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现代永利国际娱乐网站 > 神棍小村医 > 第1833章 七口镇龙钉
  此时的方小宇也好不到哪里去,被这美人扑倒在地,的确像是一团软云盖在了身上一般,令他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与爽快。可是心里却也是憋得慌,事情到了这一步,要说没有一点杂念,那显然是假的。可偏偏在在节骨眼上,起来也不是,不起来又难受。

  正当两人有些不知所措时,却听不远处的竹田君,发出了如雷般的咆哮声。

  “王八蛋,谁把我的狗给害死了。”

  “竹田君,这是怎么回事?”中岛飞快地跑过去,拎起倒下的狼犬一脸狐疑地望了又望。

  “妈的,天晓得谁在这里布置了什么暗器,我的狗竟然中了别人的暗器,你看它的脖子上,被人插了三根毒针。”

  竹田君已经发现了狼犬身上的银针,但他并不知道,方小宇是用内劲将银针打入狗身上的。否则也不可能死得这么快。

  说着,竹田君一拳砸在了身旁的一棵枯树上,只听发出“咔嚓”一声脆响,古松陷进去一个拳头大的洞,见到这一幕,压在方小宇身上的余倩童忍不住张大了嘴巴,差点就喊出声来。

  “别叫!”方小宇连忙用手捂住了这美人,旋即又松开了她的嘴,紧紧地抱住了这美人。

  “王八蛋别让我查出你是谁,否则,老子一定灭了你。灭了你!”竹田君对着空荡的山野,破口大声骂了一句,旋即咬了咬牙,把那一条狼狗提了起来,朝一旁的中岛君道:“算了,走吧!叫工人们,把这狗给烫了,吃了!吃了,我们才有力气干活,完成我们的计划。哈哈!”

  “竹田君,这可是你养了五年的狼犬啊!”中岛一脸狐疑地提醒道。

  “那又如何?死都已经死了。埋进土里,也是化成土,吃进肚子里最终也是要化成土,是一样的。”竹田君冷笑着答了一句,拎起那条狼犬,便径直朝农庄里走去。

  见两人走远了,余倩童这才爬了起来,对着两人的背影,鄙视地骂了一句:“想不到这个日本人如此的心狠手辣。竟然连自己养的狼犬也要吃了。不知道,他怎么下得起嘴。”

  方小宇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旋即又用手轻轻拈去了余倩童身上的草屑,笑了笑安慰道:“好了,我们进去看看吧!我相信,等你看到事情的真相时,一定会大吃一惊。这两个日本人,做的事情,远比你看到的恶心多了。”

  说完,方小宇便悄悄地跟了上去。他隐隐觉得,这两个日本人,在做一件十分可怕,而又伤天害理的事情。

  “嗯!我听你的。”余倩童点了点头。

  两人来到了农庄旁,可以清楚地听到里边传来一阵阵打桩的声音。

  “来,上来!”方小宇轻轻一跃,便跳到围墙上去了,准备翻过围墙,跳进农庄内。

  “方先生,我我上不来啊!”余倩童光着脚丫子,咬了咬唇道。

  方小宇只好又跳了下来,一把将这美人抱了起来,旋即往后退了几步,一阵助跑后,蹭地一下,便跳到围墙上去了。

  “妈呀,这么高你一步就上来了?而且还抱着我”余倩童一脸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望着方小宇。

  “我用了四步才上来,只不过你没看到罢了。”方小宇笑了笑,旋即又抱着这美人,“蹭”地一下,跳了下去。

  两人就近在一片竹林里躲了起来。朝前扫视了一眼,果真见到一群工人,正在农庄的院子里,忙着打桩。

  四周则挖了六口一米见宽的水井。

  “难怪,这里会翘龙尾,原来这群王八蛋在龙脉上,打下七根镇龙钉。这龙不死也难了。幸好,还差一口没有打成。”方小宇咬了咬牙,生气地骂了一句。

  “什么是镇龙钉啊!”余倩童好奇地问道:“翘龙尾又是什么意思啊!”

  “镇龙钉是用来镇住龙脉的一种破邪法。一旦打下镇龙钉后,就会造成翘龙尾。一方风水养一方水土。任何人气旺的地方,都会有龙脉的滋养。一旦有人破坏了龙脉气象,那么这个地方的龙气也就会慢慢的流失,甚至会出现龙翻身的现象。”方小宇一脸认真地答道。

  “龙翻身是什么意思?”余倩童不解地问道。

  “风水里的一种说法,有龙脉的地方,便会有阴龙潜伏于地,用它的龙气滋养着一方水土。龙死了,也就意味着,这种气象的绝迹。也可以说龙是一种灵气吧!”方小宇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这种十分抽象的名词了。

  余倩童一脸懵逼地瞪大了眼睛,像听天书一样。

  饶是如此,她的目光中,依旧流露出羡慕与敬佩之色。显然,这美人早已被方小宇的表现出的博学给吸引住了。

  一会儿,打桩的声音停止了,紧接着便听到工人们的议论声。

  “妈的,真搞不懂,这俩日本鬼子,到底在搞什么鬼。为什么要在这么一个小小的地方打这么多的井。一个破农场,又没种几样东西,用得差打七口井吗?”

  “唉!谁知道呢!反正我看这俩家伙,有点变态的样子。”

  “管他呢!只要给钱。我们使劲往下打就是了。”

  “可他娘的,这最后一口井,就是打不进去啊!见鬼了!”一名工人忍不住抱怨了一句。

  这时,传来了竹田君的吼叫声。

  “喂!你们在议论什么呢?”

  闻声,四名工人齐刷刷地望向了竹田君。

  “竹田君,这桩我们没办法打了。你看,怎么打都打不下去。都他妈的像一块钢铁一样,打不下去啊!”一名光头工人,用手抹了一下沾了几滴泥浆的光头,朝竹田君答道。

  “让我试试!”竹田君将手中的狼狗往地上一丢,便走过去,开动了打桩机,只听“砰砰砰”响了几下,立马又不动了,只好又停了下来。

  他咬了咬牙,抡起一把铁镐,对着地上一铁镐砸了下去。

  “叮当!”铁镐像是砸在石头上一般,发出一阵脆响,还溅起了火星子。

  “妈的!怎么会这样?”竹田君一脸失望地叹了口气,将手中铁镐往地一上丢,目光落在了一旁的中岛先生的身上,一脸狐疑道:“中岛君这是怎么回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