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现代永利国际娱乐网站 > 神棍小村医 > 第1605章 透视与斗法
  ,

  “你要和我比透视?”黑衣保镖的脸色中,掠过一丝不屑,冷笑道:“我从三岁开始,便拥有了透视功能。你和我比,只怕会输得你连裤衩都不剩。”

  保镖说这话的时候,不经意地用手轻抚了一下小腹处。

  方小宇聚目一瞧,心中暗自狐疑。起初,他以为这家伙肚子痛,可用透视眼一看,这才发现,这名黑衣保镖的膀胱处,已经积满了液体。

  “原来是尿急了啊!”方小宇心中一阵狂喜,已经想到了整治这名黑衣保镖的办法。

  他笑了笑道:“我不和你比透视。但我要验证你的透视是不是真的。”

  “废话少说,你要我看什么,尽管开口便是,我分分钟证明给你看?”保镖生气地朝方小宇喝了一句。

  方小宇笑了笑道:“只要你站在这里,可以看到前边桌子上箱子里的东西,我就认输。自觉退出今晚的交流会。”

  “好,小子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还不待黑衣保镖回答,一旁的司马孟超便抢着答了一句,旋即又朝手下的黑衣保镖使了个眼色道:“阿威,与他斗。把这小子给我比下去。”

  “是!”黑衣保镖点了点头。

  方小宇暗自笑了笑。

  他在说话的同时,已经对着地面撒了一些致幻药,并暗中放了飞蚊蛊,用脚代手书写了一个迷魂符。

  一个简易的阵法算是布置成了,虽然效果不会很理想,但迷人魂分把钟,还是没问题的。

  飞蚊蛊和致幻药有一个特性,就是急什么,便会出现什么幻觉,好色的人出现美女。好财的人出现钱财。尿急的人,自然就是出现厕所和便池了。

  想想,接下来,黑衣保镖将会当众出丑,方小宇就忍不住想笑。

  黑衣保镖,并不知道,方小宇暗中做了手脚,一脸得意地来到了方小宇的面前。

  “小子,有什么好笑的?呆会儿会让哭。”黑衣保镖扬起脸,朝方小宇喝问道:“你说的可是前边那一个装饮料的箱子?”

  “没错。我要你说一说,里边放了几瓶饮料。”方小宇十分镇定地答道。说话的同时,已经暗用意念,催动了飞蚊蛊。

  随着一阵意念的沟通后,飞蚊蛊与致幻药,以极符力,三重功效同时发威。

  只见那名黑衣保镖用手揉了一下眼睛,旋即便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

  台下的观众们,一个个瞪大了眼睛,观望着这位年轻又帅气的保镖的精彩表演。

  尤其是一些年轻女子,带着崇拜的表情,大声尖叫起来。

  “帅哥,加油!”

  “我们挺你。”

  可惜,此刻的保镖,完全被迷失了心智。根本就听不到这些美女们的喊叫声。

  陡然间,忽见这家伙,将拉链扯了下来,对着台下的众人“哗啦啦”地尿了起来。

  “啊!”

  “妈呀!怎么可以这样。”

  “丑死了!”

  “真不要脸!”

  那些富家千金们,一个个吓得花容失色,大声尖叫起来。

  一富阔太太们则没好气地破品大骂。

  望着保镖如此无礼的一幕,一旁的司马孟超生气地朝保镖喝了一句:“混蛋!你这是做什么?这是舞台,可不是厕所。”

  “爽!妈的都快憋死老子了。”黑衣保镖一边抖动着身子,一边面带笑容地叫了一句。

  台下的一片唏嘘。

  “啪!”

  情急之下,司马孟超快步走过去,对着自己的保镖,一巴掌打了过去。

  随着的一阵清脆的响声后,保镖立马清醒过来。

  他用手摸着火辣辣的脸蛋,惊讶地朝司马孟超喊道:“司马先生,你为什么打我?”

  “王八蛋,你看你做的啥事?我让你比透视,你怎么在舞台上撒尿?还不快给我滚!”司马孟超朝他大声喝了一句。

  一听这话,保镖这才反应过来,低头一看,果真见自己那地方正凉快着,不由得一阵脸红,立马将拉链扯了起来,提着裤子,慌乱地跑下了舞台。

  望着自己手下离去的背影,司马孟超仍旧不解气,对着他后背破口骂了几句。

  很快,他的目光,又落在了方小宇的脸上。

  方小宇耸了耸肩膀,微笑着朝司马孟超道:“不好意思,司马先生,看来让你失望了。没想到,你的保镖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小子,你……”司马孟超用手指了指方小宇,想要说点什么,最后却只是“哼”了一句,便气呼呼地转过身,回到了先前的位置。

  此时主持人已经叫来清洁工,将地面拖干净了。

  方小宇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今天总算出了一口恶气。司马家族,再也不敢小瞧他了。接下来,他得把驴皮拿回来。

  正当方小宇心中有些飘飘然时,他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掏出手机一看,是龙县老妈打来的。方小宇立马接通了,喂了几句,却听不清电话那头说的什么。

  他只好拿着电话,心急地朝一个角落走去。

  此时的司马孟超,喘了几口粗气后,也已经冷静下来。

  他再次来到了舞台前,拿起话筒朝众人解释道:“对于刚才的事情,实在是抱歉。这事,我有必要解释一下。人的透视功能,并不是无穷尽的,而且是一件非常消耗精力的事情。也正因为如此,刚才的那位保镖,表演透视的时候,才出现了幻觉。在此,我代表他向大家说一声对不起。”

  说着,司马孟超先生,便向众人鞠了一躬。

  起身后,司马孟超的目光落在了梁少的脸上。

  对于这一块宝血驴皮,他也不好说什么了。刚才为了力挺梁少,自己的手下,被方小宇整得丢了这么大的脸,这事想想他就心气。

  思考数秒后,司马孟超淡淡地朝梁少瞟了一眼,小声道:“梁少,宝血驴皮的事情。你恐怕得给大伙儿一个明确的交待才行。要不然,今晚我们这交流会都没法开了……”

  司马孟超的意思很明显,希望在这时候,梁少能够站出来给一个明确的态度。

  闻声,梁少,脸色是青一阵白一阵。

  这时,枯木大师上前一步,小声朝梁少道了一句:“梁少,姓方那小子走了。”

  “什么走了?”梁少心中一阵狂喜,朝四处望了望,果真没有见到方小宇,便得意地朝司马孟超道:“司马先生,没有什么好怕的。那小子自知理亏,已经走了。你看,现在连人影都瞧不着了。”

  “真的?”司马孟超朝四处扫了一眼,脸色中立马掠过一丝兴奋的表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