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现代永利国际娱乐网站 > 神棍小村医 > 第1635章 高调摆谱
  见少妇那一副妖娆迷人的样子,看得一旁的山鼠直瞪眼。 ̄︶︺s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

  这小子忍不住吞了一下口水,发自内心地道了一句:“我靠,好性感啊!”

  “奶奶的,看什么看。没有看过美女啊!这是我的女人。”穿山甲,没好气地走过去,在山鼠的脑袋上敲了一下,痛得山鼠“哎哟哟”地直叫痛。

  山鼠哀求的目光落在了方小宇的身上,小声道:“爷爷,他打我。”

  见状,方小宇忍不住笑了,鄙视地瞟了一眼道:“活该,这就是好色的下场。”

  “爷爷?”穿山甲以为山鼠叫他爷爷,心里更加的得意了,笑道:“妈的,你以为叫我爷爷,老子就得把妞给你泡啊!想得美!”

  说完,他便走过去,一把将那名少妇抱了起来,又朝先前那名平头男喊了一句:“土炮,你带路。”

  “是!”叫土炮的平头男,挺身径直朝前走去。

  方小宇朝路丽等人,使了个眼色,示意众人保持一定的距离,跟着这几个家伙。

  他倒要看一看,接下来这几个家伙,到底想要做什么。是不是真的,如他们所说,这里头真是药王墓。

  如果是药王墓的话,那今晚可就发财了。这等宝地,自然少不了会藏有一些天材地宝。

  就算没有天材地宝,也极有可能会有药藉。毕竟,枯木大师曾经在这里炼过丹,这家伙霸占这里,一定有他的用途。

  走了一阵后,忽见穿山甲把那名少妇放了下来,搂着那女人,一边走一边摸,偶尔还对着这少妇亲上两口。

  这伤风败俗的一幕,直看得一旁的路丽,恨得牙痒。

  “老不死的,黄土都埋到脖子这里来了。还这般的好色。真不明白你们男人是怎么想的。没有女人,就没办法活了吗?”路丽有些不爽地骂了一句。

  听到这,方小宇忍不住笑着接腔道:“说这老色鬼,就说这老色鬼嘛,何必一棒子把所有男人都带上呢!”

  “哼!我看你也差不多。要是我不是警察,想必你也会和这老色鬼一样,对我动粗了吧?”路丽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哦!这个嘛……”方小宇淡淡地朝路丽的身上扫了一眼,笑道:“那得看你有没有这个魅力。”

  “哼!本小姐的身材,可不比前面那少妇差半分一毫。”路丽一脸自信地挺了挺胸,脸上是满满的优越感。

  “可是你没人家妖起来更有女人味。”一旁的山鼠笑着接了一句。

  “去死。我看你迟早会死在女人的身上。”路丽没好气地朝山鼠瞪了一眼道:“据我所知,好色的男人,最终都不会有好下场。尤其是身处险境的时候,他们一般都会上女人的当,从而被恶女人给害死。”

  “我靠,别吓唬我。”山鼠吐了一下舌头,没有再说话了。

  方小宇忍不住好奇地打量了一下,山鼠的面相,越看越觉得路丽说得对。这小子还真是一脸的淫相,难怪看上去有些营养不良。

  众人继续朝前走去。

  忽见一旁的山鼠大声喊了一句:“我靠,这里全是吃的。有酒,还有牛肉干、干粮。快,大家快过来看啊!”

  宋平和路丽二人立马围了过去。

  闻声,先前那名叫土炮的男子停了下来,转过身快步,走了过去,一把推开了山鼠。

  土炮从山鼠手里,把刚刚弄到手的一堆吃的给抢了过来,冷冷地喝道:“小子,从现在开始。这秘室里发现的每一样东西,都是我们的。你们只不过是我们的下人。明白吗?只能吃我们吃剩下的。”

  “你太过份了!”路丽生气地掏出枪。

  见状,方小宇却跑过去,用手拦了下来,朝她使了个眼色道:“没事。”

  他已经从这一堆食物的上边,观望出一些问题。

  先前山鼠的那一坛子酥饼,与正常的食物没有什么区别。

  可眼前这些食物,却见上边荡着一缕缕黑气,显然,这些食物多半是被人下了蛊或投了毒的。

  这是阵法要素里常用的一种手段。方小宇对《阵法要诀》已是熟记于胸,自然明白其中的道理。

  “看什么看?”土炮见路丽露出一副不服气的样子,生气地朝她瞟了一眼道:“看也没你们的份。老子正好饿了。先吃一点再说。”

  说罢,便见这家伙,坐了下来,打开食品罐,从里边取出一块牛肉干,开始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而少妇和穿山甲两人则各抱了一袋蕃薯片和豆腐干,还有一壶酒,一边品着酒,一边吃着干粮。

  三人也不管周围的人怎么看,只是一个劲地吃着。

  山鼠和宋平二人直咽口水,方小宇却表现得十分淡定。

  他注意着这几人脸色的变化,心道:如果这几个家伙真要是中毒了,要解他们的毒也不难。

  接下来,他可以利用这一点,在关键时刻要挟他们。

  如果没有中毒,说明这些食物是可以吃。那么他就可以把剩下的这些食物全收了。

  看了一会儿后,路丽也有些扛不住了,直咽口水。

  土炮见了,一脸得意地拿出一块牛肉干,在路丽的面前晃了晃道:“来,美人,我给你偿一片。”

  “不要!”路丽果断地拒绝了。

  “听好了,这可是你说的。呆会儿,你会哭着求我的。”土炮得意地笑道。

  听到这,方小宇忍不住笑了。

  土炮见了没好气地朝方小宇喝道:“笑什么笑,傻子一个。老子吃肉,你们毛都没得吃,还笑,笑毛线。”

  “我笑你们已经中了毒,还不自知。”方小宇冷冷地答了一句。

  他觉得已经没必要隐瞒什么了。

  反正这几个家伙,已经吃下了这么多的量,接下来,只有怪怪地求他的份了。阵法里的毒物,可不是一般的毒,说来就来。

  “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吧!”少妇冷笑着接腔道:“某些人,想吃,却又嘴硬。可怜,实在是可怜啊……”

  话刚刚说完,忽见这女人的眉头皱了一下,紧接着便见她蹲了下去,很快便脸色苍白地叫了起来。

  “啊……痛……肚子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