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现代永利国际娱乐网站 > 神棍小村医 > 第1618章 前来拆台
  冰川海笑了笑,把刚才方小宇力争宝血驴皮的事情说了。

  说罢,他望着,正在舞台上,准备炼丹的方小宇悠悠地叹了口气道:“此子不一般,天赋禀异,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可惜为人太狂傲了。老夫本想,用高价买下宝血驴皮。可这小子竟然丝毫不把我放在眼里,压根就不给机会和我谈驴皮的事。”

  “哦!还有这样的事情?”唐老听了方小宇的话,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

  这时,他身旁的那位西服中年男,生气地接了一句:“冰先生,你看要不要,我去好好的教训一下这小子。”

  说这话的时候,西服中年男,将手捏得咯吱吱作响。

  见状,冰川海先生,连连摆手道:“这位兄弟,你千万不可乱来。这姓方的小子,可不是一般的人。他不仅仅精通医术,更要命的还是一名金丹期高手。”

  西服男淡淡地瞟了一眼道:“我不和他比功夫,只和他斗炼丹术。我看这小子多半是个骗子。”

  冰川海笑了笑朝中年男子劝道:“我建议你们还是算了吧!此子吃软不吃硬。千万别和他正面交锋,要不然会有苦头吃。”

  闻言,唐老狐疑地朝方小宇扫了一眼,打量了一番后,带着几份不屑的神情道:“冰先生,有一句话说得好,江湖越老,胆子越小,我看这话,正适合你当下的心境。想不到堂堂大富豪,竟然会怕了一个毛头小子。冰先生,你变了!”

  说到这,忽见唐老站了起来,身旁的中年西服男道:“贵藏德!走,我们过去看看。今天,我倒要看看这小子,到底有多牛逼。我就不信,一个二十来岁的毛头小子,能够炼出什么花样来。”

  “走!”贵藏德中年男子,自信满满地答了一句,旋即便跟着唐老朝前边的舞台旁走去。

  望着,师徒二人离去的背影。冰川海无奈地摇了摇头,也跟着朝身旁的冰盈喊了一句:“走吧!我们也去看看。”

  他倒想看一看,这老家伙,到底能不能把这方小宇给训服了。

  随着唐老的到来,人群中自动让开了一条道。

  “唐老你好!”

  “唐老您来了!”

  “唐老这边请!”

  围观的人们,很快便认出眼前这位身穿唐装的老者,是来自灵宝街,药商协会的会长。

  唐老只是淡淡地,朝众人点了点头,旋即便将目光落在,舞台上的方小宇身上。

  此时的方小宇,已经拿出了天香鼎,微笑着朝众人介绍起来。

  “亲爱的观众们。既然,大家肯欣脸,那我方小宇接下来,就用天香鼎当众表演一回炼丹术吧!”

  台下的人们纷纷鼓掌。

  “等等!”

  掌声刚停,便从舞台下方的人群中,传来一阵洪亮的声音。

  方小宇停了下来,抬眼朝前一看,只见一名长者,正半眯着眼睛在看他。他身旁跟着一名身着西服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握紧了手中的拳头,脸上的表情严肃,看上去非常的不友好。

  “大爷,有事吗?”方小宇一眼便看出,二人是来这里找事的,语气自然也不太友好。

  “大爷?”中年男子冷笑一声,不屑地朝方小宇喝问道:“小子,你可知道,你现在在和谁说话?”

  “不知道!”方小宇笑了笑道:“难道叫大哥,这也太老了一点吧!”

  此话一阵,人群中有人忍不住笑了。

  “小子,你太过份了。”中年男子,没好气地喝道,说话间,撸起了衣袖。

  见状,他身旁的唐老朝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住手,中年男子才愤愤不平地停了下来。

  唐老忍住内心的愤怒,朝方小宇扫了一眼,淡淡地问道:“小子,你刚才说你手中的这一只鼎是什么鼎来着?”

  “天香鼎。怎么了?莫非这位前辈,对炼丹术也有研究?”方小宇好奇地问道。

  “哼!别和我师父套近乎。我们不吃这一套。”唐老的徒弟,没好气地朝方小宇道。

  见状,唐老摆了摆手,示意徒弟退下。

  他用手捋了捋下巴的山羊须,没好气地朝方小宇道:“小子,你就别在上边装神弄鬼了。天香鼎,在十大名鼎中列位第十。它是出自中医世家华家,现为南方神医华冕的传家之宝。这等名器,又怎么会在你的手里?”

  “我和华神医是朋友。他送给我的,在我手里这不是很正常么?”方小宇十分淡定地答道。

  “哈哈!神医华冕会和你是朋友?小子你还想装到什么时候?”

  唐老忍不住大声笑了起来,旋即又补充道:“天香鼎,鼎身精美,四处荡着银光宝器,鼎身一现,香飘四溢。但凡是药材界的资深药佬,对此鼎,必有所耳闻。此鼎可是神器,又怎么可能是你手中的这破玩烂玩意呢!”

  “是吗?”方小宇不以为然地笑了笑:“烂不烂不重要,只要能够炼出好丹来,就是好鼎。”

  他朝眼前这位老头打量了一番,见这老家伙有些年纪。也不想和他多说,便抓了一把药,丢进天香鼎,笑道:“等我先炼完这炉丹,再说。没那么多的美国时间陪你。”

  “我倒要看你能够炼出什么花来。”唐老咬了咬牙,从一旁扯过一把椅子,在台下坐了下来。

  方小宇聚气凝神,准备炼丹。

  他将双手落在鼎炉外壁。当目光,落在那乌漆抹黑的鼎炉上时,不禁有些想笑。

  想想,自己把天香鼎,又是拿来煮火锅,又是拿来炼丹的,长时间也不保养,如此的暴殄天物。乍一看,还真像个破烂玩意。华神医知道了,恐怕要气得吐血。

  方小宇用手摸了一下,鼎炉壁,手指上,立马现出了一道黑黑的印子,是鼎炉灰粘在了手指上。

  他有些哭笑不得,忍不住轻声自语道:“我靠,想不到都结锅灰了。”

  见到方小宇在台上的动作,丝毫没有炼丹师的道骨仙风,唐老越看,心里越不爽。

  他实在忍不住,便再次站了起来,朝方小宇喊道:“小子,别装神弄鬼了,你手里的那个鼎,根本就不是什么天香鼎。是个假货。”

  见药商协会的唐老陡然间出现,对这事插上一手,司马孟海的脸色中,不由得掠过一丝难堪。

  他朝自己的弟弟司马孟超使了个眼色道:“这老家伙,存心来拆台的吧!”

  “我过去和他聊聊。”司马孟超生气地答了一句,气冲冲地朝唐老的身旁走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