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现代永利国际娱乐网站 > 神棍小村医 > 第1841章 求死不能
  听了方小宇的话,竹田君的脸色中掠过一丝沮丧的神情,很快他又低下了头,思考了许久,才答道:“你要我怎么配合?”

  “是谁指使你来破坏我们的龙脉?”方小宇冷冷地问道。

  “是……”竹田君眼珠骨碌一转,悠悠地叹了口气道:“是受我们灭龙组的指使。”

  “是吗?灭龙组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呢?”方小宇一把揪住了这家伙的衣领,并死死地盯着他的眼睛看。

  “是…是一个民间组织,我们头儿,是一个日本富商,早些年在你们燕城做生意被人骗了,损失惨重。骗他的那几人就住在这龙潭半山,于是他就想到了报复。可是杀人是犯法的。而且他的仇家手下这么多的保镖,想要杀他们也难。所以,他想到了通过斩断龙脉来报复。龙脉一断,曾经骗过他的富人就会慢慢的变穷,甚至得病……”

  竹田君一脸认真地答道,看上去像是说了实话。其实方小宇已经从这家伙的眼瞳里看出,他在撒谎了。

  竹田君的目光泱散,命宫处的气色杂乱,可见此刻的他内心是多变的,显然是在编故事。

  “王八蛋,看来不给你一点狠的,你是不会说实话了。”方小宇咬了咬牙,旋即便从法布袋里摸出了三根银针,在竹田君的面前晃了晃道:“再不说实话,我就斩了你的魂。说,你们组织是做什么的?叫什么名字?”

  “哈哈!小子,没用的。你就算打死老子,我也不会出卖我们组织。”竹田君一脸得意地朝方小宇道:“你杀了我吧!要是我死了,你们就说不清楚了。哈哈!”

  “好!我现在就斩了你的魂。”方小宇咬了咬牙,大喝一声:“鬼门十三针之离魂针。”

  说罢,一针便扎了下去,很快便见从竹田君的身体里,分离出一道透明的人魂影,众人见了无不惊讶。

  “妈呀!鬼啊!”先前那名少女,吓得往一旁的余倩童身上靠了过去。

  而几名工人也都一个个吓得往后退。

  方小宇又捏住了手中的银针,朝竹田君的人魂喝问了一句:“说,你为毛要断我们的龙脉,背后是谁在操纵?”

  被方小宇喝问后,竹田君的人魂,满脸苦色地笑着摇了摇头:“斩了我吧!斩了我的魂,我就解脱了。”

  “想死,没那么容易。”方小宇将银针收了起来。

  人魂再次回到了竹田君的身上。

  他一脸得意地朝方小宇道:“小子,你为什么不斩了我的魂。我已经不想活了。”

  “想死,很容易。”方小宇冷然笑了笑,手掌一翻,飘忽出一团火焰,往竹田君的脸上烧了过去。

  “啊!不要……”

  竹田君本能地侧向了一边,吓得脸色苍白。

  方小宇又将雷焰收了回来,冷冷道:“我有一万种折磨人的方法。”

  突然,竹田君得意地狂笑起来:“你不就是想逼我说出口吗?行,我自断舌头。”

  说着,这家伙用力一口咬了下去,很快便从嘴里渗出满口的鲜血。

  “啊……”已经受了伤的竹田君,满脸痛苦地叫了一句,但很快,脸上又露出了得意的笑容,那表情,似乎在告诉方小宇。你拿我没有办法。

  “王八蛋,别以为你咬断舌头了,就没事了。”方小宇笑道:“你还有手,我逼着你写出来。”

  一听这话,竹田君的脸色中掠过一丝悲壮。他瞪大了眼睛,朝方小宇摇了摇头,旋即便用手从口袋里摸出一把雪亮的短刀。

  这家伙一刀,便将自己的手给剁下来了。

  那麻利的动作,看得方小宇目瞪口呆。

  “王八蛋,算你狠,有种,你丫的连另外一只手也剁了吧!”方小宇没好气地骂了一句。

  话刚说完,又见竹田君冷笑着点了点头,将短刀,横向立于泥坑之中,陡然间,见这家伙甩起手,便往雪亮的短刀上砸了下去。

  “突!”地一声,手落在短刀上,断成两半,掉了下来,殷红的鲜血,染红了地面上的泥浆。

  方小宇没有想到,竹田君的这一掌,会落得如此之快,力道之大,出乎他的意料。

  可见这家伙是经过严格训练的,否则不可能具备这样的心理素质和惊人的力量。

  见到这悲壮的一幕,方小宇只好无奈地摇了摇头。

  当他的目光,再次望向了竹田君时,却见这家伙的脸上是笑着的。那表情,依旧是得意之色。

  这时,一名工人大声喊了一句:“不好,这小日本肯定是想陷害我们,流血过多会死的,到时警察肯定会以为是我们杀了他。”

  “他大爷的!原来是想碰瓷啊!”方小宇冷笑一声道:“别以为你想死,就真的能够死得了。要死,也要让你的背负骂名去死。你禁囚少女,伤我龙脉,岂能就这么便宜你了。想得美!”

  方小宇从法布袋里取出止血粉,撒在了竹田君的两条断臂和舌头上。

  竹田君只是发出“嗯嗯”的声音,不停地挥舞着断臂,显然他不想让方小宇救他。

  可他手也断了,舌头也断了,对于方小宇的“热心帮助”,是一点办法也没。

  此刻的他,内心充满了悔恨。

  竹田君本来是想死的。因为死了,不仅解脱了,还能够栽赃陷害方小宇。

  可现在看来,一切计划都落了空。回到日本,到时还要背负骂名。这些都不算狠的,更为糟糕的是,现在手也断了,腿也没了,而且舌头也咬断了。活着就像个肉球,还有什么意义?

  无尽的泪水,在竹田君的脸上肆意纵横。

  冰冷的山风像刀割一般,掠过他的脸庞。此刻的他到处是痛,手痛、脚痛,心更痛。

  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只有他自己懂。

  “快看,警察和救护车来了。”一名工人喊了一句。

  众人朝农庄的门口望去,只见前边不远处,停了两辆警车和一辆救护车,紧接着医生和警察一起进入了龙庄内。

  “到时警察会不会以为,是我们把这日本人给弄成这样的啊!”少女担心地问了一句。

  “怕毛线,我们大家都看到了,这家伙自己弄到了手,还把舌头给咬了。”一名工人得意地,接腔道:“我这里还拍下来了,证据都在呢!全是这杂碎自己弄的。还有竹田君把中岛君杀死的视频,我也拍了。这杂碎逃不掉了。”

  突然,身后传来一阵“嗯嗯”的声音。众人回头一看,只见竹田君在那里昂着头,想要喊,却喊不出,急得脸红脖子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