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现代永利国际娱乐网站 > 神棍小村医 > 第1811章 天斩煞
  “好吧!”梁董点了点头,心中虽难过,但事已至此,他也无力回天。

  “妈呀,我怎么没穿衣服?这不行,赶紧找个什么遮挡一下。”

  孟道长低头一看,见自己光着身子,便从桌子上拽下盖桌的红色法布,裹在身子上。

  这滑稽的表情惹得众人开怀大笑,梁董特意让保镖给他拿了衣服穿上,众人这才一起在梁董的四处游走起来。

  走了一圈后,孟道长有些不解地叹了口气:“梁董,从你们家的风水格局来看,一切都挺不错的。按说,不应该发生家门不幸的事情。或许,梁少的死,与风水无关吧!”

  话刚说完,方小宇便接了一句:“不,我认为梁少的死,与梁董家的风水有着极大的关系。”

  “哼!小子,你别和我扛杆。”孟道长不服气地朝方小宇道:“刚才若不是我替你挡了半道雷,你恐怕早就被雷劈死了。”

  这话说的是实话,如果以方小宇本人的道行,强行接下刚才的那一道天雷,恐怕早就丧命了。

  “孟道长只怕是你躲不开才被劈中的吧!”方小宇笑了笑道:“不过,还是要谢谢你,让我侥幸升了一级。”

  “你……”孟道长心里在滴血,想想自己遭受天罚,却让方小宇捡了个便宜。

  他生气地“哼”了一句,又朝方小宇道:“小子,你说梁少的死与风水有关,我倒想听一听,这是怎么个说法。”

  方小宇用手一指两公里开外的一座孤峰道:“在这二公里开外,有一座山峰,山峰的顶端有一处孤崖,孤峰缝中劈开,形成一道天斩煞,若一把长剑,正好对着梁少的卧室。我想梁少会招此一劫,与此煞有一定的关系。”

  “放屁!”孟道长不服气地朝方小宇道:“你所说的孤峰,根本就形不成煞,因为隔这里太过遥远,连看都看不清,就算有煞气,也是微乎其微,还不足以冲撞得令梁少丧生。”

  “方大师,孟道长说的没错。这一点,我请过许多风水师看过,他人说山形太远不足以成煞,是以,我也没有太过放在心上。”梁董一脸狐疑地朝方小宇道:“为何你却说,我儿子的死与此天斩煞有关呢!”

  “你们说得没错!远处的孤峰的确还不足以危害到一个人的生命,但是与别的形煞组合起来,却有如虎口。”

  说到这,方小宇用手一指,梁董的额头道:“看到没有,你的额头已经起了斩子剑,配合天斩煞,那就危害极大了。这正是你儿子被克死的主要原因。天斩煞远了无力,但有着你面相上的斩子剑相照应,却是威力巨大,足以令你的儿子丧生。此煞不破,祸害无穷,只怕以后会绝后啊!”

  “啊!……”一听这话梁懂吓得脸色苍白。

  一旁的孟道长却得不屑地笑道:“笑话,现在梁董儿子已经死了,这后已经绝了,还破什么破。我看了梁董的斩子剑,只有一道,对应流年是五十二岁,现在这一劫已经过了,随着岁月的流逝,他额头上的斩子剑纹,也会变得弯曲,最终形不成威力,自然也就不会有克伤,此煞破与不破没有任何的意义。”

  方小宇冷然笑了笑朝道:“那是因为你压根就没有看懂梁董的面相。事实上,梁董不仅仅只有梁少一个儿子。他还有……”

  “哈哈!小子,你不会是在说梦话吧!我和梁董都已经认识十年了。他除了梁少一个独子外,压根就没有孩子。”孟道长不屑地朝方小宇嘲讽道:“小子,别不懂装懂。我可是正派的道门相士,又岂会比不上你一个半路出家的三脚猫?”

  “梁董有没有儿子,不是你说了算。这事得梁董自己说了才算。”方小宇用手在梁董的面相上,比划道:“我看他的子女宫,虽起一道斩子剑,但在斩子剑的下方,却又隐隐藏着一道新的纹路。这代表,梁少的生命结束之际,还会有第二条生命出现,他命宫中的第二子即将出生。”

  说到这,方小宇笑了笑朝梁董问道:“梁董,想必你外头养了一个小三,而且已经怀孕了对吧?”

  “这……这个你都知道?”

  梁董倍感惊讶,旋即一脸激动地握住了方小宇的手:“方先生,你真是神人啊!没错,我的确养了一个小三。不过,现在也不算小三了。我妻子早在八年前就死去了。后来,我找了一个,但我儿子却强烈反对。为了不想让父子关系恶化,我也只好选择地下恋。我的那一位也倒还好,不计较这些,并且还想着给我怀孩子。三个月前,不小心中招了,这还真怀上了。”

  说到此处,梁董悠悠地叹了口气。

  “肚子里的孩子,本来我是不打算要的。现在看来,是天意啊!我的第一个孩子没有教育好,作恶多端,争强好胜,好色贪财,最终引狼入室,被枯木大师给害了。也算是报应吧!现在,我只求我的下一个孩子,能够平安健康的成长,不再像他的哥哥一样玩世不恭。方大师,我现在除了钱,什么都没了,你一定要想办法帮我保住这孩子啊!千万别让斩子剑给斩了。”

  听到这孟道长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望着方小宇道:“小子,你……你刚才是真的看出来的?”

  “难道是听出来的?”方小宇冷冷地“哼”了一声,旋即又一脸认真地朝梁董道:“梁董,我看你们家的风水,总体算是不错的。按说,不至于出现败家子,更不可能会将你儿子直接克死。只怕,这其中还有另外的原因。”

  “另外的原因?”这回轮到孟道长的脸色难看了,他一脸不解地摇了摇头道:“另外还能有什么原因?我与梁董算过命,按说他命中是不应该在中年丧子的,可现在却遭遇了这事。这命,我也看不懂了。”

  “那是因为你只看到了表面。一个人的命有定数,也有不定数。定数可以算出来,但不定数却难算出。如果有人改了运,自然就看不出来。”方小宇不屑地朝孟道长道:“那是你的水平不够。”

  “你……”孟道长不服气,可又被方小宇怼得哑口无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