖子上,那他转过头一看,发现身后的人就是一个月前在盘口戏耍他的人,看到这个人,秦越肚子里的火立马冒了出来。

  “你果然没死。”

  “你他妈到底是谁?”

  秦越盯着他含笑的眼睛。

  老茶收起手里的刀:“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你是谁,秦越,没想到这兜兜圈圈你又回到这来了,不过这样也好,你该承担的责任一样也不能少,而我们也可以从你身上得到我们想要的东西,这样其实挺公平的。”

  公平个屁。

  秦越心里暗骂。

  “给我看看你后背。”

  老茶沉默了一会对秦越说。

  秦越当然不肯,可被老茶反扭着胳膊,整个人动弹不得,而外套和背心被撩起,露出整个后背。

  妈的,这他妈耍流氓呢。

  就在秦越要反攻时,老茶忽然松开他,脸色白的像鬼,他嘴唇哆嗦着,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秦越看到他这幅表情,心里有些爽歪歪,谁让这鳖孙不经过他同意揭他衣服的,这叫什么,报应,老天爷的报应。

  “果真是你。”

  老茶像是丢了魂一般。

  而秦越试探着推了推他,可老茶没反应,他呆滞地看着秦越,眼珠子动也没动一下,这个表情太他妈惊悚了,秦越一时之间没了主意。

  “给我抓住那个死胖子。”

  忽然黄毛鬼的声音在外面响起,秦越这才反应过来,然后找了个地方藏了起来,刚藏好,黄毛鬼骂骂咧咧走了进来,看到老茶一脸呆滞的样子,他一巴掌扇了过去,这才将老茶打醒。

  “你怎么回事?”

  老茶脸色依旧很白:“没怎么。”

  “老子一定要宰了那死胖子。”

  黄毛鬼一屁股坐在行军床上,气得咬牙切齿,这仅剩的一个发电机被搞坏了,而且这样一来电子设备都用不成了,这样下去,那他还没地方就损失了一百多万,不行,不能再继续下去,必须想办法。

  他看向老茶,问该怎么办。

  可老茶耷拉着头似乎没听见他说的话,他又问了一遍,老茶这才抬起头,茫然地看着他,比黄毛鬼还没主意。

  黄毛鬼骂了一句废物。

  他撩起帐篷气哄哄出去了。

  看到黄毛鬼出去了,秦越这才钻了出来,而老茶看到他的一瞬间,眼底闪过一丝慌张,秦越奇怪地看着他,而他愣了一会儿,便拽着秦越到了另一个帐篷里。

  “你不是死了吗?”

  精英男惊讶地看着秦越。

  而秦越实在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怎么都说他死了?

  老茶将裤兜里的瓶子递给秦越,然后看了看外面,让秦越和精英男赶紧走,秦越有些怀疑他此刻的用意,可精英男不管老茶到底在打什么主意,直接说了声谢谢便拽着秦越出了帐篷。

  两个人快速窜进林子里。

  看到他们走了,老茶这才松了一口气。

  “该来的终究是来了。”

  他摩挲着手心的伤疤感慨道。

  林子里。

  秦越和精英男跑出五百米远,看不清那帐篷顶,这才停了下来,两个人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好一会儿,两个人这才缓过劲来。

  “你不是死了吗?”

  “谁他妈告诉你老子死了。”秦越白了精英男,忍不住骂道:“老子活的好好的,谁他妈造谣,这不是缺德吗,再说了,你们哪只眼睛看到老子挂了……”

  “我们都看见了。”

  精英男直接打断他。

  听到这话。

  秦越有些懵逼:“到底什么情况?”

  精英男虽然还没搞明白情况,可看到秦越真真实实在他面前,他这才压下心里的疑惑,一五一十给秦越说起一天前的事。

  原来黄毛鬼他们走的是最安全的一条路,那条路从古到今一直有人走,所以他们没有损失多少人,原本他们可以一直走到入口,可中途遇到几个贩茶的,因为发生几句口角,贩茶的立马抄起家伙要生事,黄毛鬼当然不干,两伙人打来打去,自然打死了几个人。

  贩茶的一见打死人了。

  他们立马掏出一根奇奇怪怪的笛子,使劲吹了吹,没一会儿,几条碗口粗的大蛇便冒了出来,黄毛鬼的人虽然经验丰富,可还是死了两个人,最后他们一路逃到了下埠,在那里遇到了光头他们,光头他们已经累得半死,所以黄毛鬼让手底下的人将两个人揍了一顿。

  “这和我死不死有什么关系?”

  秦越听到这里,脑子还有些迷糊。

  精英男让他别打岔。

  他喘了一口气,继续说:“老大说你中毒了,应该挨不过一天,而我们见到他时已经是两天后,再者,老大说他看到了你的外套,上面血迹斑斑,而且衣服上有好几个血窟窿,所以他猜测你……”

  “猜测我死了?”

  秦越郁闷地看着他。

  精英男点了点头:“红斑蝮蛇的毒不比其他蛇毒,只要被它咬一口,就算最后解了毒,那也有后遗症,而且这个后遗症可大可,我们之所以认定你死了,那是知道红斑蝮蛇的厉害,不过,现在看到你活的好好的,我这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原来是这样。

  怪不得光头看到他,就一副见鬼的表情,原来这里面还有这么个事。

  两个人靠着树干休息了一会。

  想起老茶。

  秦越问精英男:“对了,那个老茶是怎么回事,他怎么跑这来了,而且我在北京城时被他耍了一顿,差点点了盘口的荒灯,而且因为这,我欠了东爷一千多万。”

  “一千多万?”

  精英男也愣住了。

  他咽了咽口水,看向秦越问:“你到底点了什么东西,能值这么多,该不会是慈禧太后嘴里的夜明珠吧?”

  “是个印章。”

  说起这,秦越也郁闷。

  听到印章两个字,精明男眼睛忽然一亮,他心里的念头一转,然后半调侃半试探道:“什么样的印章能值一千多万,我之前在湖西拍了一块黄公的松山印才两百万,你这竟比我那块松山印多出五倍,秦越,该不会那是秦国玉玺吧?”

  “就是块破玉。”

  “什么料子?”

  “像是和田玉,上面刻了四个字。”

  精英男继续问:“是阴刻纹,打眼一看没什么特别,可在灯光下,那几个阴刻纹是四个鬼,中间是蛇头对不对?”

  “你说反了,四周是四个蛇头,中间是一个鬼,而且这四个字是反刻的,是规规矩矩的阴阳刻,六爷说了,这印只有我能碰,而其他人碰不得。”

  “果然如此。”

  精英男了然地点头。

  听到这话,秦越这才反应过来刚才被精英男套路了,不过他留了个心眼,将最重要的信息没说出来。

  两个人相顾无言。

  大概过了半个时,秦越站了起来,仔细听了听黄毛鬼那边的动静,发现那边吵吵闹闹,像是过年会一样,而精英男也凑到他旁边,从上衣兜里掏出一个高倍夜间望远镜,他看了一会儿,脸上忽然有些呆滞,秦越问他看到了什么,他看了看身旁的秦越,又看了看营地里的那个人,最后他将望远镜递给秦越,有些结巴道:“秦……秦越,我怎么看到了另一个你……”

  另一个他?

  这怎么可能。

  秦越接过望远镜,然后看了过去,这一看他浑身的血液顿时凝滞了,脑子嗡嗡作响,这一刻,他想到了石涛和苏楠,想起后面可能发生的事。

  “是不是你?”

  精英男着急地问。

  秦越手在抖,而且嘴巴也上下碰撞,他脑子有些空白,搞不清到底怎么回事,另一个他,那现在的他是谁,难道从一开始他就是假的?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他用力扯了扯自己的脸,会疼,那就说明他是真正的秦越,而对面的事有一个假冒他的人?

  “我都糊涂了。”

  精英男揉了揉眉心说。

  这两个秦越,到底哪个是真的?

  而秦越继续观察着对面,发现那个和他一模一样的家伙窜了几下,便没影了,等他再去看时,石涛和苏楠他们着没影了,最惊悚的是,黄毛鬼他们也不见了。

  我去,大变活人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