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现代永利国际娱乐网站 > 神棍小村医 > 第2174章 精神损失费
  “行,我这就喝了。”皮特陈端起酒杯,一仰长脖喝了下去,可刚一入喉,他便呛得发出一阵阵杀猪般的吼叫声,接连吐了几口。

  “烫!烫死我了!”

  皮特陈深吸了几口气,恨恨地朝方小宇瞪了一眼,想要骂人,却又找不到说辞,只好咬了咬牙,强行将嘴里的那一点余酒咽了下去。

  “皮特陈先生,真是不好意思,刚才忘记了,告诉您,这杯子里的酒,温度蛮高的。”方小宇有意作出一副很是抱歉的样子。

  “算了,这事过去了。”皮特陈不爽地朝方小宇摆了摆手,旋即深吸了一口气,目光有些迷离。

  见到这一幕,方小宇忍不住暗自发笑。

  他知道,先前在酒杯里投放的**蛊已经生效了。

  虽然,酒杯里的酒温有着较高的温度,但还不足以将**蛊烫死。毕竟,现在已经没有了五雷符火的威力在。他相信用不了多久,皮特陈便会做出一些令人哭笑不得的事情来。

  果真,没多久便见皮特陈的脸上露出了一抹邪恶的微笑。

  他的目光落在了包厢内,一位负责酒水的年轻小伙的身上。只见那年轻小伙,细皮肉嫩的,像有几份像女人。

  “美女,过来,陪我喝两杯。”

  中了**蛊的皮特陈,本就有些糊,加上那年轻小伙,动作神态,姿色都有几份像女人。这回皮特陈是彻底的,把他当成女人了。

  在他眼里,年轻小伙原本深蓝色的牛仔裤变成了黑色丝袜,一双美腿交叠在一块儿,甚是迷人。年轻小伙原本平坦无奇的胸,此刻也变成了傲人挺拔的样子。本就细皮肉嫩,现在更是看成了面如玉脂,脖如雪。

  望着眼前的“大美女”,皮特陈一把将那年轻小伙揽了过来,一只猪爪子,开始在这小伙的身上漫游起来。

  “皮少,我我是安仔啊!你是不是看错人了?”年轻小伙吓得脸色苍白,想要推开皮特陈,皮特陈却将他抱得比先前更加的紧了,手上的动作,也越来越粗暴。

  “美女,别走嘛!我会给你钱的。来,这是我给你的钱。”

  说着,皮特陈便真的从一旁的包里,取出了一沓厚厚的钞票,塞在了年轻小伙的手里。

  “皮少,别这样,这这不是钱的事情。我是个男的啊!喂我不是女的”年轻小伙大声呼喊着,想要挣脱,却被皮特陈抱得紧紧的。

  见到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一旁的继欣雨和华青虹还有阿香小姐,三位美女一个个不由得鄙视地骂了起来。

  “恶心!”

  “人渣!”

  “简直就不是人。”

  皮特陈的动作越来越过分,眼看再这么发展下去。眼前这小伙,就真的要被皮特陈,当成美女给办了。

  年轻小伙急得额头都渗出汗水来了。

  “大哥,快想想办法救救我啊!我还没有找女朋友呢!今晚可不能就在这里,把自己给交待了啊!”酒水员求助的目光,落在了方小宇的脸上。

  “只有你救得了你自己。”方小宇淡淡地朝年轻小伙道:“我看这家伙,八成是中邪了。要不这样吧!你甩他一耳光,我保证他一定会清醒过来。”

  “啊这不好吧!”年轻小伙吓得腿都有些颤抖了。

  他不过是在酒吧里打工的一个小人物而已,哪敢动手打皮少这样的牛人啊!

  “没事,现在的他压根就不清醒。就算你打了也是白打了。”方小宇微笑着答道。

  “真的?”年轻小伙犹豫了一会儿,咬了咬牙,终于鼓起勇气,一巴掌往皮特陈的脸上招呼过去。

  “啪!”

  重重的一巴掌,落在了皮特陈的脸上,很快便在他的脸上,落下了五个深深的手指印。

  皮特陈的脑袋,猛地晃了一下,他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火辣辣的脸庞,顿时清醒过来。

  “小子,你敢打我?”

  皮特陈一把揪住了那位年轻小伙的衣领,准备对他动粗。

  这时,方小宇却伸手一把格开了皮特陈,微笑道:“皮特陈先生,你这是怎么了?好好的,怎么就动手打人了?”

  闻声,皮特陈晃了晃脑袋,像是喝醉了酒似的,一脸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这这是怎么了?”

  说完,他的目光又落在那位年轻小伙的身上。

  “你你还好意思说,刚才你把我当成女人我我差点就成了你的人了。”年轻小伙,咬了咬唇,拿起手中的那一堆钞票,恨恨地朝皮特陈瞪了一眼,嗔怪道:“你以为给点儿钱,就了不起了吗?我我才不伺候你呢!这钱这钱算是你给我的一点精神损失费。走了,以后再也不想看到你。讨厌!”

  说完,这年轻小伙便扭了一下身子,娘声娘气地扭捏着身子,径直朝包厢的外头走去。那模样,还真像个女人。

  “我去,妈的!什么玩意,老子对你这样的炮娘才没兴趣呢!”皮特陈一脸不爽地朝那年轻小伙,瞪了一眼。

  这时,一旁的华青虹却笑着接了一句:“哼!嘴上说的一套,心里想的一套,天知道你对人家有没有兴趣呢!”

  “是啊!要是对人家没兴趣,刚才干嘛又要对人家动手动脚呢!最后还给了人家一沓的钞票。”阿香小姐也冷笑着接了一句。

  “简直就是恶心!”继欣雨也没好气地骂了一句。

  见三位美女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着自己。

  皮特陈是一脸的狐疑,他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又看了看自己身旁,那一只被拉开的公文包,旋即便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天哪,刚才我做了什么?我是不是给了这小子一万块钱了?”

  “没错!你侵犯了人家,怕人家去告你,所以就赔了人家一万块钱,算是精神安慰费!”方小宇微笑着答道。

  “啊这这不可能啊!我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皮特陈顿时只觉一阵恶寒。

  他还真没有那方面的爱好,别说没有,一想到都恶心。

  可现在细想一下,自己刚才似乎还真的做出了恶心的事情。

  这让他恶心反胃的同时,不禁打了个冷颤。他狐疑的目光落在了方小宇的脸上,冷冷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变成这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