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现代永利国际娱乐网站 > 神棍小村医 > 第1960章 小天后抱不得
  “好!哥们,你上去。我支持你,要是方小宇那小子敢对你出手,我会替你挺身而出。虽然,我还未踏入金丹期,但也不远了。加上我叔的保镖是一名准金丹期高手,有我们两人联手。方小宇再厉害又如何?照样辗碎他。”辛战得意地怂恿道。

  “好!到时真要是方小宇动手了,蓝瞳金刚也不可能坐视不管的。当初,我父亲可是救过他的命,没有我父亲,也就不会有今天的蓝瞳金刚。看在这一份情面上,他也会挺身站出来。”王获一脸得意地笑着答道。

  说罢,他又朝身旁的保镖使了个眼色道:“好看了!在下边替我护着点。我这就上去抱小天后。”

  王获兴冲冲地朝舞台上走去,准备给小天后一个熊抱。

  然而,就在他动念的一刹那,方小宇脑海中便闪过一个念头。

  他的脑海中浮现出,王获张开双臂要将小天后紧紧地抱住的画面。

  这是他的第六感生效了,方小宇已经感知到来自王获身上的那一股敌意。

  “小子竟然敢动我方小宇的女人,也不先问问我的银针同不同意。”

  方小宇淡淡地朝王获扫了一眼,旋即便从法布袋里摸出了两根银针,准备随时对王获出手。

  此时的王获已经来到了舞台旁,他咽了一下口水,准备准备踏上舞台,然后再朝小天后的身上扑去。

  方小宇只是手腕轻轻一晃,便从指间弹出两根银针。

  两道银光闪过,便听“啊”地一声惨叫,王获双腿跪了下去,满脸痛苦地望向了方小宇。

  “怎么?你还想上去吗?”方小宇快步来到了王获的面前,冷然一笑地小声警告道:“你不是想去抱小天后吗?上去啊!”

  “你怎么知道我想上去抱她?我……我不上去了。”王获如见鬼魅瞪大了眼睛,两腿打颤地将银针拨了出来,陡然间感觉整个人像是被什么给掏空了一般。

  他没有想到,自己才刚刚动了要抱小天后的念头,就已经被方小宇看出了他的心事,而且银针飞出,轻而易举的让他跪下,可见此人有多么的强大。

  “滚!”方小宇没好气地朝王获扫了一眼,吓得他连忙爬了起来,灰溜溜地转身便朝台下,一瘸一拐地走去。

  望着王获离去的背影,众人百般不解。

  一时间自是议论纷纷,谁也不知道,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是一旁的搏击高手蓝瞳金刚,看出了一些名堂。他已经料想到定是方小宇用气御飞针,将王获给扎伤了。

  只见他怒气腾腾地站了起来,准备朝方小宇的身旁走去,这时却见一只手按住了他。

  “算了,此人不是我们能够惹得起的。”王造天悠悠地叹了口气道。

  蓝瞳王只好咬了咬牙,又坐了下去。

  见王获一瘸一拐地下了台,辛战有些不解地迎了过去。

  “兄弟,怎么了?”

  “没……没什么。”王获只觉面子上过意不去,便苦笑着朝辛战答道:“我刚才摔了一跤。”

  说完,便低着头,飞快地朝前走去,躲得远远的。

  小天后一曲婉转动人的甜歌结束,台下的观众们,响起了一阵阵热烈的掌声。

  这时,庄园内的阿兰微笑着登上了舞台,拿起话筒,朝台下的宾客们道:“下面是我们的炼丹技术的展示环节。有请我们的炼丹师。”

  话音落,便见丹药房里的几名炼丹师,纷纷抬出了两具足足有半米来高的鼎炉,并在鼎炉内生起了熊熊碳火,旋即便开始炼起丹来。

  炼丹师们以娴熟的炼丹术,炼制着各种十分常见的丹药。

  台下的富豪们,只是以十分平静的目光,打量着这些炼丹师们的表演,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惊讶。

  坐在台下工人们,不禁有些担心起来。

  “唉!看来,今天丹品会上的炼丹技能展示,对这些客人们的吸引力不大啊!”

  “那当然。现在庄园内少了一个能够挑起大梁的炼丹师,没有什么可以拿得出手的绝活,自然也就不会有人好看今天的丹品会。”

  “没有高家家主,高胜德在,整个展示会,味道也变了不少。只怕这里会越变越差了。”

  正好,此时方小宇从几名工人的面前路过,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他将手落在了一名男工的肩膀上,淡然一笑道:“好好干活,什么也别想了。今天的丹品会,会比以往任何一届都精彩。你们只管等着好看戏就好了。到时五百万一颗的丹药都会有人抢着要。”

  “啊……这不可能吧!”一名工人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有没有可能,耐心等待便是。”方小宇淡淡地朝工人扫了一眼。

  那名工人还想再说点什么。很快,便被旁边另外一名工人,用手轻轻推了一下,示意他不要乱说话。眼前这位可就是老板啊!

  对于两名工人的议论声,方小宇并没有放在心上。

  他只是一笑而过,转身又望向了其他地方。

  就在这时,他突然看到有两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角落里,只见一位身材高挑的女子似乎在与人争执着什么。

  方小宇快步走了过去。

  “这位置分明是我的。我为什么一定要让给你?”身材高挑的女子不服气地朝一名戴着金丝眼镜的男子道。

  金丝眼镜男不以为然地朝女子瞟了一眼道:“没见我这里还有两个人站着吗?我们是一起的。这两位是我的保镖,两名筑基期高手。你要给他们让座,这是对武者的尊重。明白吗?”

  “你还讲不讲道理?我爷爷都这把年纪了,你们不仅不让座,反倒赶我们起来。还有没有王法?”高挑的女子几乎要哭出来了。

  这时,她身旁一位白发老者悠悠地劝了一句:“算了娅娅,我们能够来这里参加丹品会,已经不错了。爷爷站一下也没事。”

  老者的口音明显的带有龙县话的腔调。方小宇望着眼前一老一少祖孙两人,不由得会心一笑。

  这两位不正是,同乡会首任老会长乔米先生和他的孙女乔娅吗?算起来,还是老乡呢!

  “哟!听口音,像是来自中南省的穷老冒啊!我看八成是种田出身的小农民吧!”这时,忽听眼镜男朝乔米先生嘲讽了一句。

  眼镜男的这番话,像是踩到了乔米老先生的尾巴一样。他生气地朝眼镜男咆哮道:“中南省怎么了?小农民又怎么样?我们凭劳动吃饭,还轮不到你来鄙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