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现代永利国际娱乐网站 > 神棍小村医 > 第1056章 一起坐车
  方小宇飞快地追了上去,三两下便追上了那位假律师,一把拎住了那家伙的衣领,将他再次押上了车子,带到了谢庆芳的面前。

  “把钱交出来!”方小宇朝他大声喝了一句。

  “交什么钱?”假律师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摆出一副吊儿郎当的姿态。

  “啪!”方小宇直接一耳光扇了过去。

  “敢打我?”假律师摸了一下脸,咬了咬牙,握紧拳头朝方小宇的身上砸了过去。

  方小宇轻轻一让,直接一个擒拿手,将对方牢牢地拿住了。

  这时,先前挨打的高个子、光头佬和妇女还有矮个子,都站了起来。显然这些人是一伙的。

  他们的目光落在了方小宇的脸上。

  “放开他!”

  高个子从腰间摸出一把匕首,对准了方小宇。矮个子和光头佬二人也都一个个掏出了家伙,纷纷朝方小宇的身旁围了过去。

  见状,谢庆芳吓得不行,连忙劝阻方小宇。

  “小宇,算了,这五百块钱,我不要了。”

  “没你的事!你先歇一会儿。我来摆平。”方小宇挺身朝前走了一步。

  车上的人,一个个都为方小宇担心起来,好心的乘客们,一个个都劝了起来。

  “算了吧!小伙子,他们有家伙。你打不过的。”

  “是啊!这伙人心狠手辣,忍一时风平浪静。”

  方小宇淡然笑了笑道:“我就喜欢玩这种狠的。来吧!”

  说着,他暗中提起了雷气。

  “去死吧!”

  高个子挥舞着手中的刀子,对着方小宇的身上扎了过来。

  “想要我死的人,还没有出世!”方小宇用手轻轻一拍,便将对方的刀子拍开了,紧接着,他用快打法,“啪”地一声,直接把这家伙的手骨打脱臼了,痛得高个子“哇哇”地叫了起来。

  “来啊!一起上吧!”方小宇又往光头佬的身旁冲了过去,一阵快打后,又将这两人的手骨给打脱臼了。

  那名妇女见方小宇把光头佬的手打断了,连忙跑过去,抱着他的断手,哭了起来。

  “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把我老公的手打断。”

  说着,这女人又往方小宇的身上扑了过来,张开嘴巴就要咬他。

  “女骗子,别和我装可怜,信不信我把你的手也打断了。”

  方小宇大声喝了一句。

  “打啊!有本事你就来打啊!”妇女扯着嗓子大声朝车上的人喊了起来:“来人了,非礼了。这男人要摸我啊!”

  说着,她便拽住了方小宇的手,往自己的胸怀里摸去,与此同时,把胸口的衣领解开了,露出胸前白花花的一片。

  方小宇低头朝这女人的胸口瞄了瞄,冷笑一声:“都下垂成这样了,还好意思露,不要以为,不要脸就真的无敌了。在我这儿行不通!对于骗子和小偷不敢男女,绝不手软。”

  说完,他用手一扭,便将妇女的手腕拿脱臼了,痛得女人的眼泪,在眼圈里打转。

  “哎哟!痛啊痛死我了!”妇女满脸痛苦地叫了起来。

  那名矮个子见了,吓得转身便跑。

  方小宇朝他大声喝了一句:“回来!”

  矮个子早已被方小宇生猛的打法给吓怕了,只好乖乖地回到了方小宇的身旁。

  “你帮这女人把衣服给扣上吧!”

  “是!”

  矮个子小心翼翼地帮妇女扣衣服。

  他心里十分紧张,手不停地颤抖着。可越紧张,手就抖得越厉害。也不知这家伙是有意还是无意,一下手滑,摸到那妇女的翘峰上去了。

  “矮子,你个蓄牲,连你嫂子的胸也敢摸,看我回去不打死你。”光头佬见矮个子的手,在自己老婆的胸前,蹭了两下,不由得破口大骂起来。

  “大哥,我也不想啊!可是我,我一看到嫂子,心里就发慌。”矮个子的手比先前抖得更厉害了,正说着,又不小心滑落在这女人的洁白的胸口。

  妇女见状,也生气地朝矮个子骂了起来:“死矮子,你能不能快一点,你是不是想让嫂子的身子,全让人看了啊!哎哟痛死我了。”

  方小宇朝这女人瞟了一眼,冷笑道:“你也会怕了羞啊!这衣服可是你自己脱的。”

  说着,他又拽住了女人的手“啪”地一声,又帮这妇女把手骨接回去了。

  旋即他,又掏出手机,朝妇女大声喝了一句:“报警,就告诉警察说,这里有诈骗,被人发现了。抓住了四名诈骗犯。”

  “帅哥,能不能放过我们。”妇女当场在车上跪了下去。

  “放过你,还去祸害其他人是吧!”方小宇朝这女人喝了一句,将手机夺了回来,自己报了警。

  不一会儿,警察便来了,几名诈骗犯开始还百般抵赖,说是方小宇打断了他们的手。要先去看医生,再去警局。

  方小宇来了个现场接骨,几名骗子还想再说什么,方小宇作出一副再要打人的样子,吓得那些骗子们,一个个不敢再吭声了。

  警察让几名骗子,把钱退了,便押着他们上了警车。

  “小伙子,谢谢你。要不是你,我这五百块钱可就要不回来了。”谢庆芳的母亲千恩万谢。

  “嘿嘿!谁让我们是同学呢!”方小宇笑着答了一句。

  正说着,车上的乘务员大声喊了起来。

  “车子要开动了,没买票的请买票啊!”

  闻声,谢庆芳的母亲,笑了笑朝谢庆芳道:“阿芳,我下去了,路上小心一点,有什么事情,多和你的这位同学商量商量。这小伙子人不错,值得交往。”

  “妈,你说什么呢!我,我们是同学。”谢庆芳满脸通红地答了一句,目送着自己的母亲下了车。

  不一会儿,车子开动了,谢庆芳特意挪了一个位置,在方小宇的身旁坐了下来,开始与他聊了起来。

  原来,谢庆芳和自己母亲在省城打工,这次她临时有事,要回云城一趟,再回龙县。

  一路上,二人有说有笑,聊着在中学时的一些趣事,不知不觉,便到了下午,车子已经进入了云城。

  “小宇,我先下车了。我去云城办点事情,过两天再找你。”谢庆芳朝方小宇点了点头,转身便下了车。

  车子再次启动了,方小宇朝身旁一望,见谢庆芳的包包忘记拿了,便大声朝司机喊了一句:“等等!停一下。她的包忘拿了。”

  司机将车停下,他拿起包便下车往谢庆芳追了上去。

  “你的包!”

  “小宇,太谢谢你了。要是这包没带,今晚我就没地方住了,身份证还在里头呢!”谢庆芳微笑着接过了包,很快便又指着,已经开走了的车子大声喊了起来。

  “不好,小宇,车子开走了,你的包还在车上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