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现代永利国际娱乐网站 > 素月天娇 > 第三百七十章 相爱相杀
  一直睡到正午时分,滕护梨这才坐起身来。她伸了个懒腰,护着隆起的肚子慢慢下床。

  走到窗边,伸手拉开窗帘,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

  她闭上眼睛,感受着这股暖意。

  自从怀了身孕之后,滕护梨整个想法都不一样了。往日她还觉得自己嫁给江辰纯粹是政治婚姻,几乎没有爱情的影子。如今和江辰相处下来,他对她照顾得无微不至,生活起居关心备至,甚至还能照顾她情绪的起伏。

  虽然这些日子以来,她对江辰表现出来的很是刻薄,但江辰却丝毫没有嫌弃她的意思。渐渐地,江辰的温柔令滕护梨的心融化了,她心中开始想起江辰的好来。

  江辰看到滕护梨的变化,两人的感情在相互交流中与日俱增,渐渐的成为了一对相敬如宾的夫妻。

  滕护梨这才庆幸,自己嫁给的是江辰。

  推开门,她迈开步子走了出去,走到庭院的鹅卵石小道上散步。

  自从怀孕之后,她每天都是如此。睡到正午起床,随后在庭院里散步,走到额头冒汗之后,便去用膳,每日只吃一碗,喝汤两碗。

  走了一阵,一名下人匆匆的走到滕护梨面前,他手里拿着一个白纸包裹的信封。

  “夫人,有人送一封信来给你。”下人道。

  “信?”滕护梨很有些奇怪,“是什么信?谁送的?”

  下人摇头,“不知道,她说给你看了就知道了。”

  滕护梨接过信,打开来看,笔迹熟悉无比,是陈素月的。她心上一跳,陈素月还是回到镇天大都了。她果然是谁也拦不住的人。

  信上道:“阿梨,许久不见,甚是想念。不知你有空否,出来到悦来客栈一聚。”

  看到这里,滕护梨想,陈素月胆子真大,这个这时候了还敢明目张胆的约自己出来。

  再往下一看,她的心咯噔一声,脸色突然一变。

  下面一排写的是:“若你不想聚,江辰就暂时和我们一起了。等到你觉得什么时候可以迎回他,我们什么时候就把他还给你。”

  滕护梨急忙将手中的信捏成一团,高声喊叫那下人过来。

  “将军去哪里了?”

  “将军今天一大早就出去了,有个人来找他,给他说了两句话便神色匆匆的出去了。”

  “什么,有人来找他,是什么人找他?”

  “不知道。将军走得匆忙,我们也没有细问。”

  滕护梨的肚子紧了紧,她急忙用手扶住,让自己胸口的气逐渐缓过来。

  江辰被陈素月用计抓住了,只有自己才能把江辰救回来。

  去哪里找陈素月呢?悦来客栈!是的,就在悦来客栈。

  想到这里,滕护梨急忙往外走去,下人问道:“夫人要去哪里?”

  “我出去一下。”滕护梨的脚步加快了些,她救夫心切,顾不得肚中的孩儿了。

  下人准备跟着滕护梨出去。她急忙拦住对方,“你别跟过来,这是我的事情。”

  下人站在原地,望着滕护梨亦步亦趋的背影,心中感叹一声,不知如何是好。

  下午时分,江辰回到府上,喊了声“夫人”,却没有人应。他顿时感觉奇怪,在住宅庭院周围找了一阵,却没看见滕护梨的身影。

  往日这个时候,她已经吃过了午饭,躺在椅子上晒太阳,或者在屋檐下听落雨的声音,今日却不见她的身影。

  “夫人,夫人”

  江辰又喊了几声,依旧无人答应。

  这时候,一名下人跑了过来,对江辰道:“将军你回来啦,夫人她中午时分出去了。”

  “出去了?去哪里了?”江辰皱着眉头,很是奇怪。

  “不知道,她没说。夫人走之前收到一封信,她看了那封信之后脸色大变,急匆匆的走出去了。”

  “看到一封信,急匆匆的出去了?”江辰想了想,“是谁送信过来了的?”

  “是一位姑娘,这姑娘用面纱遮挡住自己的脸,看不清楚她的样子。”

  听到这里,江辰冷笑一声,“我知道是谁了。”他心中升起一股愤怒之火,陈素月,你可不要欺人太甚!

  他走回屋,取下去墙壁上挂着的剑,愤怒的冲了出去,向悦来客栈走去。

  陈素月那一伙人,全都在悦来客栈里。他断定,滕护梨也一定在悦来客栈。

  悦来客栈人来人往,依旧保持着繁华。

  走进悦来客栈,江辰观察着客栈里的情况,并没有贸然的采取行动。他四处看了看,随即隐藏在了人群里面。

  他躲在人群里,找寻着陈素月的身影。不一会儿,便看见陈素月站在二楼的走廊上。

  她眼睛直直的看着他,脸上显出一丝得意来。

  原来她早已经发现了他,躲藏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陈素月拿出一支钗,亮在江辰面前。看到那只钗,江辰愤怒无比。那是滕护梨的钗,从怀有身孕开始,她一直戴在头上。

  “她在哪里?”江辰怒吼道。

  陈素月并不回答,只是头往上一扬,转身消失在二楼的走廊上。

  江辰立即追了上去,他穿过人群,跑上了二楼。

  怒火将他的理智全都燃烧掉了,他愤怒往前冲,跟随者陈素月的脚步。

  不一会儿,陈素月走到了走廊尽头,躲进了一间厢房里面,转过身来迅速把门关上了。

  江辰走过去,伸手推开门,一迈步走了进去,一张大网从天而降,将他整个身子包裹住。

  他还想挣扎,却不想那张网越来越近,怎么也挣扎不开了。

  这时候,江辰的眼前出现两个人,分别是陈素月和袁天意。两人站在江辰面前,得意的对望一眼,很满意这次的行动。

  “阿梨在哪里?”江辰愤怒的问道。

  “阿梨?不是在家好好地养胎么?”陈素月道。

  “你你竟然如此不念旧情,阿梨怀有身孕,你也要对她下手?”

  “我刚才不是说过了么,阿梨在家等着你呢。你若不信,自己回家去看看就好。”

  江辰听陈素月如此说,眉头一皱,不知道她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什么意思?”

  “你回家看了就知道我是什么意思了。我原本也没想过要伤害你们,再怎么说你也是我的朋友。”

  “哼,朋友。”江辰冷笑一声。

  陈素月蹲下身子,解开了缚住江辰的那张网,退到一边。

  “你自己请吧!”

  江辰移开身上的网,站起身来,疑惑道:“你真的”

  “你回家看了便知。”

  江辰推开门,走出了房间。

  悦来客栈不远处,有人正悄悄地监视着这里的一切,看到江辰和陈素月一起走出来,立即走出客栈,向都护府走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