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985章 惊天动地
  第985章惊天动地

  清晨六点半,京城博爱医院,住院部十八楼,气氛沉重,戒备森严。

  做完手术的赵大菲就住在这里疗养,整层十八楼已经全部被十三盟包下,走廊和出口全是黑装保镖。

  至少四十人扼守着这十八楼,腰中有着武器,手里拿着对讲机,头顶还有监控器,把守的水泄不通。

  赵四宝已经下令,不能让赵大菲再受到伤害,所以十三盟调派精锐保护他的安全。

  “扑!”

  七点,赵大菲所在的观察室打开门,走出一伙华衣丽服的男女,一个个神情肃穆,还有着一抹怒意。

  这些都是十三盟骨干,已经看到赵大菲的惨状,看到十三个刀伤的残酷,对叶天龙有着深深怒意。

  随后,他们又带着深深的恐惧,在黄毛汉子率领下,走入一间空出来的病房。

  病房窗边,站着一个人。

  一米七的个子,看着不是太高,但体型很不错,肌肉也相当发达。

  一张脸很瘦长很尖锐,还留着披肩的长发和络腮胡,再叼一支雪茄,有点革命家切格瓦拉的味道。

  卖相不俗,但他身上衣服和普通,休闲装,地摊货,全身上下加起来两百块,而且看样式有些时日。

  正是京城黑道王者赵四宝,江湖人称四爷。

  赵四宝心情好的时候,经常露出和蔼的笑意,很开心地拍着你的肩膀,跟你说些高兴的事情。

  但当他愤怒时,他却会变成另外一个人,一个恐怖的人。

  他那张通常总是红光满面的笑脸,突然就会变得像只被抢配偶的猛虎,眼睛里也会射出野兽的光芒。

  站在窗边的他,此刻看来已变成野兽,随时随刻都会将触怒他的人抓过来,撕成碎片,再生吞下去。

  现在正是他愤怒的时候。

  黄毛汉子他们走入进去,全都低着脑袋站在门边,杀人放火的他们像是变成了羔羊,连气都不敢喘。

  “四爷,他们已经看完了”

  也不知静默多久,黄毛汉子最终打破凝重气氛,艰难挤出一句:“大家会记住这次的耻辱。”

  “啪!”

  话还没有说完,众人眼前就一花,接着就听一声脆响,黄毛汉子整个人跌飞出去,嘴里还吐出血水。

  “如果不是你无能,十三盟怎会有今日耻辱?”

  四爷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黄毛汉子位置,喉咙里发出怒狮一般的低吼:

  “几十号人,眼睁睁看着大菲被捅,还是十三刀,我就是养几十条狗,估计都比你们这些废物强。”

  说到这里,他又上前踹了黄毛汉子几脚,让后者嘴里连连喷出几口鲜血,惊得其余人更加噤如寒蝉。

  黄毛汉子没有辩驳,摔倒后忙爬起来跪下:“四爷息怒,是我的错,是我无能,我一定杀了他。”

  “四爷不要生气,你身体不好,千万不能气坏了。”

  黄毛汉子跟随赵四宝多年,所以早清楚他的脾性,做错事了,能让他又打又骂,就表示四爷原谅了。

  如果一声不吭,那就再也不是自己人,等着做十三盟的炮灰吧。

  “知道我不能气坏就好,一个个,废物,窝囊废。”

  赵四宝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我有事耽搁慢一步,你们就把寿宴变成笑话。”

  黄毛汉子他们齐齐低头:“四爷,对不起。”

  赵四宝又踹了黄毛汉子几脚,随后喝出一声:“说对不起有用,还要警察干吗?格杀令发出没有?”

  “格杀令已经发出去了,整个京城黑道,将会对叶天龙和南宫雄全力袭杀。”

  “监狱已经进去几十号兄弟,叶天龙只要被收押进去,他就无法活着出来。”

  黄毛汉子摸掉嘴角的血水道:“我也会带兄弟们彻查他亲朋,有一个杀一个,给赵少出一口恶气。”

  听到他的话,赵四宝呼出一口长气,缓缓抬头,掏出一支雪茄,叼上,但没有点燃,冷笑一声:

  “把镰刀队也派出去,今晚十二点前,一定要提他脑袋去喂狗。”

  接着,他又拍拍身上的廉价衣服,弹飞一抹黄毛汉子的血迹。

  与其他有钱有权者不同,赵四宝除了聚会现场,平时很少穿华贵的衣服,几乎都是地摊货。

  用他的话说,现在享受习惯了,哪天从天上掉到深渊,就再也没法适应贫贱的日子。

  “四爷放心!”

  黄毛汉子微微挺直腰板,一字一句回道:“只要他还在京城,就绝对活不到明天。”

  “昨晚吃大亏,是赵少轻敌大意,我们投鼠忌器,不过那小子的确狡猾,连孙老都吃他暗亏。”

  赵四宝眼睛微微眯起,宛如俯视苍生的凶鹰,带着一股冷血犀利:“把孙老也派出去。”

  “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不然他就对不起十三盟的八百万,对不起孙家的多年栽培。”

  黄毛汉子点头:“明白。”

  这时,一个黑衣女子上前一步,神情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挤出一句:

  “四爷,那小子跟南宫雄关系密切,又敢当众闯入寿宴,还当着几百人捅伤赵少,嚣张的不像话。”

  “最可疑的是,向来叼炸天的孔少,这次却喊着什么依法治国。”

  她呼出一口长气:“我感觉,叶天龙有点来头,咱们是不是要查一查他的底细”

  “查什么查?”

  赵四宝眼神一冷,狠狠瞥了黑衣女子一眼:“谁捅我儿子,我就要谁的命,我管他是什么来历?”

  “不需要去查,也没必要查,只要记住,血债血还。”

  赵四宝展露一方枭雄的气势:“天塌下来,老子顶着。”

  黑衣女子没再劝导,而是低头回应:“明白。”

  “其他人也给我上点心,除了弄死叶天龙之外,还有就是挖出黑虎和白鲨。”

  赵四宝啪一声点燃雪茄:“不需请示,见面即杀!”

  十余人齐声回应:“是!”

  看完儿子,训斥完手下后,赵四宝就带着一行人离开住院部,准备回堂口好好睡一觉。

  三十几号人,刚刚从后门走出,赵四宝就感觉头顶生风,多年的血战经验让他就地向侧滚出。

  “砰!”

  刚刚挪开原来位置,啊的一声,一记凄厉惨叫响起,一个手下头破血流倒地。

  他的身边,滚落着一个一米五的氧气瓶,嗤嗤往外喷着气体。

  赵四宝脸色巨变,身子再度一滚,几乎同一个时刻,氧气瓶轰的一声炸开。

  惊天动地!

  浓烟火光中,天墨从三楼直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