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945章 再度解毒
  第945章 再度解毒

  老人身上有十三处红斑,主要是手脚、脖子和脸颊比较多,所以陆元甲和秦天鹤很快滚完一遍……

  “用新面球再来一遍。”

  叶天龙一边吃包子,一边审视老人症状:“力度稍微有压迫感就行,不要太轻也不要太大。”

  陆元甲和秦天鹤又用面球细心地滚过红斑。

  这个空档,叶天龙吩咐战青楼帮忙拿来一些药物和针水,他配制了一些药水放在一个试管中。

  十分钟后,所有红斑被面球滚过,叶天龙又把试管中的药水,给赵帝天的红斑处涂抹了一遍。

  这些药水有着一股说不出的清凉。

  五分钟后,叶天龙低声一句:“赵老,情况怎样?”

  “咦?”

  一直闭目养神的赵帝天,闻言睁开了眼睛,打量了一下四肢,然后又简单活动了两下。

  神色一愣。

  接着,他又用力伸展了一下四肢,还用手指触摸了脸上和脖子肌肤。

  赵帝天露出一抹惊讶:“虽然你们可能不信,但这些红斑真的不痒了,还有一种薄荷清凉的气息。”

  “你们看,红块也散了不少。”

  陆元甲和秦天鹤低头审视老人的手,发现红斑汇聚的块状,正慢慢消散,变成几个斑点。

  谁都看得出,效果奇佳!

  战青楼听到动静也跑了进来,见到红块消失。无比激动,像是中奖一样:“太好了,太好了。”

  “天龙,你这究竟是什么医术啊?那么神奇?”

  秦天鹤拉住叶天龙高兴喊道:“几个面球就搞定了。”

  陆元甲也是一脸兴奋卷起袖子:“我让人再弄一些面球来。”

  “不用了……我吃饱了。”

  叶天龙拉住陆元甲,随后向秦天鹤他们笑道:“这红斑其实很简单,是那棵凤凰木作的怪。”

  秦天鹤一愣:“凤凰木?老赵对凤凰木不会过敏啊,不然这么多年,早就感觉不适了。”

  “我是说它作怪,不是说它过敏。”

  叶天龙手指一点窗外凤凰木:“凤凰木为热带树种,种植六到八年开始开花,喜高温多湿和阳光。”

  “四~七月,是凤凰木的生长高峰,事实你们也能见到,它现在枝叶茂盛,遮天蔽日。”

  “枝叶一盛,害虫自然也就多了。”

  叶天龙把半个包子吃完,拍拍手走到窗边:“凤凰木的害虫是“夜蛾”这类昆虫。”

  “它以幼虫取食植物叶子为害,常常把寄主叶子吃光,严重影响树木的生长及观赏。”

  “凤凰木夜蛾对人体没有危害,但部分人会因此出现过敏症状。”

  他看着赵帝天一笑:“赵老就是其中会过敏的人。”

  “凤凰木这么茂盛,你们又只盯着赵老的病,忘记对植物维护和除虫,所以夜蛾数量变多。”

  “特别是凤凰木繁盛的四月,夜蛾达到一个数量高峰,身上粉末残留凤凰木上,风一吹,飘进来。”

  叶天龙叹息一声:“赵老的过敏体质,怎能不中招?”

  “晚上红斑症状减少,是因为赵老在睡觉,身体盖被子盖的严实。”

  他手指敲一敲窗户:“白天,赵老在窗口晒太阳,吹风,手脚脖子全都裸露,症状自然严重。”

  “以前没有这症状,除了赵老身体没现在恶劣外,还有就是凤凰木不够茂盛,你们平日又有除虫。”

  叶天龙笑容恬淡:“这次中招,算是偶然,也算是必然。”

  在陆元甲本能冲到窗户关闭时,叶天龙又补充上一句:“知道病因,治疗起来就简单了。”

  “直接用面团把红斑的夜蛾粉末吸走,加上面球中的酵母作用,这过敏症状自然迅速消散。”

  “当然,这是治标,治本,必须是除虫。”

  叶天龙的目光望向战青楼,声音轻缓而出:

  “青楼姐姐,让人用敌百虫粉剂、或对硫磷粉剂、乐果粉剂喷粉,对凤凰木进行喷洒。”

  战青楼高兴的回应:“好,我马上安排。”

  她迅速安排人去对凤凰木除虫。

  “我推荐的人不错吧?”

  秦天鹤一脸高兴站在叶天龙身边,向赵帝天他们得意笑道:“服了吧?”

  陆元甲笑着回应:“秦老眼光独到。”

  “叶神医!”

  战青楼满脸期盼问道:“你能这么快清除红斑,赵老身上其它伤势,应该也不难吧?”

  秦天鹤直接扣帽子:“当然不难,没什么能难到天龙的。”

  叶天龙无奈笑了笑:“秦老,你这是给我压力啊。”

  赵帝天悠悠出声:“天龙,不用太大压力,尽人事,听天命。”

  叶天龙笑着点点头,随后看着陆元甲他们出声:“你们放心吧,我会尽力给赵老治疗的。”

  “红斑除了,赵老不用再耗费意志和精神在这上面了,身体承受能力强了一点。”

  “我准备看看他中毒的部位,这是赵老两大致命病根之一,必须得到解决。”

  叶天龙眼里闪烁一抹光芒:“如果可以的话,今天把毒素搞定,让身体不用负荷运转。”

  听到叶天龙说出两大病根,战青楼感觉他很有信心,忙出声回应:“麻烦神医了。”

  秦天鹤半蹲了下来,伸手卷起赵定天左手的衣服,露出胳膊上一个齿印,虽然已经结疤,但很深。

  伤口四周还有点乌蓝,伴随几十个扩散的斑点。

  谁都能过想象,咬下牙齿的人,用的是什么样力气。

  叶天龙扫视一眼,微微讶然:“小孩子的齿印?”

  陆元甲脸色一沉:“没错!”

  “就是童子军干的,如果不是樾人派童子军,假扮苦难儿童鲜花,用染毒的牙齿咬了赵老一口。”

  他眼里迸射一抹光芒:“赵老怎么可能受伤?”

  “不过他们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青楼不仅当场劈了那伙敌人,还把他们基地都血洗的鸡犬不留。”

  “他们老大,更是被砍掉四肢,活埋沙土慢慢死去。”

  说到最后,他的眼里有着一股痛快。

  战青楼无比挣扎:“只可惜,杀再多的人,也换不回赵老的不中毒。”

  赵帝天淡淡出声:“别说那些,没有半点意义。”他望着叶天龙道:“天龙,看得出我中的毒吗?”

  “这毒中了一些日子了,本来我早就该毒发身亡,靠老秦的的精湛医术和我一身修为,撑到现在。”

  秦天鹤苦笑一声:“别提我,我惭愧,拿出看家本领,也只能让你多撑几天,而不是彻底解决。”

  叶天龙拿过一枚银针,在赵帝天的伤疤上刺入进去,随后又迅疾拔了出来。

  赵帝天没半点反应,像是这点痛不算什么。

  看着银针的变化,又嗅到一抹香甜气息,叶天龙眼睛瞬间眯起:“法老尸毒?”

  他想起陆小舞中的毒。

  秦天鹤、战青楼和陆元甲,齐齐盯向叶天龙,脸上都带着无尽欣喜:“天龙,你会解这毒吗?”

  他们耗费不少人力物力才判断出来的千年尸毒,被叶天龙一眼辨认出来,怎能不让他们感觉希望?

  三人眼睛亮晶晶的,全是期盼,看着叶天龙,宛如看着救世主。

  叶天龙点点头:“能!”

  陆元甲他们顿时欢呼,声音都快掀翻屋子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