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979章 脑袋够硬的啊
  第979章脑袋够硬的啊

  叶天龙的举动让全场目瞪口呆。

  谁都没有想到,在众目睽睽之下,他真对赵大菲下毒手,还是酒瓶爆头这种暴戾戏码。

  赵大菲更是没有想到,捂着脑袋痛苦直叫,这一下,不仅受到了伤害,脸也丢尽了。

  几人冲向叶天龙,却被天墨一脚踹飞。

  “当!”

  叶天龙把手里的半截酒瓶丢了,那张俊朗而刚毅的脸,带着一股君临天下的气势扫视。

  目光冷锐森寒,骇人心魄,让人不敢对视。

  “叶天龙!”

  赵瑶瑶心里忍不住喊了一声,有惊讶,有欣赏,还有一抹好感,这么威风的男人,怎能不让她动心?

  郁璇和几个时尚女子则精神恍惚,没想到叶天龙这些残酷和血腥,随后又齐齐暗呼他完蛋了。

  “赵少,是不是很惊喜呢?”

  叶天龙拍拍赵大菲的脸,笑容带着一股玩味:“我真的动了你。”

  赵大菲捂着伤口,咬牙切齿:“叶天龙,你完蛋了,你完蛋了,你要死,你全家都要死。”

  他想要反抗,想要挣扎,想抽背后的刀,可那记雪茄灼烫,还有酒瓶爆头,让他一时凝聚不了力气。

  叶天龙嘴角勾起一丝笑意:“威胁我?”

  “要不赵少多叫几个人,最好把你爹也叫过来,让我今晚横着出去,怎么样?”

  他拍拍赵大菲的脸:“我想要看看,你怎么让我死全家的。”

  赵大菲努力避开叶天龙的打脸,牙缝中迸出一个个字眼:“我告诉你,你一定完蛋。”

  叶天龙提着他走向主席台,不置可否的笑道:“放心吧,我这人命硬,阎王不敢收。”

  “再说了,就算我要死,也是你陪着我一起死。”

  赵大菲满脸怨毒,发誓一定让叶天龙付出代价,让他生不如死,他还把怒意迁移到赵瑶瑶的身上。

  连带这个女人,他都要拿下,这样才能洗刷今晚的耻辱。

  “狗日的!你敢动赵少?”

  黄毛汉子反应了过来,愤怒不已,厉声喝道:“揍死他!”

  他双手一压,气势十足,十三盟精锐瞬间暴动,一名体格强壮的光头汉子最先挪步,冲向了叶天龙。

  宾客瞬间慌乱,喊叫,躲避,纷纷让出空间,但没有离去,全都留在现场看好戏。

  在这空档,天墨从容不迫踱步,神情漠然挡在叶天龙面前,拳头猛地挥出,打中冲来的敌人胸口。

  “扑!”

  一口鲜血在半空中飚射,光头男子重重的跌飞出去,如烤过茄子倒在地上。

  又一个人冲到天墨面前,拿伸缩棍甩向天墨,速度不可谓不快,但天墨打向他鼻子的拳头更加迅猛。

  “砰!”

  一声巨响,冲锋的敌人瞬间口鼻流血,连人带棍砸在酒桌上,一片狼藉。

  这是一场视觉的盛宴!

  “呼!”

  趁着对手混乱,天墨又冲了上去,轻松拽出一个两百斤躯体,一扬,甩向涌来的人群。

  厚实人墙,再度被这枚人肉炮弹轰开一道触目惊心的缺口。

  混乱中,天墨欺身而近,一记凌空膝撞,一记脆响,把一个大个子撞翻几个跟头,绊倒一片人。

  接着,他蛮横地撞入了人群,拳飞脚踢,简单、直接,却无比凶悍。

  一比二十几的战斗很快落入尾声,混乱了三四分钟的场面因十多号猛男倒地,突然变得安静。

  感觉到天墨的一夫当关,黄毛汉子一边呼叫支援,一边让人把伤员拖回来。

  他一度想要把仅有的两支枪拿出来,但又担心搞大影响让赵四宝被问责。

  趁着这个空档,叶天龙拖着赵大菲来到主席台上,他还拿起庆贺专用的香槟,打开盖子喝了一口。

  待会要说话,叶天龙准备润润喉。

  “嗖!”

  这时,一直观察叶天龙和天墨的木讷老头,脚步一挪,点在一张椅子上,极其敏捷地弹射过来。

  木讷老头站在天墨的面前,踏前一步,两手一前一后摆出姿势。

  他的出现,瞬间让全场安静起来,也让黄毛汉子他们停止动作,静等着木讷老头撂翻天墨和叶天龙。

  要知道,这可是赵四宝从汉北地区孙家请来的保镖,一年八百万,专门保护纨绔儿子赵大菲的。

  孙家是武术世家,全国的武术冠军,十个有七个来自孙家,木讷老头也是十五年前的全国冠军。

  他的出手,吸引了众多宾客的眼睛,郁璇和赵瑶瑶也是满脸紧张,唯有孔破狼,认定孙老头必输。

  没有过多废话,对着木讷老人,天墨右手直接劈了出来。

  木讷老头眼睛微微锐利,不躲不退,抬手跟天墨来了一个硬碰。

  拳头碰撞,两人错身而过。

  “砰!”

  一记巨响在宴会大厅爆开,木讷老头的身体,就像被一根钢丝牵引着后退,双脚点在红色地毯上。

  黑色的皮鞋被莫大的力道推行,生出两道清晰的痕迹。

  好霸道的力气!

  木讷老头眼里闪过一抹惊讶,没想到天墨的力气如此惊人。

  随后,他眼神一凛然再起战意,气势极其夺人,下盘扎稳了马步,一手成拳一手成掌刀。

  姿势怪异,有着拔刀的迅猛,也有柔道的柔韧。

  “嗖”!

  只是木讷老人姿势还没摆手,天墨就消失在了他之前看见的那个地方。

  而几乎就在同一时间,他最近的视觉范围内,出现了天墨的影子。

  一种说不出的恐惧感袭上心头,根本就没有任何准备,近乎本能的,木讷老人双手交叉横于胸前。

  刚刚防住要害部位,木讷老者就见一拳冲来,狠狠打在了他双手交叉的手臂之上。

  “砰!”

  一声巨响,木讷老者身躯晃动了一下,随后身子犹如被火车给撞飞,退出十余米才停了下来。

  “扑!”

  一大口鲜血,从木讷老者口中喷了出来。

  全场一怔,惊讶看着天墨,没想到这家伙那么厉害。

  木讷老者一抹鲜血,盯着天墨沙哑冷喝:“再来”

  “啪!”

  话还没说完,一个蛋糕就砸在他头上,整个脑袋全是白花花的奶油,眼睛都被粘稠的睁不开。

  下一秒,一个酒瓶狠狠砸在他脑袋,木讷老者晃动一下,一头栽倒在地。

  晕了过去。

  背后,主席台上的叶天龙,一丢半截香槟瓶:“脑袋挺硬的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