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现代永利国际娱乐网站 > 神棍小村医 > 第2235章 毁了一个社
  “不管了,先将这些妖孽喝退再说。”

  方小宇将心念收了回来,大声喝了一句:“何方神妖孽!此为将军圣地,私闯者必斩,还不快快退下。”

  闻声,众阴兵停了下来,齐刷刷地望向了方小宇。

  “杀!”

  忽见走在最前边的一名日本军官,挥舞着手中的军刺,作了一个手势。

  众阴兵便径直朝,方小宇的身旁挺进。

  “工工工!工工工!”

  众日本阴兵将刺刀举向前方,踏着整齐而又非常有节奏的步子,正一步步朝方小宇的身旁逼近。

  “唧!”

  当他们踏过一片草丛时,惊起四周的鸟雀和一窝兔子,鸟雀乱飞,兔子慌乱地朝四处逃去。

  其中有一只兔子,跑错了方向,在地上打了个滚,便被一名日本兵生生的踩死了。兔子发出一声惨叫,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上百名日本兵,举起手中的刺刀枪,像机械人一般,径直朝方小宇的身旁走来。

  一切是如此的真切,直望得众人额头渗汗。

  “啊这这些阴兵,杀气腾腾,连小动物都不放过。”段天恩吓得脸色苍白,颤声喊了一句。

  “方神医你看,要不要我出手”一旁的冷老爷子,表情凝重地朝方小宇望了一眼道。

  “他们是阴体,就算是元婴期高手,也奈何不了他们。”方小宇摇了摇头,一脸平静地朝冷老爷子和段天恩父子道:“你们先撤到一边去。我来对付。”

  “走!”冷老爷子犹豫了数秒钟,最终还是带着段天恩父子,往阿香她们身旁走去。

  方小宇暗中掐起了指诀,表情凝重地打量着,正一步步逼近的那些日本兵。

  “工工工!工工工!”

  步子越来越响亮,一股阴冷的杀气扑面而来。

  方小宇冷眉望向了前方,大声喝了一句:“万山巫王在此,谁敢向前。”

  随着一阵喝令,众阴兵停了下来,愣了一会儿。

  可很快,又见先前那名手握军刺的日本军官,大声喝了一句:“上!”

  听令,众阴兵便再次向前挺进。

  方小宇愣了一下,心中惊奇的同时,又很是狐疑。他不明白,为何自己巫王的称号,不能压住眼前这些阴兵。

  正当他有些狐疑之际,脑海中陡然间闪过一个念头。

  只见一个阴暗的木屋内,端坐着一名老者,老者的嘴角掠过一丝冷意,正朝他阴阴地笑着。

  “姓方的小子,我们又见面了。果真没错,原来真的是你在背后搞鬼。也罢,今天,来了就别走了。你就死在这个念头之中吧!哈哈!”

  随着一阵狂笑声发起,方小宇已经看清楚了,眼前老者的面容,正是他的宿世仇敌日本玄学大师北坡海。

  “原来是你啊!”方小宇咬了咬牙,冷笑着喝道:“老不死的,如果今天我斩不了你,就算跑去日本也要斩了你。”

  “哈哈哈!就凭你?”北坡海狂笑着,突然举起了一块阴块,冷笑着朝方小宇道:“你知道,为什么你不能喝退那些阴兵吗?因为阴界也有封疆。那是一支日本敢死队,就算死了,他们的意志也是向着天皇的,又岂是你一个小小的巫王,所能召唤的?方小宇你太天真了。”

  “好!既然是一群不听话的野鬼,那我只能送他们上西天了。全部斩了。”方小宇冷冷地喝了一句。

  “小子,没用的。这回你必死无疑,我用了两名建基后期高手的活人祭龙。你闯入了龙口位,必会引来龙怨,而你现在所入的位置,想必一定是龙口位吧!犯龙口者,必惹龙怨”

  北坡海慢条斯理地朝方小宇说着,脸上却暗藏着一丝得意。

  他知道,按照他的估算,方小宇应该已经犯了龙怒,并且触动了阴兵阵法。接下来,必会引来阴兵的追杀。而现在自己又成功的与方小宇的神识建立了沟通,正是一个绝佳的诱杀时机。

  北坡海心想,只要拖住方小宇在神念中,那么现实中的方小宇,必定会灵力大减,到时遇上阴兵必死无疑。

  见此刻的方小宇,仍旧没有一丝的恐惧,北坡海心中是一阵狂喜。他知道自己的计划马上就要得逞了。

  他时不时便低头,望着自己手中的那一块阴牌,见上边隐隐已经渗出了血渍,心中更加的得意了。

  他知道,只要血流到他的中指位,则代表那些阴兵已经完成了任务。

  眼下,阴牌渗出的鲜血,离北坡海的大拇指,只有半个指节那么远了。

  说明,阴兵马上就要从方小宇的肉身上穿踏而过,只要这一步实现了,到时神仙也救不了他。

  眼看,阴牌上渗出的那一滴殷红的血,就要碰触到北坡海的大拇指头了。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际,忽见方小宇打了个机灵,冷笑着朝北坡海喊了一句:“走了!”

  说完,他脑海中的北坡海便像水泡一样瞬间破灭。

  “喂!小子,别走”北坡海喊了一句,试图再挽留方小宇,可已经让方小宇的神魂逃离出念头了。

  北坡海心中十分的沮丧。

  回到了现实中的他,低下了脑袋,不由自主地长叹了一口气。

  “北坡海先生,你到底是怎么了?”山左向北一脸好奇地问道。

  “唉!我斗念又输了。”北坡海有些惭愧地低下了头。

  他的话刚说完,便听“轰”地一声。

  神社最中间的那一块最大的阴牌,自觉地裂开成两半,从桌台上滚落下来。

  见到这一幕,北坡海和山左向北先生,均吓得脸色苍白。

  “啊这么会这样?”

  北坡海的话刚说完,又听一阵兵乒乓乓作响。

  扭头朝两边望去,只见神社两旁的神牌位,一排又一排地倒了下来,掉落在地上。

  望着眼前这诡异的一幕,北坡海脸色苍白,当场便急得一口老血吐了出来,颤声叫喊着。

  “不可能,这不可能我的神社就这么毁了。方小宇不可能有这么厉害!我要杀了你!”

  一旁的山左向北也吓得大惊失色。他虽看不懂这是怎么回事,却也知道神社里的阴牌倒下,是一种不祥之兆。

  只是,让他不明白的是,那个叫方小宇的家伙,是怎么做到,一个斗念就毁了神社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