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016章 讨个交待
  第二天早上六点,京城高尔夫球场,阳光明媚,晨风醉人。

  对高尔夫情有独钟的孔子雄,早早来到绿茵茵的球场,一个人打起了高尔夫球。

  他原本叫孔破狼一起过来锻炼身体,可是不成器的弟弟昨晚酒色掏空,到现在都无法从床上起来。

  孔子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可也没办法叫醒装睡的人。

  “真是孔家耻辱!”

  想到颓废的弟弟,孔子雄狠狠挥出一杆,对着一个白色小球挥出去,小球嗖一声划着弧线落入洞里。

  “好!”

  四周一片喝彩声,几名华衣男女纷纷鼓掌:“孔少厉害。”

  厉老鬼也暗暗点头,孔少水准越来越高了。

  “呜——”

  就在这时,一辆吉普车鸣着刺耳的喇叭,轰然撞入高尔夫球场,惊得不少客人四散,球童跑路。

  远处,十几名安保提着警棍吼叫赶来,显然这一起事件引得全场注意。

  “呜——”

  吉普车没有停下,依然气势如虹向前冲刺,在一个路口的时候,方向盘一转,冲向孔子雄的区域。

  “停下,停下!”

  十余名孔家保镖想要阻挡车队,但驾驶者却浑然无惧,肆无忌惮的直接冲过去。

  奔放如江水的车速把保镖惊得向两旁躲闪,从车速判断,如自己继续挡路,对方肯定会把他们撞飞。

  于是孔家保镖在胆战心惊之余,也拔出武器齐齐对准吉普车,齐齐发出吼叫:

  “停车!停车!”

  “不然我们开枪了!”

  虽然不觉得有人敢对付孔子雄,但关系到孔子雄的安全,这些孔家保镖还是不敢大意。

  在他们紧握枪械的时候,厉老鬼等几个贴身保镖,也把孔子雄护在中间,刀枪林立,如临大敌。

  “停车!”

  吉普车没有响应他们的威慑,毫不留情的把两名持枪保镖,用车尾狠狠甩翻,让草地一片狼藉。

  继而,它才在无声喝斥和拉动枪栓中停下,车门砰然打开,一身休闲服饰的叶天龙钻了出来。

  他无视拿枪对着自己的孔家保镖,伸伸懒腰向孔子雄他们道:“不好意思,刹车失灵,吓到你们。”

  厉老鬼已经辨认出来者是谁,脸色一沉喝道:“叶天龙,你要干什么?”

  孔子雄闻言抬起头,看着闯进球场的叶天龙,眼前微微眯起:“叶天龙?”

  叶天龙向孔子雄挥一挥手笑道:“孔少,早上好啊。”

  虽然第一次正式见面,但两人早已经交手过无数次,所以相互对视的目光没有丝毫陌生。

  没等孔子雄出声回应,厉老鬼吼出一声:“叶天龙,擅闯私人重地,你是要找死吗?”

  话音落下,孔家保镖枪口一递,随时准备射击。

  “厉老鬼,你怎么这样啊,乱扣帽子,我都说了,刹车失灵,不小心闯过来的。”

  叶天龙一脸无辜的样子,同时去解自己外衣的扣子:“你可不能随便找借口对付我。”

  说话之间,叶天龙解开了自己的外衣,露出六颗形如地瓜的手雷,个个闪着黑黝黝的金属亮光。

  这种手雷,虽然一时辨认不出来历,但相信只要连环炸开,方圆三十米以内,都属于有效杀伤范围。

  太危险了!

  刚才真是太危险了!

  那些曾拿着枪,指着叶天龙的孔家保镖,个个都不由冒着冷汗的庆幸起来。

  幸亏刚才没有开枪,否则,大家一起玩完。

  与此同时,十余人横在孔子雄面前,形成一堵厚实的人墙,更加严密保护他的安全。

  厉老鬼还喝出一声:“叶天龙,你要干什么?袭击孔少?后果你承担的起吗?”

  在他们神情紧张退后和低垂枪口时,叶天龙也暗呼淘宝卖家没有忽悠自己,不装药的原装尾单……

  “把枪都放下吧。”

  剑拔弩张之际,孔子雄提着球杆走了上来,示意一干保镖放下手中的枪械,还让人赶走看客和保安。

  “叶少如果要袭击我,就不会开车当众冲进来,更不会让我们看到手雷了,躲在暗中下死手足矣。”

  孔子雄从容不迫推开厉老鬼等人,缓缓走到前面正对叶天龙笑道:“我相信,叶少对我没有恶意。”

  叶天龙眼里划过一丝赞许,这孔子雄虽然是自己死对头,但不得不说,有一番笑看风云的气度。

  他的魄力比孔破狼高十倍。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也许我现在没杀心,但说不定待会就有了。”

  叶天龙淡淡一笑:“不躲在暗中下手,而是光明正大闯过来,也是因为这样得手的几率更大一点。”

  “你说的很有道理,只是,我不觉得这是理由。”

  孔子雄很是平静,拄着球杆出声:“说吧,找我什么事?”

  叶天龙笑容很是灿烂:“我是来找你要一个交待的。”

  厉老鬼精光一闪,战意滔天:“交待?什么交待?你要什么交待?”

  孔家保镖也是勃然大怒,又重新抬起了枪械。

  交待?

  孔子雄微微一怔,除了愣然这交待是什么之余,也有点惊讶叶天龙的胆量。

  一向只有他找别人要交待,从来没有人敢向他讨交待,当下再度挥手让手下低垂枪口,笑着问道:

  “我好像跟你没什么冲突,你这个讨交待有点莫名其妙啊。”

  叶天龙哈哈大笑:“孔少真会装疯卖傻啊,你会不知道我要的交待?”

  孔子雄踏前一步,盯着叶天龙开口:“愿闻其详。”

  “一个星期前,我在一间洗浴中心,遭受一个叫贞的杀手袭击,差点就死在她温柔乡里。”

  叶天龙干脆利落地开口:“我勉强制住了她,她为了保命,招供出背后唆使者,是孔破狼。”

  “贞?”

  孔子雄微微眯起眼睛,没有直接回应,而是看着叶天龙反问:“杀手?杀你。”

  “没错!不相信的话,可以调看洗浴中心的视频,或者去警察局查一查卷宗。”

  叶天龙又点点头,随后又补充上一句:“昨天下午五点,我在回家的路上,又被狙击手袭击。”

  “昨天新闻播报的枪击案,就是冲着我来的。”

  叶天龙淡淡出声:“我拿下了杀手,他是南悍人,也招供是孔破狼唆使。”

  孔子雄笑了一下,皮笑肉不笑:“叶天龙,自编自导玩苦肉计诬陷我?”

  叶天龙没有说话,走回吉普车打开后排,从里面拖出刀疤汉子丢在孔子雄的面前,随后一脚踢醒他:

  “告诉我,谁派你来的?”

  醒过来的刀疤汉子艰难挤出一句:“孔破狼给了我五百万……让我杀了叶天龙,血洗三刀耻辱……”

  孔子雄扫过对方一眼,望着叶天龙一笑:“真是杀手,不是你的人?”

  叶天龙哼出一声:“我脑子进水自编自导。”

  “行,这人是你的人,我今天给你三刀,这人不是你的人,我给你一个满意交待。”

  孔子雄很干脆地开口,随后挥手让人把刀疤汉子拖过来:“你不满意,可以给我三刀。”

  “我叫孔子雄,孔破狼是我弟弟。”

  孔子雄让人拿来一支雪茄,叼上,双脚微分,优雅握住碳钢材质的球杆,对刀疤汉子笑笑出声:

  “人的身上,有206根骨头,在你被我打碎头骨前,你有205次机会说实话。”

  球杆高高扬起:“告诉你,你是谁的人?”

  刀疤汉子一脸震惊,没想到叶天龙把他带到孔家人面前,双方不是死敌吗?

  “啪!”

  刀疤汉子念头转动之间,孔子雄球杆无情落下,一声脆响,刀疤汉子的脚骨被他硬生生打断……

  “啊——”

  一记凄厉惨叫瞬间响起。

  “还有204次机会。”

  孔子雄笑容很温润,球杆又一次高高扬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