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现代永利国际娱乐网站 > 神棍小村医 > 第1866章 龙气的反噬
  现在北坡海已经把心法告诉了李布朗,李布朗又暗中将心法口诀告诉了自己的徒弟刘查理。

  二人一前一后,来到了大院内的转运龙柱旁,准备合抱住转运龙柱走圈转运。

  李布朗故意作出一副左顾右盼,生怕被人看到了的样子。显然,是想借这个机会,把方小宇引到转运龙柱旁,让这小子上他们的当。

  到时,他们抱了转运龙柱,暗念口诀,便可以得到龙气的滋养,可方小宇抱了,没有口诀的护持,必会口吐鲜血,身受重伤。

  想到此,李布朗的脸色中掠过一丝得意。仿佛已经看到方小宇在吐血了。

  他见方小宇来了,有意装作一副没有看到的样子。

  这小把戏,又岂能难得到方小宇。

  他开启天眼神通,仔细观望着,眼前这一根直径半来宽的龙柱,很快便隐隐看到在龙柱的四周笼罩着一阵阵白色的瑞气。

  可见,这根龙柱的四周,释放出的是吉祥之气。

  吉祥之气,傻子也知道,是可以吸收的。

  想到此,他便快步走过去,紧紧地抱住了那一根转运龙柱,并微笑着朝李布朗问了一句:“李大师,你这是在做什么呢?”

  “我啊!没什么。刚才在席小姐的房间里,被那死女人给整累了。想来这里走走,去去霉气。哦!不,是煅练。”

  说着,他一边念动口诀,一边轻步走了起来。边走,边小声朝自己的徒弟叮嘱道:“记住,别把这柱子能转运的事情,告诉别人。”

  “是,是,师父,这等好事,只要咱俩知道就成了。哈哈!”刘查理故意配合着答了一句。

  两人一唱一合,装得十分的投入。

  这一幕,方小宇早看在眼里。

  他笑着叫了声:“哟!这玩意蛮有意思的嘛!我也来转一转。”

  方小宇也跟着抱住了转龙柱,转起圈来。

  他一边转圈的同时,意念将转运龙柱里的精元之气,吸入体内。

  见方小宇上了自己的当,李布朗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心中暗道:“小子,你等着吧!等在这龙柱旁转个三圈,你丫的就得吐血了。哈哈!”

  方小宇是一脸的平静。

  他抱着转运龙柱转动的时候,非但没有感觉到身体不适,反倒感觉神清气爽,整个龙柱外像是有一种特别令人舒服的气息,正往自己的身体内缓缓灌入,沁人心脾。

  “一圈、两圈、三圈……”李布朗一边转动的同时,一边在心里数着数。

  可就在当他踏出第三圈的最后一步时。

  突然间,感觉到体内一阵翻滚倒海,紧接着,便有一股强烈的热流,从胸口喷涌而出。

  “这……这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这样?”

  李布朗颤声自问了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便从嘴里吐出一口老血,表情痛苦地跌倒在地。

  “啊……胸好痛啊!”

  这边刚跌倒,一旁的刘查理也发出一声惨叫,跟着倒了下去,从嘴里吐出一口殷红的鲜血。

  方小宇转满了三圈,停了下来。

  他装作一副关心的样子朝一旁的李布朗道:“两位,这是怎么了?”

  “小子,你……你到底搞了什么鬼?为什么你抱了龙柱没事,而我们两个抱了龙柱却吐血了?”李布朗满脸狐疑地望着方小宇道。

  “这个问题,应该是我问你们的。”

  方小宇一脸冰冷地朝李布朗扫了一眼道:“有一句话叫做,自作孽不可活。又叫不作不死。你们现在是自己作死,怨不得别人。此处的抱龙转运柱,并非真正的转运柱,只不过是北坡海这杂碎布下的一个,破坏龙脉的阵法罢了。事实上,这是一根镇龙柱,打在了龙颈部分,就好比是击中了蛇的七寸,必会引起阴龙的愤怒,从而令整个龙潭半山的龙脉气象的大乱。”

  “原来,你早就知道,这别墅里的秘密了?”李布朗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不急,听我慢慢说来。”

  方小宇一脸平静道:“北坡海那狗碎杂,布好阵后,还派人在龙脉上打下了七口镇龙井,想让龙翘尾,从而引起龙翻身。可惜,这一切被我破坏了。龙尾身上的阵法彻底灭掉了,这龙颈部分自然也就无效。”

  “想必你们念的咒,定是北坡海那杂碎教的。所以你们抱着龙柱转动,还念动咒语,非但不能得到气龙的滋养,反而会引起龙怨。因为镇龙者,不镇住龙,就必被龙伤。先前,就是因为龙气的反噬,你们两个大蠢货,才会吐血。接下来,只怕你们也活不久了!”

  “好你个小子,明知道这一切,却故意阴我?”李布朗的目光中充满了怒火,恨得咬牙切齿

  他先前已经被那名胖子女鬼吸去了体内一半的精气,这会儿,又遭到龙气的反噬,百日之内必死无疑。

  “自作自受!这就是当汉奸走够的下场。”方小宇冷然笑了笑道:“坏我华夏龙脉者,必死!”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李布朗一边用手抹着嘴里的鲜血,一边不服气地答道:“不,小子,你斗不过我们的。你不可能是我师父北坡海的对手。”

  “是吗?”方小宇一脸冰冷道:“只怕此时的北坡海,也好不到哪里去。龙怨的杀伤力极强,就算是万里之遥也能夺人性命,逃也逃不掉。谁伤了龙,引来龙怨,谁就得承受这一份痛苦。”

  “我不信!我……我这就给我的老师北坡海先生打电话。”李布朗心用不甘地,用手抹了一下嘴角的鲜血,当场拨打起电话来。

  此时远在千里之外的日本玄学高手北坡海,正跪坐在踏踏米上,暗暗发起念力,催动身前的袖珍转运柱。突然间,他觉得胸口一阵沉闷,紧接着便从嘴里吐出一口老血,发出一声惨叫。

  “啊……”

  北坡海用手轻抚了一下巨痛的心口,满脸疑惑地望着一根袖珍转运柱,心有不甘,地连连摇头:“不可能,这不可能!为什么会为这样,阴龙在今晚谅应该翻了身才对,可为什么会这样?我不仅不能将阴龙翻身,反倒遭到龙怨的反噬。这不可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