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404章 仙人跳
  第404章仙人跳

  望着牛泰山和乔北斗的好奇目光,叶天龙无奈笑了笑。

  一年半前,叶天龙在买买提王子的王宫喝醉后,参观他的私人收藏室临兴画出来的落花人独立。

  买买提王子也是一个古玩爱好者,王宫的收藏室有不少古物,还恰好收藏了真正的落花人独立。

  叶天龙当时的心情比较黯然,所以看到画面上的仕女就触景生情,借着酒兴也来了一幅画发泄情绪。

  他用了民国的纸,民国的笔,却特意用了现代的墨,就是为了让自己的画留下破绽。

  之所以这样做,就是深知自己笔力的叶天龙,担心它流入市场造成他人损失。

  颜如妃曾说过,他的画画天赋相比张大千也不逊色,以假乱真更可算当今第一人,所以叶天龙在非洲临摹都是特意留破绽。

  落花人独立算是他高仿程度最高的一幅画。

  酒醒之后,叶天龙还一度想要撕掉它,只是被买买提抱住大腿,觉得这么以假乱真的画,如果这样撕毁了,实在暴殄天物,还不如留在王宫给他欣赏。

  叶天龙当时对买买提还是信任,于是就把画留下。

  谁知,买买提那混蛋还是把赝品拿出来拍卖了,还阴差阳错被郭思思用七千万买下来。

  当然,叶天龙是不会把这些东西告诉乔北斗和牛泰山,只是笑着告知自己在国外参加临摹大赛,他画过一幅落花人独立,因为没有得奖也就没放心上。

  没想到被人运作成真品,还拍出七千万天价。

  乔北斗和牛泰山闻言恍然大悟,算是了解两幅画为何一模一样了,原来是出自同一人手里。

  至于被拿去以假乱真拍卖出天价,他们并不怎么在意,别说不是叶天龙干的,就是叶天龙拍卖也没什么好说。

  谁叫你认不出来?

  众人暂时分别,约好七点相聚潮泰酒楼。

  叶天龙用手机查了一下酒楼位置,三公里外,于是趁着还有点时间,就带着四人又逛了一会古玩街。

  他给三女各自买了几块还算不错的好玉,还给残手买了一条佛珠手链,最后自己也掏了几个小玩艺。

  来都来了,叶天龙想要给恐龙和韩擒虎他们也带点东西,商家很多都认识叶天龙,又知道古玩二叟跟他交好,所以卖的东西都是老实价。

  一轮逛下来,各种玩意大小二十件,叶天龙却只花了八千多块。

  “走!”

  心满意足逛完一圈后,叶天龙就带着残手和陈凌儿三女离开古玩街,向路边停放的白色商务车走去。

  走到车子旁边的时候,他一眼见到车子前轮旁边,放着一个麻袋,鼓鼓囊囊,口子扎得很严实。

  也不知是哪个粗心的人放这。

  麻袋几乎是贴着商务车的前轮,车子启动离开怎样都会触碰。

  赵可可大声喊道:“喂,这是谁的袋子啊?”

  陈凌儿跟着闺蜜环看四周:“我们要开车走了,你们赶紧把麻袋移开。”

  花如雨摸摸又饿了的肚子:“再不搬开,我们就把它挪走了。”

  残手沉默着上前,卷起袖子就要搬走麻袋。

  “别动!”

  叶天龙轻轻挥手制止,他盯着麻袋淡淡笑了一下:“这是一个仙人跳。”

  花如雨她们齐齐讶然:“仙人跳?”

  叶天龙笑着点点头,掏出手机打开摄像头:

  “你们不搬它,不会有事,主人也不会出来,一动它,它的主人和一堆目击者就会冒出来,指责你弄坏了他的宝贝,而打开的麻袋中,也必定是贵重东西。”

  “搞不好还是真的古董碎片,到时他们要你赔偿,你就跳进黄河洗不清了。”

  叶天龙经验老道的想三女和残手解说:“因为你确实移动了麻袋,但你没证据证明,自己搬动过程中没打烂东西,这四周探头看起来又失效。”

  “所以对方咬定你打碎了他的东西,你除了赔偿再无他法。”

  “你就是报警也没用,对方有完整证据链。”

  陈凌儿三女微微张大嘴巴:“这些混蛋还真可恶,这样给人设圈套。”

  赵可可看着车边的麻袋:“那我们就这样耗着?不走了吗?”

  “当然不可能这样被动。”

  叶天龙环视四周一眼,隐约见到几个男女的目光射向这里,他笑了笑:

  “脱身法子简单,遭遇这种情况,第一,先用手机拍摄它的现状,第二,报警,第三,维持原状搬开它,但期间要开着摄像头。”

  听到叶天龙这一番话,三女和残手点点头,随后一人打开手机拍摄,一人打警方电话,残手上前小心挪动。

  这一个有条不絮举动,顿让几名男女身躯一僵,随后,一个青衣女孩神情难看的跑向了这里:

  “我的,我的”

  叶天龙摸出一块玉石把玩,刚才淘的,八十多块钱,他还拿出购货单据,隔着车窗拿笔勾画几下。

  现场有人围过来观看,显得有点混乱,所以没人注意到叶天龙的举动。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女孩十**岁的样子,身材高挑,动作敏捷,一身装扮也价值不菲,她向搬动东西的残手喊出一句:

  “刚才急着上洗手间,就暂时把东西放在这了,妨碍你们出行了,不好意思,我现在就把它搬走。”

  “等一等!”

  叶天龙伸手拦住青衣女孩笑道:“你说,这东西是你的,有什么证据吗?”

  青衣女孩微微一怔,似乎没想到叶天龙刁难,当下牵动一下嘴角:“它就是我的,很多人看见。”

  叶天龙笑容很玩味:“很多人看见,但我没有看见,如果我现在让你把它搬走,而你不是它的主人,到时真正的主人找上门来,我们该怎么说?”

  “虽然跟我们没有责任,但就这样让你拿走,还是不好。”

  青衣女孩脸色不快:“你要我怎么证明?”

  在三女好奇看着叶天龙时,叶天龙淡淡一笑:“告诉我,里面装的是什么,答对了,它才是你的。”

  青衣女孩嘴角牵动了一下:“一些木屑,一个碎掉的花瓶。”

  叶天龙手指一抬:“打开看看。”

  “碎花瓶有什么好看的。”

  青衣女孩见到不少人围过来,脸色变得更加难看,想要走入又被残手他们挡着,只能愤怒不已打开麻袋。

  麻袋一开,露出一大堆木屑,而中间有十几块叠起来的瓷器,花如雨三女暗呼叶天龙神人,果然是碎古董。

  同时,她们对青衣女孩这样害人很是愤怒。

  “不错,是木屑和碎花瓶。”

  叶天龙笑着俯身看了一眼:“你也真是,一堆烂东西还装成这样。”

  “知道的理解你爱护,不知道的以为你要敲诈。”

  四周看客先是微微一怔,随后马上领会到叶天龙的意思,对着青衣女孩指指点点,觉得她太不厚道。

  青衣女孩脸上有点挂不住,娇喝一声:“我装什么跟你何关?赶紧给本小姐滚开。”

  说到这里,她恼怒的推了叶天龙一把。

  “啪!”

  就这一堆,叶天龙身子踉跄了一下,把玩的玉石也一声脆响落地,碎成八片。

  “哎呀!”

  叶天龙大哭起来:“我的清初和田玉啊。”

  青衣女孩当场懵比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