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007章 我的女人
  思念!等待!这就是三色堇的花语,也是武凌霜对叶天龙的最好表白。

  空中乱云飞渡,叶天龙迎风而立,衣襟猎猎。

  叶天龙的投射过来的目光,深邃温柔。

  武凌霜的眸子滴落了泪水,傻了似的站在窗边,呆呆的看着面前叶天龙。

  带着人赶赴过来的金学军,见到两人相对而立的身影,下意识喊出一声:“凌霜!”

  他想要提醒武凌霄小心,可万万没有想到,随着他的这一声低喝,武凌霜就像是受到惊吓的小鸟。

  她什么话都没有说的,飞似的冲向了叶天龙。

  她的脸,如朝阳抚过大地,绽放着灿烂眩目的美丽,她奔跑的样子,就是草原上的梅花鹿。

  “凌霜!”

  叶天龙丢掉染血的匕首,大步流星的向前迈出,随后跟武凌霜重重的抱在一起。

  搂抱的是那样紧,众人觉得自己似乎都能听见,这两个人身体彼此用力收紧时,发出的脆响。

  武家小院一下子变得安静,就连风也停止了吹拂,所有人都用眼珠子瞪爆的表情,惊愕的看着两人。

  见到心爱女人,跟叶天龙当众搂抱,还是那样紧实,金学军的脸瞬间苍白,差一点就喷出一口血。

  你没这资格!你没这资格!

  金学军的心里愤怒咆哮:你不配!你不配!

  他猛地抬起枪械,想要一枪爆掉叶天龙的脑袋,却被白霜霜一把按住:“小心伤到凌霜。”

  “砰砰砰!”

  金学军憋屈地扣动扳机,子弹全部打在门口,弹射一个个石屑,发泄着他的愤怒情绪。

  那些赶赴过来的武家成员,特别是那些如临大敌的警卫,一时间也都茫然失措,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想要动手,又担心伤到武凌霜,不动手,又感觉颜面丢尽,几十号人全部被叶天龙打伤。

  虽然没有夺取警卫的性命,但这样长驱直入杀入,依然是狠狠打了武家的脸。

  为难之际,他们把他们目光,投向匆匆赶赴过来的武家女主人——武夫人。

  武夫人,将近五十岁的年纪,但保养的很好,加上高挑身材和冷艳气质,看着就跟三十岁一样。

  武夫人已经知道今天的事情,脸上一如既往的冷艳高贵,只是现在又多了一丝萧杀,眸子有着怒火。

  金学军正要叫人冲进去砍了叶天龙,见到武夫人怒气冲冲出现,眼里杀意顿减,多了一抹狡黠。

  “夫人,你还是不要进去。”

  金学军一推眼镜,话锋藏针:“叶天龙已经疯了,大开杀戒,你进去招惹他,很容易被他捅刀子。”

  “他敢!”

  武夫人娇喝一声:“他算什么东西?擅闯武家,伤我护卫,劫持凌霜,还敢对我捅刀子?他找死。”

  她玉手一挥,带着一干人等靠近木门,杀气腾腾:“我倒要看看,他怎么对我捅刀子。”

  “凌霜!”

  走到门口,武夫人一眼见到跟叶天龙紧抱的女儿,脸色瞬间阴沉可怕,喝斥也让整个房间震了震。

  武凌霜跟叶天龙分开,对武夫人低声一句:“妈!”

  “你还知道叫我妈?你眼里有我这个妈吗?”

  武夫人踏进房间,怒意十足:“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你在丢武家的脸,在打我们跟学军的脸。”

  “让你呆在这里好好反省,你倒好,不仅没有意识到错误,还敢当众跟叶天龙搂抱一起。”

  她很是痛心的样子:“我怎么有你这伤风败俗的女儿?”

  只是喝骂中,她的眼里又有一抹关怀。

  骂声中,金学军等人蜂拥而入,还抬起刀枪对着叶天龙,摆出随时击杀的态势。

  武凌霜不甘示弱:“妈,我跟叶天龙抱一下,怎么就丢武家的脸了?”

  “我从来就没错,是你们强行软禁我,没什么好反省的。”

  她又看了金学军一眼:“而且我跟金少没婚约,怎会丢他的脸?难道他喜欢我,我就一定要嫁他?”

  在金学军眼皮一跳时,武夫人又喝出一句:“学军哪点配不上你?你有什么好拒绝的?”

  叶天龙一握武凌霜的手笑道:“霜霜也喜欢金少,霜霜哪点配不上金少,他又有什么好拒绝的?”

  这种场面,虽然自己少说话,招惹的箭头少点,可叶天龙不想武凌霜一个人面对。

  此话一出,金学军他们微微语塞,白霜霜却暗暗竖起大拇指。

  “我跟凌霜说话,谁让你插嘴?”

  武夫人把目光望向叶天龙,眸子带着一股子寒意:“你算哪一根葱?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话?”

  “擅闯武家,伤我护卫,败坏凌霜名节,每一件都是大罪,叶天龙,你的好日子到头了。”

  金学军一推眼镜,扫过还牵着武凌霜手指的叶天龙,语气阴冷加上一句:

  “叶天龙,武老太君是华夏元勋,她在家的时候,武家就是官方府邸。”

  “你今天闯入这里,拔枪见血,不仅是打武家的脸,也是打华夏政府的脸,毙掉你没人给你伸冤。”

  十几名武家子侄也是冷笑着望向叶天龙,都认定他这一次吃不了兜着走,真走了,武家怎么见人?

  叶天龙没有理会金学军的扣帽子,只是目光平和看着武夫人:“阿姨,刚才顶撞你,是我不对。”

  “只是我想说,你的三个罪名都无稽之谈,武家,是金少让我进来的,我也带了五百块的果篮。”

  他手指一点外面:“不信你可以问问警卫。”

  “伤武家的护卫,是因为金少他们先动枪,想要我的小命,我才逼不得已反击。”

  叶天龙补充一句:“顺便说一下,我先后忍让了三次才反击。”

  “还有,我对武家护卫全是手下留情,只伤他们肩膀,没有爆掉他们脑袋!”

  看到武夫人他们若有所思时,叶天龙又趁热打铁:“至于我败坏凌霜名节,这更是荒唐可笑。”

  “大家都是成年人,难道连抱都不可以抱?”

  叶天龙痛心疾首:“大清都亡一个世纪了。”

  武夫人的眼里虽然还是冰冷,但不引人注意掠过一抹光芒,似乎是一抹欣赏。

  金学军吼出一声:“你没有资格,凌霜不是你可以抱的,她是我的女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