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003章 旗开得胜
  第1003章旗开得胜

  隔天,周六,京城辉煌高尔夫球场,

  虽然清晨的薄雾还没有彻底散去,湿气带着袭人眼球的苦涩,但奢华的球场上还是人来人往。

  不少权贵趁着难得的周末来放松一会,顺便多交几个新的朋友,所以球童和服务员忙个不停。

  东侧的球场上,也活跃着几个挺拔年轻的身影。

  孔子雄、孔破狼、金学军、白霜霜、穿着舒适得体的运动服,在绿茵草地上挥洒汗水。

  孔子雄身材高大,流淌草莽气息,散发生人勿近的气息,金学军温润儒雅,彬彬有礼却又深不可测。

  白霜霜心高气傲,但俏脸也写着没心没肺,孔破狼则像是小绵羊,眼中时不时闪烁一抹焦虑。

  只是四人虽然神态不一,但一起玩得很是热闹,时不时响起洪亮笑声和娇笑。

  三局下来,孔破狼收起了球杆,摸摸伤口停止运动:“哥,金少,霜霜,你们玩吧。”

  “我伤口有点痛,不能再玩了。”

  带着白色帽子的孔子雄停下脚步,扭头看着孔破狼淡淡一笑:“这多少个月了,你的伤还没好?”

  金学军也笑着开口:“是啊,听说当时全是大牌国医给你手术,伤口不应该留下什么后遗症啊。”

  白霜霜也侧着脑袋:“秦老不是在京城吗?可以让他帮忙看一看。”

  孔破狼叹息一声:“伤口反反复复疼痛,没有规律,检查又没结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你这是心理作用。”

  金学军走到一个白球前面,猛地一挥球杆,白球嗖一声飞出去,掉在球洞的半米内,恨铁不成钢:

  “其实你的伤口再好了,之所以疼痛,是因为叶天龙给你留下阴影,你一想到他,就会心有余悸。”

  金学军玩味一笑:“你怕他,想到三刀,想到当初场景,伤口就会痛起来,也算是神经反射。”

  白霜霜一脸崇拜看着金学军:“学军,你好厉害噢,这都知道。”

  在金学军摆摆手以示谦逊时,孔子雄侧头看着孔破狼“听到金少分析没?你是被叶天龙吓破胆。”

  “亏你你还是特种兵出身,被一个上不了台面的佣兵吓唬,说出去简直丢死人。”

  孔子雄对弟弟很是失望:“如果我是你,宴会那晚,直接拔枪毙掉他,好好给自己出口恶气。”

  “你倒好,喊出依法办事口号,你现在成了京城权贵的笑料,孔家面子都被你丢尽了。”

  他真后悔自己没在现场,不然叶天龙现在都变成骨灰了。

  “子雄息怒。”

  金学军上前又挥出球杆,把白球打入洞里笑道:“这也不能怪破狼,叶天龙确实有两下子。”

  “明江一堆人栽他手上,连凌霜都被他忽悠,可见他还是有实力的。”

  孔子雄冷笑一声“叶天龙实力再强大,能胜过孔氏家族?胳膊比人粗,还被虐,真不想认这弟弟。”

  孔破狼没有说话,低着脑袋坦然承受哥哥的斥责,脸上不再有往日半点雄风,也没有年轻的热血。

  叶天龙的三刀,不仅吓破了他的胆,还扭转了他的人生,他对什么理想什么面子,已经完全没感觉。

  孔破狼现在只想好好活着,吃喝玩乐是余生最大乐趣,打打杀杀,再也不适合他了,危险太大了。

  “好了,你们别这样说破狼了。”

  白霜霜见到孔破狼沉默,以为他心里很伤心,于是忙为他说几句话:“刀不到自己的肉不知道痛。”

  “破狼,我也不打了,咱们去喝饮料。”

  白霜霜直接把孔破狼拉走:“孔少,金少,你们慢慢玩。”

  见到两人离去背影,金学军轻轻一推眼镜,神情多了几分肃穆:“孔少,叶天龙还在京城蹦跶啊。”

  “没错,而且还很活跃,我在网上看到,他参加了华夏好声音的海选。”

  孔子雄也拿起了一根球杆:“虽然他戴着帽子还刻意拉低,但我一眼就能认出是那混蛋。”

  金学军侧头看着他笑道:“难道他来京城,还落单,孔少不给破狼出口恶气?”

  “他回去明江,你的机会就少了。”

  听到金学军的话,孔子雄眼里掠过一丝玩味,随后侧头看着金学军道:“不瞒金少,我想弄死他。”

  “我做梦都想把他千刀万剐,除了孔破狼身上的三刀外,还有就是我那死忠的被爆头。”

  当初青衣女子在明江的时候,刚刚离开孔府两公里,就被叶天龙派遣的雪狼,一枪爆掉了脑袋。

  孔子雄对叶天龙的恨意不容置疑。

  “我想要他死,可是正如你所说,那小子很狡猾,必须一击就中,不然很麻烦。”

  孔子雄向金学军表态:“没找到合适的机会下手,还不如按兵不动。”接着,他好奇反问一句:

  “金少,我记得,你以前是跟叶天龙同一阵营的,我弟弟三刀的时候,你也为叶天龙奔走。”

  孔子雄绵里藏针笑道:“怎么现在又一副要他死的样子?”

  “破狼的事,我对不起你和孔老,只是那时脑袋发昏,被爱情蒙蔽了双眼。”

  金学军嘴角微微牵动,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我从来没跟叶天龙一条心,只是为凌霜做点事情。”

  想到凌霜,他心里又一柔,很想把她从武家后院解放出来,但又觉得,必须杀杀凌霄的性子,让她不再任性。

  “你放心,以后我不会再庇护他,甚至孔少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跟你联手毁了这人。”

  他流露一抹遗憾:“我本来想要叫赵四宝弄死他,可没有想到,赵四宝给富员外毒杀了。”

  接着,他把当日咖啡厅一事简述一遍,期间,他对叶天龙更加涌现杀机,觉得权威再三被挑衅。

  孔子雄听完点点头,竖起大拇指:“金少杀人无形,只可惜叶天龙运气太好了。”

  “在我们强大的实力面前,一个人的运气,再怎么好,也是一片浮云。”

  金学军笑了笑:“孔少,我知道你寻求一击必中,不过如果迟迟没有动作,也会显得我们太无能。”

  “有时还是需要一点教训,这样才能让人家知道,我们不是他可以冒犯的。”

  孔子雄提着白色球杆,缓缓走到白色小球面前:“金少可有妙计?前提,不直接拖我们下水。”

  弟弟的三刀,赵大菲的十三刀,还有昆江金贵气的爆头,让孔子雄多少有些忌惮叶天龙的发疯。

  而且他不希望华夏官方知道,孔家在京城掀起血雨腥风,五大家再强大,对官方还是存有敬畏。

  “明江棋局,朴家输了一千多亿,他们是不会给这笔钱的。”

  金学军淡淡一笑:“乐星皇子朴东元来了京,希望执掌京畿要职的孔家子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孔子雄双脚微开,目视前方:“有没有九品高手?”

  “没有他比我们清楚,九品入京,龙魂必动。”

  金学军笑容恬淡:“龙魂动了,朴东元还有什么可作为?”

  “那就替我祝他”

  孔子雄一挥球杆,啪的一声,小球飞去,精准入洞

  “旗开得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