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现代永利国际娱乐网站 > 神棍小村医 > 第1744章 命硬不怕
  (由于上传时漏了1742章,特在此章节补上,上接1741章,再跳至1744章,可对上剧情。不便之处敬请谅解!)

  第1742章与红桃k合作

  听到这,方小宇忍不住笑了,小声朝红桃k答道:“恭喜你,乔妆成梁少的那位,还真是又老又丑的一个老头子。而且是你认识的。”

  他用透视眼,正好看到浴室里的人,在御妆,已经露出了真面目。

  “谁?”红桃k一脸好奇地张大了嘴巴。

  “你自己进去看吧!轻轻推开浴室就可以看到了。看到了,千万别大声喊叫,要不然,你的小命都难保住。”方小宇用手指了指,浴室里,正在御妆的那位假梁少,并松开了红桃k。

  红桃k喘了一口粗气,身子一软,先是在方小宇的怀里靠了一下,继而才缓缓地站了起来,小心翼翼地往浴室旁走去。

  她轻轻推开了浴室的门,探着脑袋,透过门隙朝里一瞧,只见房间里的人,将手伸向了脸蛋的一角,缓缓撕下了一块人皮面具,紧接着便见原本白晰的脸蛋,变成一张又老又丑的老人脸。

  “啊……怎么是他。枯……枯木大师。”

  红桃k吓得两眼一黑,整个人竟倒了下去。

  “我去,这女人也太不经吓了吧!”方小宇见到红桃k,倒了下去,便飞快地跑过去,将这女人抱了起来,左右望了一阵后,便抱着这女人,出了房间,径直来到了一个黑暗的角落里。

  他给红桃k喂了一颗补气丹,这女人才缓缓地回过神来。

  “天哪,吓死我了。刚才,刚才我看到的是枯木老头。”说到这,她几乎是带着哭腔地,用手轻抚着自己的胸口叫道:“妈呀,我不想活了。这么说,我早就被枯木大师给上了。妈呀,我……我怎么可以被这老家伙睡了啊!去他妈的!”

  “行了,别叫了。”方小宇见红桃k,那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冷笑着白了她一眼道:“呆会儿,你还得继续陪枯木大师睡觉呢!”

  “什么?你还要我陪他继续睡觉?”红桃k咬了咬唇,不服气地朝方小宇瞪了一眼道:“凭什么,我又不是他的女人。”

  “如果,你不想死的话,那就和枯木老头翻脸吧!他随时一个五雷掌便能够要了你的命。你认为,仅凭你的本事,能够逃脱出枯木大师的手心吗?我想在燕城,枯木大师真要杀你,就像杀一只鸡那么简单。”方小宇一脸严肃地警告道:“所以,你想要活命的话,最好老实一点,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否则枯木大师必会杀你。”

  “可是我一朵好白菜,也不能就这么被这老家伙给拱了啊!这……这不是好白菜让猪给拱了吗?”红桃k说着,竟哭了起来。

  “反正,你早就已经是这老头的菜了。也不差多陪他几天。”方小宇冷笑着朝红桃k道:“如果你想除掉这老头,现在你只能继续装下去。好好配合我,你才有机会除了这老不死的。”

  “方小宇,你说吧!我听你的。只要快一点把这死老头除掉就好了。我连一天也不想多待在这老头的身旁。”红桃k几乎是朝方小宇哀求道。

  “你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还像以前一样。改天,我会想办法,当着梁少的父亲,也就是梁氏集团的董事长,当众揭穿枯木大师骗人的把戏,到那时,你自然就解脱了。”方小宇说着,便从包里取出了笔和纸,朝红桃k道:“把你的号码写上去,以后有什么情况,随时报告我。”

  “好!”红桃k非常爽快地把自己的号码留给了方小宇。方小宇也留了号码给她。

  方小宇见,此时的枯木大师已经洗好澡,又再次换上了人皮面具,便朝一旁的红桃k使了个眼色道:“行了,那老家伙已经戴上人皮面具了。你赶紧去接待你的客人吧!”

  “去死。老娘,这不叫接客。我这叫受难。”红桃k没好气地朝方小宇翻了一个白眼,不服气地瞪了他一眼,旋即便转身,飞快地回到了梁少的卧室里,和着半透明的睡衣,在床上躺了下来。

  这时的枯木大师,也已经戴上了人皮具面,装作一副很亲热的样子,身子一扭,便上了床,顺带把房间里的灯给关了。

  “啊……你干嘛?”红桃k一想到,朝自己扑过来的是一个老头子,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叫了起来。

  “你不是想和我亲热吗?”枯木大师一脸得意地笑着,一把搂住了红桃k,笑道:“难道你不乐意了?”

  “乐……乐意……我乐意。”红桃k生怕,枯木大师看出她内心的变化,只好忍着内心的苦,勉强配合着这老头子。

  方小宇见了,无奈地摇了摇头,心想,这女人也够苦的。

  他朝阳台的方向走去,正准备翻阳台离开。不想,却听身后传来了女人美妙的轻吟声。

  方小宇朝房间里瞟了一眼,只见此时的红桃k,正抱住了枯木大师,露出一副很陶醉的样子。

  “我去,这女人也不知道是真快乐,还是太会演,这也太入神了吧!”方小宇苦笑不得地,叹了口气,一个翻身便跳到了一楼去了。

  屋子里的声音在继续,就连下边巡逻的保安,都忍不住对着窗户,骂了一句:“我去,这女人每次都叫这么大声。要死要活的,不愧是燕城三大名花的交际花啊!睡个床,还睡出美声效果来了。妈的,老子听了,这瞌睡都没了。”

  这话,刚好被翻墙走人的方小宇听到了。他再次忍不住笑了。

  “走吧!开车,我们回酒店去。”方小宇已经来到了自己的轿车旁,朝一旁的山鼠喊了一句。

  “我去,爷爷,我怎么听到这别墅里有女人的叫声啊!是不是刚才那个红桃k在叫啊!”山鼠一脸得意地笑道:“这女人的声音实在是太美妙了。我都听上瘾了。像歌星一样甜。”

  “行了,回去,好好和你的女人一起研究美声吧!”方小宇没好气地朝山鼠白了一眼。

  “好嘞!”山鼠高兴地答了一句,说完便开着车子,径直朝酒店的方向直奔而去。

  二人,没用多久的功夫,便回到了先前的住处。

  山鼠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继续搂着自己的女人浪漫。

  方小宇回到房间里时,小天后和魏瑶两位妹子已经睡着了。望着两位美人吐着幽香,方小宇实在不忍心打扰,只好一个人在沙发上盘膝坐了下来,开始修炼起来。他试图突破猛雷境后期。

  第1745章老乡的担忧

  “方小宇,我真服了你,都这时候了,你还把我的话当玩笑是吧!快走吧!想活命就听我的。”段玉梅没好气地朝他翻了一个白眼,说着,便见这她从包里取出了一沓厚厚的钞票,往方小宇的手里塞了过来,一本正经道:“你现在就去买高铁票,立马离开燕城。就算没有高铁票,你包车也要给我离开这地方。这不是开玩笑的。”

  “我靠,你当我是吃软饭的啊!”方小宇笑着,将钱推了回去。

  正推搡着,忽听身后传来了一阵洪亮的声音。

  “咦!方小宇,你这是怎么了?”

  方小宇扭头一看,正是介绍他前来,参加同乡会的老乡宁超远。

  见宁超远过来了,一旁的段玉梅也微笑着朝他点了点头,旋即便关心地问了一句:”你们认识啊!”

  “认识!”宁超远笑着答道。

  “那就好。你帮我劝一下吧!”段玉梅来到了宁超远的面前,把自己和方小宇的同学关系,还有刚才,方小宇把龚长伟打了的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

  一听这话,宁超远的脸色立马沉了下来。

  “我靠,你小子得罪谁不好,怎么偏偏得罪这小子了。你完蛋了,今天我看你这同乡会也别参加了。”说着,宁超远有些失望地摇了摇头,朝方小宇道:“你还是走吧!听你同学的话,先回老家呆着,我看你燕城是呆不下了。龚长伟这小子,做事可是不留后路的。”

  方小宇仍旧是一脸的不屑,非常淡定地朝宁超远答道:“没事,这是酒店,又不是大街上。他们真要对我怎么样,我相信酒店里的保安也会管的,而且对面就有一家派出所,我想他们再嚣张,也不敢打到酒店里来。对吧!”

  一听这话,宁超远拍了一下脑袋,笑着点头道:“也对!行吧!呆会儿,你参加完同乡会,早点离开吧!这事,可不能逞强。”

  段玉梅也跟着劝了一句:“方小宇聚完会,你立马离开燕城。”

  “行,聚完会再说吧!我现在肚子还正饿着呢!走吧,段同学,一起进去吧!”方小宇微笑着朝段玉梅做了个请的动作。

  段玉梅只好咬了咬唇,硬着头皮跟着方小宇一起朝会场的里边走去。

  进门时,交了邀请函,并交上了一百块钱的餐费。

  “等等!”方小宇低头一看,见自己鞋子上的那一块,粘着的口香糖还在,便对着龚长伟弹了一脚。

  “啪”地一声,口香糖,准确无误地落在了龚长伟的脸上。

  “妈的,谁?谁打我。”龚长伟用手一摸,是一块口香糖,不由得火冒三丈,可是当他看到方小宇正得意地笑着望着他时,便立马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他气急败坏地指着方小宇冷冷地喝道:“小子,你等着。我已经通知黑狼俱乐部的人过来了。呆会儿,我会让你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行,我到里边等你。”方小宇一脸轻松地答道,说完,便带着段玉梅一脸轻松地朝会场的里边走去。

  此时的宴会大厅里,已是宾客满座,只见靠近舞台的两张桌台上边,分别摆放了一些,小方牌,小方牌上边则写着人名,还有在同乡会里的一些职位。

  “那边是理事席位,与它隔桌的是主要骨干的席位。”宁超远一脸得意地朝方小宇笑了笑道:“我是本届同乡会的秘书长。不好意思,小宇,我先过去了。你们找自己的位置吧!小段,你也算是我们同乡会的老成员了,你就带一下小宇吧!我还有事呢!”

  “好吧!”段玉梅朝宁超远点了点头,旋即便用手指了指角落里的一张桌子道:“小宇,我们到那边去坐吧!”

  “我们没有固定席位的吗?”方小宇有些好奇地问道。

  段玉梅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同乡会可都是按照财富多少来划分级别的。就我这级别,怎么可能会有固定席位呢!我在燕城的收入一年也就二十万的样子,勉强可以入会罢了。组织能够给我们安排坐席,已经算是很给面子了。”

  说话间,她已经带着方小宇在,角落里的桌子旁坐了下来。

  “我去,好好的一个同乡会,也搞得充满了铜钱味儿。没意思!”方小宇有些鄙视地朝那一群坐在骨干席和理事席位的大佬们瞟了一眼道:“既然是同乡会,就应该为龙县在燕城的同乡们,实实在在的解决一些难题。不是来这里显摆,秀优越感的。”

  “小宇,你算是说对了。这里的大部分老板还真是到这里来显摆秀优越感的。”

  段玉梅悠悠地叹了口气道:“当然,像我们这种低层的销售人员,如果能够巴结讨好到,某位老板,其实也还是有发展机会的。算是各取所需吧!有钱的大佬,需要借这样的场面,显摆一下。底层的同乡们,大多数是做销售的,他们都是抱着多认识几个同行或老乡,看有没有业务做。的目的来的。”

  ”如果,我当了同乡会的会长,这里所有人吃饭的钱,我全出了。另外,实实在在的,在燕城办几家像样的企业,为我们龙县打出一块像样的招牌。让燕城的人们知道,我们龙县人来这里,是给他们带来就业机会,带来发展的。”方小宇发自内心地朝段玉梅道。

  他说的全是心里话,不过,这话却让一旁的几位年轻人听了,都一个个忍不住嘲讽起来。

  “我去,这小子还真当自己是燕城首富了。”

  “吹牛谁他妈的都会。我还想拿出两个亿来,赞助一下龙县的贫困人们呢!可问题是,没钱啊!”

  “这年头,爱吹牛逼的人多了去了。”

  “他以为,他是龙县的方小宇呢!”突然,人群中有人喊了一句。

  方小宇在中南省的名声很大,但在燕城却鲜为人知。不过,他的事迹,还是在一些年轻人当中,流传开来了。自然也有一些在燕城奋斗的年轻人,习惯以他为榜样,不经意,便议论起来。

  一听“方小宇”三字,一旁的段玉梅,忍不住笑了,他用手指着方小宇道:“喂!他们不会说的就是你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