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927章 不服来战(七更)
  第927章 不服来战(七更)

  听到徐名门下注两亿,宁红妆他们全都一片惊讶,没想到徐名门会砸那么多钱。

  要知道,这完全就是打水漂啊。

  只是听到这个赌注,黑寡妇他们心里又多一丝温暖,这怎么说也是一种鼓励和支持。

  “八成是徐发财在汉北圈地赚翻了,所以让他儿子砸出两亿玩一玩。”

  黑寡妇脸上有着一丝温暖:“不过,不管怎么说,他这份心意,让我很感动,不愧是多年的朋友。”

  “卫婆,明天派人飞去华西,把那幅他喜欢多年的《八骏图》给他送去。”

  卫婆点点头:“明白。”

  吩咐完后,黑寡妇就带着宁红妆他们走到外面,这体育馆已经临时做了布置,选了一个拳场做场地。

  穿过一条铺着苗族地毯的长廊,进入六边形建筑物的中心,是一个两层楼高直径三十米的大厅。

  顶部是透明的防弹玻璃罩,大厅中间,也就是这座建筑物的中心点,立着一米二的标准拳台。

  拳台上,此刻放有棋盘和棋子,四周还有各种摄像头,上空更是悬挂大屏幕。

  大厅还分为两层,底下一层是一长排宽大舒适的真皮沙发,每张沙发前都摆放一张小茶几。

  果盘酒水一应俱全,座位数量介于一百左右,上面一层是四个豪华包厢,独立却不隔绝。

  便于观交流和感受气氛。

  不过宁红妆他们并没有上去包厢,因为这次比赛相当简单,不存在场面失控的斗殴,人数又不多。

  所以宁红妆跟着黑寡妇走向扎堆的南悍人对面,卫婆她们紧随其后,厢房则留给那十多名见证人。

  事关这么多钱的赌注,还涉及地下赌庄,总是需要一些德高望重的人坐镇。

  此刻,厢房已有不少身份显赫的权贵,饶有兴趣看着楼下的众人,还有即将开战的高台。

  “来的人不少啊。”

  宁红妆落后半拍扫视今晚对立阵营,视野之中,清晰可见四十多名南悍人正谈笑风生。

  其中还有十多名年纪轻轻的时尚男女,满脸骄傲的朴孝秀身影清晰可见。

  在宁红妆经过他们面前时,一名南悍青年站了起来,嘴角翘起还竖起了中指,道不出的猖狂和跋扈:

  “你就是那宁红妆?你家男人敢动我们圈子的人,我们要把你一个个碾碎。”

  宁红妆瞄了他一眼,保持沉默前行。

  朴孝秀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硕基,别这样说宁总,她会伤心的。”

  “男人犯了错,不敢担当,要她这女人来弥补,还是三十亿的代价。”

  她想起叶天龙扇她的几巴掌,还有放入她内衣的黄鳝,一股恨意就流淌出来:“而且他还躲起来。”

  “宁总心里苦,只是装叉不能说,咱们就别刺激她了。”

  朴孝秀眼里迸射一抹光芒:“真要刺激她,也要拿到钱,在她面前慢慢数才够劲啊。”

  话音落下,她身边不少同伴哄笑起来:

  “就是,找到窝囊废的男人,已经倒八辈子大霉。”

  “再说,万一宁总羞愧跳楼,我们可出不了明江。”

  一干南悍男女很不客气地嘲笑,还有人吹着口哨,刺激着宁红妆他们的神经。

  华夏席位上,也有三十多名华衣男女,见到宁红妆这样受欺负,一个个很是气愤,但不能出声叫骂。

  不然就会被南悍人拍下视频,断章取义发出去说华夏没质素。

  宁红妆他们坐入华夏的观众席,黑寡妇直接走上高台,在属于自己的位置坐下,随后继续闭目养神。

  外面的喧杂,好像一切跟她无关。

  朴孝秀身边的人,见到黑寡妇坐在那里,又开始议论纷纷:

  “那个装酷的是谁啊?她就是黑寡妇?”

  “是啊,没看她一身黑吗?不是黑寡妇是谁?”

  “她脑子是不是进水,竟然跟金先生对棋,这是送人头啊。”

  “听说她是业余水准,金先生不想欺人太甚,允许她找华夏面孔的人出战。”

  “金先生是亚洲棋王,她找谁也是输,还不如自己来输,起码可以出名一点。”

  “金先生今晚的海报,可是拳打华夏围棋,脚踢楚河象棋。”

  不少南悍男女越说越兴奋:“金先生太霸气了,太让人喜欢了,以后要嫁就嫁这样的人。”

  他们说的很痛快,宁红妆他们却全都脸色难看,几个热血青年还攒紧拳头,如非顾虑影响都要打人。

  “金圣手来了!”

  就在这时,不知道谁喊叫了一声,众人议论瞬间停止,纷纷扭头望向一侧的入口。

  十余名男女正从通道走出来,趾高气扬,不可一世。

  走在前面的是一个长相看似四十的男子,身上穿着一套昂贵的阿玛尼,手腕戴着耀眼的劳力士。

  脚步有力而稳定。

  此时情景完全能媲美娱乐新闻中,一线明星出场的拉风镜头。

  此人正是金圣手。

  他的脸上挂着一抹恰到好处的笑容,向周围欢迎的人投于礼节性的问候。

  但就像节奏清晰的脚步声那般,场间所有观众都能感觉到他的骄傲,那份深藏于身躯内的不可一世。

  短暂的安静,很多人被他的风采折服,几个南悍女子更是尖叫着试图靠近,但很快被其保镖挡开了。

  “金先生,必赢!”

  “金先生,加油!”

  朴孝秀身边的华衣男女,纷纷向金圣手发出鼓励:“今晚辉煌属于我们,我们战无不胜。”

  朴孝秀也是流露炽热:“金先生,提前祝贺你,又在历史留下一笔。”

  南悍那边情绪很是高涨,华夏这边,却是没有一人鼓掌和欢迎。

  今天一战,事关华夏和南悍面子,谁为金圣手欢呼,谁就会被人唾弃。

  来观战的华夏权贵都是有头有脸的人,自然清楚这一点,所以对金圣手冷漠对待。

  金圣手走到高台上,先是对楼上公证人厢房鞠躬,接着又对南悍席位鞠躬,换来排山倒海的掌声。

  待他向华夏席位施礼时,却没有一个人给予掌声,宁红妆全都冷冷看着这个背叛自己国度的人。

  面对无人鼓掌的场面,一直将自己当成高高在上的金圣手,脸色难看从高台裁判拿过话筒冷笑:

  “我今天,挑战的,不仅是黑寡妇,是整个华夏棋界。”

  “我知道,你们华夏的每一个人,都想看到我输掉这一战。”

  “我告诉你们,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一盘散沙的华夏人,永远不可能战胜我们大悍民族!永远!!”

  金圣手一点宁红妆他们:“不服来战!”

  “我来!”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从入口低沉传来,萧杀着全场,宁红妆心神瞬间一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