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太后的现代纪事 > 174章 乌龙事件
  李微迷迷糊糊地睡到了半夜,她觉得嗓子一阵阵的发痒,忍不住咳嗽了几声。

  这一咳她就醒过来了,正好想方便,李微在黑暗中摸了又摸本来想找床头的灯光开关,没想到却摸到一个毛茸茸的东西,这是什么东西!?那件东西个头好像不小,她总算摸到了开关摁开了灯,屋里一下子明亮起来。

  在明亮的一刹那间,李微大叫了一声,什么时候,什么时候床上多了一个人!?原本还在睡梦中的另一人被李微的动静给惊醒了,揉了揉眼,将脸上的发丝拂开,四目相对,还来不及说什么。李微便顺手抄起了身旁的一个枕头重重的向那人脸上给捂去。

  那人奋力的抵抗着,要将这个能让他窒息的枕头给拿开。最终男人的力量还是占了上风。李微拿起床边的听筒就说要报警。

  赵骞伸出大手来制止了李微的动作。

  “何必吵得全世界都知道,对你,对我都不是什么好事。你想想看,明天各大新闻媒体会怎么报道这件事。”

  影响力这三个字让李微暂且的犹豫下来,最终她放弃了报警的念头,她也冷静了下来开始审问赵骞。

  “说吧,你半夜跑到我房间里来,还在我旁边呼呼大睡是为什么。”李微决定给赵骞一个辩解的机会。

  “你的房间?这是我的房间啊。”赵骞一脸的懵逼。

  “你是房间?你这是睁着眼说瞎话,我整个人,我所有的东西都在这里怎么就变成你的房间呢?”李微还想继续审问下去,但此刻她更想方便,于是匆匆的穿了拖鞋飞快的往卫生间奔去。

  李微坐在马桶上正在考虑如何对付跟前这个有着深仇大恨的男人,想了半天也没找到个合适的对策,最后想还是让他回自己房里去吧。一个是影视明星乃公众人物,一个是还在实习期并未毕业的学生,炒出什么新闻来对两人都不好。

  李微做好了决定便扯下了一截卫生纸擦了擦,擦过后就随手扔进了垃圾篓,正要起身时她却瞥见了底裤上有几点触目的红色,李微心里一惊,接着又用纸轻轻的擦拭了一下,依旧有血迹。怎么这次提前了三四天。这些天忙着出差忙着跑来跑去,她一点准备也没有。

  李微去了卫生间半天没有出来,赵骞心道她是晕倒呢?疑惑之下来到了门前询问:“喂,你没事吧?”

  “我没事。”李微想多扯一段卫生纸暂时垫上一会儿出去买,可惜卷筒上所剩的纸不多,她从来没有这样窘迫过。

  “出来吧,我们好好谈谈。”恰巧两人出现在同一个房间里,赵骞认为这一定是命运的安排。他甚至自信的认为两人坐下好好的说会儿话或许就能解开李微的心结。

  李微现在被困在这小小的卫生间里出不去啊,都是外面那个可恶的男人,李微咬牙切齿的恨。

  赵骞见李微好一阵没有响动便当她的出了事,便开始转动卫生间的把手。

  这人是要做什么?!李微喊道:“你别进来!”

  “我没听见动静还以为你昏过去了,你出来吧。”

  李微接连咳嗽了两声,鼻音浑浊的回答了句:“我被困得出不来。”

  这一刻赵骞满脑子的问号,只好跟着那扇毛玻璃的门和李微说话:“我能帮你吗?”

  让他帮忙买一包卫生巾?打死李微也说不出口,她还是得想办法出去。李微将剩下的卫生纸全部垫上,终于拉开了那扇阻隔在他们中间的那扇小小的门。

  突如其来的动作让赵骞不防,两人差点撞在一起。

  李微也不想审问了他了,走到床头抓起电话就想打,赵骞上来阻拦道:“你还是想报警,还是想叫人?我说过的,这事不必吵出去,对你对我都不好。”

  李微又气又极,简直快要哭出来了,她抓紧了电话,熟练的拨了四个数字,在电话这头说:“请问是总台吗?能否麻烦帮忙买一包卫生巾送到709房间来。”

  挂掉电话后,李微感觉整张脸都在发烫。她从来没有这样的尴尬过,而且还是在这个人的面前,她简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赵骞显然还没明白是什么状况,不过李微说的是709房间,他看了一下自己的房牌号,前台给他的也的确是709,没有错啊。

  “那个您……好像出了什么问题。”

  “我不管出了什么问题,总之半夜你擅闯我的房间就是你不对,我也不想闹大,所以你还是趁人没发现就走吧。我也不想吵得全世界皆知。”李微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没想到酒店办事的效率还挺高的,五分钟后就给送来了一包卫生巾。李微接过后给付了钱,道了谢,飞快的回卫生巾换好了。

  等到她出来时那个臭流氓竟然还没走,她开始不客气起来:“你到底闹哪样,我说过你可以走了,你没听见?”

  “好像中间出了什么差错,我们两个拿了同样的房牌。”赵骞将自己的房牌亮出来给李微看。

  李微清楚的看见了709的字样,心道到底哪里出差错呢?起来折腾了这么久,李微觉得头晕得厉害,突然间她好像明白过来了,中午依稀记得给总台打了电话让换房间。总台也答应了,但后面忙着红毯秀的事,她并来得及去前台换新房间的门牌,依旧回了之前的住处。因为感冒的关系,脑袋晕沉沉的,她拍了拍脑门直起了身子:“你不用走,该走的人是我。”

  李微便去收拾自己的东西,抓了这样又去抓了那样,她也不知道自己的零碎的东西那么多,一直收拾不完似的。

  赵骞在一旁看出了她的异样,忙走上前道:“算了算了,还是我走吧。你依旧住在这里。”赵骞蹲下身来正面和李微说,却瞥见李微红彤彤的脸蛋,双眼无神,眼圈、嘴唇周围却泛着不正常的蜡黄色。

  他伸手摸了一下李微的额头,只觉得滚烫得厉害。她果然是生病了,赵骞对李微命令道:“你好好的去床上躺着。”js3v3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