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现代永利国际娱乐网站 > 神棍小村医 > 第2177章 皮特陈挂了
  “这样最好!”方小宇喘了一口粗气,故意作出一副非常淡定的样子答道。心中却是暗叹,意念传意之术,如此的消耗精气神。

  “是,我说。可是我说了,那是会死人的”皮特陈拜了几下后,便声泪俱下地哽咽起来。

  犹豫再三,却迟迟未说正事。

  方小宇一把将手中的火焰,拉得老高。

  吓得皮特陈颤声叫了起来:“啊,不要,不要啊!”

  他呜呜咽咽地抽泣着。

  方小宇并没有丝毫的同情,火光比先前更加的靠近了一些。

  他知道,皮特陈越不肯说,说明背后的阴谋越大。

  方小宇心中猜想,水晶雕塑之事极有可能,与燕城龙脉头上被人钉斩龙钉的事情有关联。龙脉之事,关系到国运的兴衰,又岂能掉以轻心。

  方小宇手执着火焰,表情冷漠地望着皮特陈道:“说,把你背后的阴谋说出来。”

  皮特陈被炙热的火焰,烤得脸上一阵火辣辣的。他知道,如果再僵持,接下来,自己怕是真的要毁容了。

  沉默片刻后,皮特陈咬了咬牙,终于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了方小宇。。

  “方总,我错了。刚才我所说的是谎言。我也不想这样。可是没有办法。事实上,我已经是半个死人了。因为我的体内,被人施了诅咒之术。而向我施展诅咒之术的,便是那位日本玄学大师北坡海。”

  “我曾经在日本打过工,却无意中接触到一个叫做巫法社的组织。这是一个通过邪恶巫法来达到敛财目的组织。我本是抱着修习通灵之术,加入这个组织的。可是后来,却发现不是那么回事。每一个修习通灵术的人,必须经过巫法的洗礼。事实上,那是一种诅咒之术。一旦被洗礼成功,修习巫法的人,便永远摆脱不了灵魂的诅咒,直到生命结束的那一刻”

  皮特陈说到这,已是哭得泣不成声。

  正说着,忽见他猛地一下捧住了自己的心窝,露出极为痛苦的表情。

  “皮特陈,怎么了?”方小宇警觉地问了一句。隐隐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

  皮特陈脸色苍白,眼瞳急骤地收缩,好似很吃力的样子,颤声道:“至于那个水晶雕塑是这样的。其实,从一开始,我便是抱着算计冷老爷子一家子,才有意去结识聂菜凤的闺蜜,那个水晶是北”

  正说着,皮特陈猛地张口吐出一口血来。

  陡然间,忽听他大声喊了一句:“不要主人不”

  然而,他的话还没有彻底的说完,又是一口黑血吐出,紧接着整个身子向后一仰,便倒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两眼瞪得比铜铃还大。

  众人惊骇,包厢里的服务员吓得双手捧住脸,发出“啊”地一声尖叫,便转身跑了出去。

  “啊怎么会这样,哥哥,他是不是被被你杀死了”继欣雨哪里见过这等世面,身子瑟瑟发抖地凝望着方小宇。

  华青虹连忙,用手拽了一下继欣雨小声道:“别乱说话。很快就没事了!”

  话是这么说,她脸上的表情却也变得凝重起来。

  一旁的阿香相对比较淡定,无奈地摇了摇头道:“看来,他已经死了。”

  方小宇狐疑地皱了皱眉,快步走到了皮特陈的面前,探了一下他的鼻息,旋即又把了一下他的脉息,很快便摇了摇头道:“他已经挂了!”

  “哥哥,他他是怎么死的?”继欣雨一脸不解地问道。

  “我要看看才知道。”方小宇试着,用天眼神通观望着眼前的皮特陈。

  他发现皮特陈的命宫处,除了泛起了一道青色的死气外,还隐隐透着一丝他看不懂的符形。

  符形继续了一分多钟后,便彻底的消失得不见了踪影。显然,皮特陈是被人用诅咒之术给杀死了。

  方小宇仔细打量着皮特陈的脸色,试图想要再看清楚一些。

  就在这时,却听门口传来了一阵吼叫声。

  “站住!都给我蹲下。”

  方小宇扭头一看,只见一名身高足足有一米八,皮肤却白得像玉一样的高挑女警,冲进了包厢内,在她的身后还跟着一名男警。

  当方小宇见到女警的一刹那,心中不由自主地微微颤动了一下。仿佛他像是在哪里见过眼前这位高挑的女警妹子,越看越觉得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可是无论他怎么想也想不起来。

  “说你呢!”

  正当方小宇感到有些好奇的时候,女警生气地朝他吼了一句。

  她像寒剑一般的目光,落在了方小宇的脸上,冷冷道:“说,沙发上倒下的这人是怎么回事?”

  原来,酒吧里的老板,从门缝中看到方小宇,手中打出火焰来了,早就吓怕了,便偷偷的报了警。于是把这位高妹女警给召来了。

  “他死了!”方小宇淡淡地答道,旋即便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一脸平静地端起了酒杯,轻轻抿了一口红酒。

  “死了?”女警脸色微变,快步朝皮特陈的身旁走去。

  女警叫聂丽,是南海市公安局里的刑警副队长。她刚提上来不久,抱着新官上任三把火的态度,接到案情后,便第一时间赶到了酒吧。

  原本,她以为这不过是一个小的打架斗殴案,不想却遇到了一个杀人的案子。这不由得让她打起精神来。

  聂丽用手探了一下皮特陈的鼻息,旋即又摸了一下他的脉博,顿时脸色骤然沉了下来,冷冷地朝方小宇喝问道:“他是怎么死的?”

  “抱歉,我也不知道怎么死的。正喝着酒,吐出一口鲜血,突然就倒下去了,然后就成这样了。”方小宇一脸平静地答道。

  “开玩笑!喝着酒会突然吐血,然后就死了。你这是在编故事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事情的经过。刚才有人看到你用火焰威胁死者。”聂丽一脸冰冷地用手指着方小宇道:“你最好给我老实一点。我警告你,我聂丽可是拿过南疆省霸王花称号的女特警。”

  方小宇耸了耸肩膀,笑了笑,并未说什么。

  这个不经意的动作,令眼前这位特警出身的女警官,很是恼火。她误以为,方小宇是在挑衅。

  聂丽咬了咬唇,手中的拳头捏得咯吱吱作声,冷哼道:“而且,我可以骄傲的告诉你,我是一名修行武者,金丹初期高手,你刚才用的火焰,大概就是传说中的五雷掌,别以为我不知道。不过,这点本事,还不足以在我面前摆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