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功法 > 第92章 上古的记忆
  铜面人出手,步世仁重伤,步令羽治好,蓝光恢复体力,步世仁重振旗鼓,攻击不中,然后铜面人出手,步世仁再次重伤。

  就这样无限循环,在步令羽创造的空间里,步世仁就感觉自己好像成了超级赛亚人,不断濒临死亡,不断恢复过来,然后再不断地变强。

  可不管怎么变强,步世仁始终碰不到铜面人,哪怕只是一块衣服的边角都做不到。

  就在焦躁中的步世仁又迎来了稍微有些熟悉的恍惚感,然后他眼前的光线便从突然凌乱变到清晰,已身处在他地。

  有过一次经验的步世仁,一下子就判断出自己已身处在一段记忆中。

  太阳从正中向西边落去,一个长相俊秀的年轻人人逆风而来,神情傲慢,步世仁看到这个年轻人的第一眼,脑子里就蹦出了年轻人的名字——狄豁动。

  两人面对面,隔着九尺之距,毫不相让地对视。

  “我听说你前些日子刚到的门派,你这样的值多少钱?大爷我买了。”狄豁动看步世仁的眼里带着轻蔑。

  步世仁就觉得狄豁动这人很缺心眼,而不是像过去遇到的嚣张之人那样没脑子。

  没大脑,还可以学习到有点脑子,缺心眼就不知道怎么治了?

  “果然,像你没身份、没背景、没长相、没有修炼过的下等人即使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被欧阳室主看重收为弟子,你以为你能一直靠这狗屎运走下去?这个地方可不是你能消受得起的。”狄豁动对步世仁的态度更加傲慢,“就像一个吃惯乡下小菜的人突然吃到山珍海味可能觉得很美味,但事后付账才知道那不是自己能消费得起的,你并不属于我们这个生活圈。”

  步世仁觉得自己身处的记忆还不错,起码让狄豁动这个形似小丑的家伙在自己面前表演,也在久经失败中的郁闷中找点乐趣。

  狄豁动戏谑地笑道:“所以你不妨来我家当个仆人,起码我还能给你些荣华富贵,比起你去追求虚无缥缈的修为巅峰,不是好的多?”

  步世仁没有理他,在步世仁眼里,面前的狄豁动就是个npc。

  狄豁动俯视着步世仁,得意笑道:“钱,女人,功法,职位,我保证会令你满意。”

  “钱嘛,就你家全部家产,女人嘛,就不离国的思絮公主,官职嘛,就尚书吧,功法嘛,我也不知道什么好,就给我你修炼的就行了。这些你能满足,我就可以考虑考虑。”

  这些并不是步世仁想的,而是他的嘴,准确说处于记忆中的那张嘴自己动了。

  而这一动非同小可,步世仁清楚地记得不离国是正邪之战前夕最强盛的几个国家之一,而思絮公主跟传说中的邪道祖师有一段缠绵不清的恋情,曾被后世书写成了无数个版本。

  那么这个记忆的主人也就是活在正邪之战之前的上古人。

  步世仁这正暗自陷入深思,那边狄豁动已闻言,怒气满面,周边空气开始震荡,开始集蓄真气。

  “喂,这真气有宗师以上的程度了,这不符合人物设定呀!”步世仁一声吐槽后察看了一下周围,心里想着“装逼失败,赶紧闪”,却不怎么着急,这里毕竟是一段记忆而已,记忆中的人八成不能拿他怎么样,不会为了剩下的两成可能会伤害到他的风险,他还是决定先闪,毕竟这是个上古之人的记忆,谁知道有什么古怪之处。

  步世仁看了看,这是一片空旷地,最近的建筑物也要离步世仁三十米以上,也就是十丈外,看狄豁动胸有成竹的样子是有远程攻击的手段,要在狄豁动发招前跑到建筑物内简直是痴人说梦。

  又看了一下左右,四下也是无人。

  等一下,天上是什么?这个场景为什么这么眼熟?

  步世仁看到天上一个物体落了下来,狄豁动还没蓄集完真气,就被这个物体砸倒在地,激起一片烟尘。

  待烟尘散去,只见一魁梧的裸身巨汉坐在狄豁动胸膛,也不知是因为高空坠落造成的冲击还是由于近距离看见一个巨汉下身的棒子,狄豁动已完全晕了过去。

  居然是这个情节,一丝不挂的汉子不用说,肯定不是白正朴,白正朴还会穿条内裤或者短裤之类的,就像看到狄豁动一样,步世仁看到巨汉时也马上想到了他的名字。

  熊九!

  只是不知这个记忆中的熊九是敌还是友?

  即使是站在对立的立场,步世仁也不得不为狄豁动这个炮灰的遭遇表示同情。

  熊九托着下巴看了会儿晕过去的狄豁动,喃喃道:“这不是狄青云的的侄子狄豁动吗?我说怎么这么眼熟的?他怎么会在这?一下就倒,简直太废物了。”

  步世仁觉得没自己什么事了,就想着迅速离开,他可是看见熊九身后还有一大堆人追来,他可不想被人踩在脚下,身上布满脚印。

  步世仁的举动没逃过熊九的感知,熊九立刻意识到除了狄豁动还有人在,待看到步世仁这张陌生的面孔之后,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突然闪到步世仁的眼前。

  步世仁猝不及防,差点被闪瞎两只20的眼睛。

  步世仁定了定神,惊恐地说道:“你要做什么?”

  任谁看见一个裸奔猛男拦住去路,而自己又反抗之力的时候,都会菊花一紧,虎躯一震,面露惊恐的,步世仁和老田做出了同一个反应也是人之常情。

  熊九却憨憨一笑,道:“别害怕,我不像狄豁动那样仗势欺人的,只是想问你知不知道门在哪里?我迷路了”

  很难想象熊九居然会有如此憨厚的笑容,步世仁想象着现实中的熊九看到这一幕的心理阴影面积。

  “不知道,我刚来的。”步世仁诚实地回答。

  “原来如此,那没法了,看来还得靠我自己。”熊九汉子遗憾地数道。

  正在这时,忽然传来一堆喊打喊杀的声音。

  “前面的全裸变态站住。”

  “混蛋,你以为趁着爆炸的冲击力就能逃脱,太小看我们的感知力了。”

  “和我们临时商会作对作了一年,以为就这么算了?”

  熊九闻声立刻扛起步世仁,脚底生风,跑了起来。

  步世仁继几次被人带着飞后,又享受到被熊九扛着跑的待遇,心里庆幸着是被扛而不是被抱或者夹,祈祷着千万别觉醒奇怪的属性。

  步世仁的头倒吊在熊九的身后,明明淬炼过的脸被风刮得脸生疼,扭头看去,只见一群俊男美女踏着一堆烟尘疾速追来,和壮观的万马奔腾有一比。

  步世仁既冯无锋之后再次被劫持着被一堆人追赶,只不过这次是在虚假的记忆之中。

  只不过这个记忆实在真实,步世仁仿佛自己已成了这个记忆的主人一般,要不是事前有经验,他都要融入记忆之中成为记忆的一部分了。

  等到熊九狂奔加速,记忆也就到了头,步世仁的意识又回到了步令羽的空间中。

  步世仁道:“你是不是来自于正邪之战前的圣域上古?”

  铜面人未发一言,只是转身,然后凭空消失。

  步令羽叹了口气,看着天空似在回味着什么,可没多久,便淡淡道:“你可以出去了,明天你可以在家休息。”

  步令羽手一挥,步世仁就出现在了那栋煞气森森的房屋前。

  此刻步世仁在步令羽的空间中正好待了百年,而荒域中只过了一日。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