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现代永利国际娱乐网站 > 神棍小村医 > 第18733章 斩断魂念
  “行吧!你爱怎么玩,就怎么玩吧!”方小宇无奈地摇了摇头,笑着朝一旁的席梦瑶安慰了一句:“没事,这不过是那个日本老贼留下的一缕魂气罢了。害不了人的。”

  “席小姐,你别怕。看我的!今天老子非把这日本鬼子打出翔来不可。”高个子保镖说着,便扬起拳头,飞快地朝北坡海的那一缕魂影的身上砸去。

  然而,无论这家伙,怎么打,却总是伤不着对方。

  他有力的拳头,像是砸在空气中一般。直到累得气喘吁吁,北坡海的魂影非但没有受到伤害,反倒将先前,逃遁的那两道人魂,也给三感召过来了,三道人魂,离席梦瑶越来越近了。

  “我去,这是怎么回事?”高个子保镖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妈呀!快替我拦住他们。”席梦瑶见三道魂影,同时朝她的身旁袭来,一脸紧张地大声呼喊起来。

  说这话的时候,她本能地往父亲,席凉生的身旁靠了过去。

  “快,给我拦住这三个鬼。”席凉生说话的同时,也已经挺身,去拦住三道魂影了。他手下的两名保镖,更是朝三道魂影的身上扑去。

  然而,三人无论怎么努力,都丝毫不能影响到那三道魂影,往席梦瑶的身旁扑去。

  “方小宇,快救我。”席梦瑶见保镖和父亲都没办法保护自己,只好转身又往方小宇的怀里扑了过去。

  奇怪的是,这美人往方小宇的身旁一靠,先前那三道魂影,便再也不敢靠近了。只是呆愣着,站在远处,死死地瞪着方小宇。

  方小宇一手搂住了席梦瑶的细腰,轻轻拍了拍这美人的后背,微笑着安慰道:“没事!三道人魂罢了。我来将它们给斩了。”

  “嗯!”席梦瑶点了点头,将方小宇抱得更紧了。

  见到这一幕,一旁的席凉生是一脸的尴尬。

  他身旁的高个子保镖,更是十分的生气。

  “老板,这小子占小姐的便宜,你看要不要教训一下他?”高个子保镖,一脸讨好地朝席凉生问了一句。同时心里酸酸的。

  “住嘴!”席凉生咬了咬牙,没好气地朝保镖瞪了一眼,小声喝道:“现在除了方先生,谁还能够护得住梦瑶,难道靠你们两个废物吗?”

  “是!老板,我们没用!”高个子咬了咬牙,当场便在自己的脸上抽了一耳光。

  另外一名保镖也跟着往自己的脸上抽了一耳光。

  想想也是,既然这里没有人保护得了席家大小姐,就算别人真心想占便宜,那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当然,方小宇也不是这样的人。他的确喜欢美女,但越是自己看中的女人,就越不会趁人之危。

  他见怀中的席梦瑶不再那么紧张后,便微笑着轻轻推开了她。

  “好了,现在看我怎么收拾,这三道人魂吧!看样子,这是三个日本鬼子。今天,我就一个不留了。杀!”方小宇咬了咬牙,旋即便将先前的那一只金色的坛子,举了起来,狠狠地对着地上摔了下去。

  只听“咔嚓”一声。

  随着一声脆响,方小宇隐隐间听到了一声轻哼声。

  聚目朝前一看,只见北坡海的那一缕魂气,用手在胸口捂了一下。

  显然,是因为金坛的碎裂,而引起了魂气的不适。

  见到这一个动作,方小宇更加的确信,这只金色的坛子是,北坡海施法的主体。也是一只寄魂瓶。

  北坡海把自己的一缕魂念,也就是魂气,寄在了金色坛中,并用这一缕魂念,来控制住两道阴灵,同时还施了密法压住了龙身。

  看来,不仅要把金坛子给砸了,还要把三道人魂,还有那些符文也烧了才行。

  想到此,方小宇便暗聚雷气,又从手掌中飘忽出三朵雷焰,将那一道符纸和草扎的龙身给烧了。

  随着一阵噼啪作响后,奇怪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先前,已经飘远了的两道人魂,连同北坡海的那一缕魂气,急速地往火堆旁聚拢过来,像是受到了什么牵引似的。

  紧接着,三道魂影,像飞蛾扑火一般,同时向火光中扑去。不一会儿,便传来一阵阵凄厉的惨叫声。

  “啊!……”

  “痛啊!……”

  “嗷!……”

  三道人魂,转眼间的功夫,便在火光中灰飞烟灭。

  此时,遥在日本的北坡海。正坐在榻榻米上静修养伤。

  他知道,转运抱龙柱已经破坏了,那是整个阵法的主体所在。柱子一碎,就如同他的心也被震碎了一般。是以才吐出了一口鲜血。

  原本他就伤得不轻,正打坐调养。可就在这时,陡然间,忽觉心口一阵灼热,紧接着,他隐隐感觉到胸口一阵巨痛。

  很快,北坡海的脑海中便浮现出李布朗的身影,继而脑海中又闪过一片火光。好似有什么东西被烧了。

  这是他的魂念在破灭前,临时感应到的影像。

  “妈的,李布朗在搞什么鬼?为什么我会突然心痛?”北坡海越想越不对劝,破口大声骂了起来:“这个王八蛋,竟然出卖了我,把我最后的底牌也掀了。我一定不会饶过他。还有那姓方的小子。”

  话刚说完,又觉胸口一阵猛痛,紧接着便从嘴里吐出一大片的鲜血。

  “哗啦!”一声,房间的推拉门打开了,紧接着便见一名身着和服的女子,光着脚,飞快地跑到了北坡海的身旁,关心地问了一句:“北坡海先生,这是怎么了?”

  北坡海用手轻揉着胸口,有气无力道:“妈的,原本我用了丹药后,再修半个月就能好了。现在……现在怕是又要两个月了。我……我不能等了。我要现在就把那个姓方的小子给除掉。”

  “北坡海先生,可是你已经身受重伤了啊!”九品阴子接了一句。

  北坡海咬了咬牙,一脸严肃地朝那名日本女子道:“阴品九子,你去把北山先生叫来。我要让他去一趟华夏,连同那姓方的小子的老底都端了。”

  “啊!北山先生可是杀人不眨眼的魔王啊!你真的要让他去华夏?”阴品九子一脸认真地答道。

  “嗯!”北坡海淡淡地点了一下头。

  “是!我这就去把北山先生请来。”阴品九子点头答了一句,转身便起身朝外走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