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现代永利国际娱乐网站 > 神棍小村医 > 第2166章 可怕的药性
  “怎么?你不服气?”皮特陈冷哼一声,迅速提起体内金丹气势,正欲对方小宇发作。

  这一幕,把他身后的继欣雨给吓坏了,不由得失声叫了起来。

  “啊!不要”

  “妹妹,别怕。”方小宇一把将继欣雨的手拽了过来,小声附在她的耳边道:“有我在不会有事的,不过,你可以配合一下我演戏,让这小子装逼装到死为止。”

  “好!”继欣雨点了点头,故意装作一副十分紧张的样子朝皮特陈道:“这位哥哥,你身上的气势好猛啊!我我好害怕啊!”

  “哈哈哈!害怕就对了。这是金丹气势,一掌下去,便能要人命的。我想,你身旁那小子,早就吓尿了。”皮特陈有意往继欣雨的面前靠近了一些,笑着朝继欣雨问道:“妹妹,你说我要不要,把你身旁的这个傻小子扔出去?”

  “不要,这位哥哥不懂功夫,你这么欺负他,算不得本事。要是你比他更舍得给我们花钱,我才佩服你。这才是真正的男人。”继欣雨眼珠骨碌一转,有意激将道。

  “哦!”皮特陈心中微微一沉,仔细朝方小宇打量了一番。

  他见此人,相貌平平,也不像是厉害的武者,但身旁却跟了三个绝色美女,羡慕嫉妒恨的同时,心中又暗骂:这小子凭什么,就能带这么多的美女出来玩?

  先前他怎么也想不通,听了继欣雨的话后。算是明白了。这小子不过是一个有钱的富二代罢了。

  他决定试探一下,方小宇的底牌,便有意笑着问道:“小子,我看你不像是本地的吧!”

  “没错,我的确不是本地的。我们不过是到这里来寻找一点刺激罢了。”方小宇有意装作一副很老实的样子答道。

  “哦!这样啊!这么说,你身旁的三位美女也是外地的了?”皮特阵继续追问道。

  “算是吧!”方小宇笑道。

  “帅哥,你是不是想请我们的客啊!”阿香有意插了一句。

  “没错,谁都知道,我皮特陈是一个热情好客的人。今天能够遇到你们三位美女,也算是我皮特陈的造化。走,三位美女这边请,今晚所有的一切开销算我的。”说罢,他的手又落在了方小宇的肩膀上,笑着安慰道:“哥们,你也别生气,刚才我不过是和你开个玩笑罢了。接下来,我们喝个痛快,玩个痛快。一笑抿恩仇。所有开销算我的。哈哈!”

  皮特陈的眼珠骨碌一转,临时改变了主意。

  他觉得方小宇这小子看起来,有些傻乎乎,很好骗的样子。要不然,怎么可能会傻到带三个小妞出来,却被几个混混围住了,脱不了身呢!

  可见这小子既没本事,也没智商,唯独有的就是有钱。

  他最喜欢结交的就是这种智商一般,钱却多得花不完的主。

  此刻的皮特陈,看方小宇的眼神都不一样了,仿佛在打量着一个小金库似的,心想,这小子身上的钱,迟早是要被老子骗个精光的。

  “行,听哥们你的。”方小宇故意作出一副很高调的样子道:“不过,我这人比较讲究,什么都要追求最好的。我喝酒最少也是万元起步。”

  “太好了,这品味与我太像了。哥们我喝酒也是万元起步。今晚我打算给你来几瓶十万元的,这才够档次嘛!哈哈!”皮特陈笑声爽朗,有意流露出一副十分豪爽的样子。

  他心中在想,小子,我不怕你喝贵的。到时这笔帐自然会算到你的头上。会有你哭的时候。金丹初期实力高手,可不是你这等草包富二代能够惹得起的。

  见皮特陈一副把自己吃定了的样子,方小宇心中暗喜。他决定来个将计就计。

  “这边请!”

  皮特陈领着众人一起步入了,蓝月酒吧,他特意找到了酒吧里的老板,要了一间最豪华的包间。

  路上,方小宇暗中从法布袋里取出了三枚解酒丸,悄悄递给了华青虹:“来,拿着,这是解酒丸,可以让人千杯不醉。就算是轻微的毒性也能提前预防。呆会儿给阿香、欣雨服下。你自己也服一颗。今晚我们要好好的战斗一场。”

  “知道了,我亲爱的神棍先生。”华青虹撇了撇嘴笑着开玩笑道,说完便将一颗解酒丸,丢进了自己的嘴里。

  不一会儿,酒局便开始了。

  华青虹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给继欣雨丹药。直到喝了两圈后,她才找了个借口,说是要去上洗手间,问继欣雨要不要一块儿去,继欣雨也跟着去了。

  上完洗手间,华青虹便把丹药递给了继欣雨,并把药性告诉了她。

  继欣雨接过丹药后,一脸狐疑地皱起眉头:“姐姐,这丹药可以解酒,还能防轻微中毒。那能不能解那种药啊!就是那种可以让人面红耳赤,吃了它能让人浑身发热的药啊!”

  “你是说春心药吗?”华青虹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起来:“你直接说便是了,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嗯!就是这药,不知道小宇哥哥给的解药能不能解这个药的药性,要是不能解的话,那就麻烦了。刚才我已经喝了两小杯红酒了,你和阿香姐姐也喝了。万一皮特陈在酒里下了春心药,那我们岂不是全部都得中招,到时候,哪谁来替我们解这药性啊!”

  “这”华青虹的脸色不由得微微一红。

  这个问题,还真是把她也给难倒了。

  看来,这事得问一问方小宇才行。要不然,皮特陈在酒里,下了春心药,可就完了。这个皮特陈一看就不像是什么好人。今晚这酒局,人家摆明了,就是要算计他们来的。

  “唉!看来,这事,我得问问方小宇才行。要不然,我们中招了,到时谁来替我们解这药性啊!”华青虹脸色阴沉地自语了一句。

  “是啊!听说这种药的药性一发作,让人要生要死的。妈呀!想想就可怕。”继欣雨一想到这事,就羞得两脸通红。

  两位美人正说着,却听身后传来一阵嬉笑声。

  “这有什么好怕的,大不了,让方小宇替我们解了这药性便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