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现代永利国际娱乐网站 > 神棍小村医 > 第1834章 指血破煞符
  中岛君蹲了下去,在地上抓了一把土,然后放在鼻子前闻了闻,旋即摇了摇头道:“看来,这桩少了一点儿人味儿啊!这龙尾是翘起来了,可是这龙身翻不过来啊!”

  “那怎么办?”竹田君的脸色中掠过一丝阴沉。

  “我有办法可以破解。”中岛君附在竹田君的耳边道:“打两个活人祭,就好了。”

  “好,好办法!”竹田君的脸上露出了得意之色。旋即便见他扬起脸朝工人们大声喊了一句:“大家先收工吧!今天我请你们吃狗肉。喏,这条狼犬,你们谁帮忙处理一下。稍后,我去搬两箱酒来,吃饱了好干活。正夜十二点的时候,我们再来打桩。吃饱了才有力气。哈哈!”

  “好!”

  “太好了!”

  “先吃饭了再干活。”

  工人们一阵欢呼,纷纷丢下了手中的活计,有人带头将那一条被杀死的狼犬提了起来,到一旁剐毛去了。

  看到这,方小宇大致猜到这时怎么回事了。显然,这几个人想在这里头做活人祭。

  “麻烦了!估计接下来,这一群工人当中,必定会有一人要死去。”方小宇担心地叹了口气。

  “为什么?”余倩童不解地问道。

  “这块地打不进桩,说明有阴灵干扰。而且是阴气十分强大的阴灵。如果要强行打下去,必须要以付出人命为代价。接下来,那两个日本人肯定会施法,对着工人的影子,打下落魂钉,把人的魂钉死在桩孔里。这样,用不了多久,就会发生事故,工人不是坠井,就是被石头砸。一旦破血夺命了,这工程才能顺利启动。”方小宇解释道。

  “啊!那怎么办?我们总不可能看着两个鬼子,把这几个工人活活的拿去祭桩吧!”余倩童担心地皱起了眉头道。

  “有我在,想要祭桩,没那么容易。”方小宇咬了咬牙,便站了起来,一把拽起了余倩童的手,小声问了一句:“对了,你有没有和那男人那个过?”

  “那个什么啊?”余倩童不解地皱起了眉头。

  “有没有和男人睡过觉啊!”方小宇笑着问道。

  “干嘛?你……你怎么突然问我这个。”余倩童以为方小宇要和她处对象,先问明白是不是处。

  想到此,她便没好气地朝方小宇瞪了一眼,反问道:“那我问你,你是不是处的?”

  “我还真不是!”方小宇有些不好意思地答道。

  “笑话,你自己不是,反倒要求别人是了。”余倩童生朝他翻了一个大白眼,旋即又低声道:“我是!”

  “太好了!”方小宇一把握拽住了这美人的细手。

  “你干嘛!”余倩童生气地甩开了方小宇的手,不悦地瞟了他一眼道:“我是不是处的,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借你的指血用一下,要破人魂桩,唯有处子血,加上我强大的念力方可。我决定试一试,与这两个日本人斗一场法。”方小宇一脸认真地朝余倩童答道。

  “你坏死了。你要说我的指血就指血嘛!还问我这么多做什么?”余倩童一听方小宇是为了这个,心里陡然间升涌起一阵莫名的失落感。

  一种被人玩弄的感觉,从心底升涌而起。她扭动了一下腰枝,接连在方小宇的身上砸了十几个粉拳。

  “嘿嘿!我不问你,怎么知道你是纯阴之体啊!”方小宇笑了笑道:“万一取到的是一个荡货的手指血,不仅破不了法,到时反会遭来反噬。”

  “去死!你才是荡货。”余倩童红着脸,怒嗔地朝方小宇瞪了一眼:“本小姐的指血,比千足金还要纯。”

  “这就好!”方小宇笑了笑,飞快地取出了一枚银针,和一张符纸,然后趁这美人不注意的时候,“咻”地一针扎了下去。

  银针落下,余倩童露出了貌似痛经的眼神,旋即便发出“啊”地一声尖叫。

  “方小宇你……你为什么不事先告诉我一声。痛死我了!”这美人痛得泪如雨下,又是一脚往方小宇的身上路踢了过来。

  方小宇伸手一捞,便接住了这美人的腿,旋即一只手又搂住了她,一脸微笑地安慰道:“没事,一会儿就好了。我会给你补偿的。”

  说着,他飞快就着指血,书下了一道破煞符,旋即便松开了余倩童。

  “说好的补偿呢?”余倩童见自己白白挨了一针,便没好气地朝方小宇瞪了一眼。

  “来了!看好,降龙十八摸……哦,不对,是掌!”

  方小宇的手落在了这美人的小腹处,随着一缕春气的缓缓涌入,很快便见余美人的眉头舒展开来,不一会儿,又情不自禁地发出一阵阵美妙的轻吟声。

  “好了!”方小宇趁这美人心魂欲醉之时,将手给撤了。

  这一撤简直要了余美人的命,心里是空空落落的。

  她用含恨的眼神,咬着唇,朝方小宇瞪道:“方小宇你要不要这么玩弄人啊!我……我……真的是恨死你了。”

  只见这美人倒吸了一口冷气后,脸上却露出了甜蜜的笑容,再次望向方小宇时,那表情里,真是又爱又恨。

  “今晚时间紧迫,改天有时间,帮你按摩按摩。”方小宇笑着安慰了一句。

  一听这话,余倩童的脸上,这才一脸高傲地挺了挺胸道:“这还差不多,要不然,我和你没完。”

  “走吧!我们过去看看,那两个日本人。”方小宇稍稍整理了一下衣服,径直朝前走去。

  他快步来到了先前,打桩的地方,用手刨了一个坑后,便将先前用余倩童的指血画下的破煞符,埋进了土坑内,又往土坑内施放了一些**蛊和致幻药,暗施密咒后,这才起身朝后院走去。

  两人来到后院,藏身在一个角落里。

  方小宇聚目朝前望去,只见竹田君,搂着一名外头披着风衣,里边却只穿了一身超短套裙,腿着丝袜的女子,进入了农庄内的一个小单间里。

  不一会儿,便听里边传来男女的甜言蜜语。

  “亲爱的竹田君,这么晚了,你还不睡,难道,你让我从日本千迢迢赶来,就是看你下手的工人吃狗肉?”

  “那当然不是。”竹田君笑道:“咱俩这会儿不正在一块儿吗?”

  “那你还不抱紧我!”女子撒娇道。

  “不急,我还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帮忙。稍后,你去工地帮工人们看相,然后套出他们的生辰八字,写在黄纸上,到时再交给我。我自有妙用!”竹田君笑着朝女子叮嘱了一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