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019章 目含凶光
  接下来的大半个上午,叶天龙跟孔子雄吃了早餐、喝了酒、还唱了歌,两人关系可谓是一日千里。

  如非叶天龙坚决拒绝,孔子雄还要叫几个校花来陪伴叶天龙,饶是如此,现场也有不少美女环绕。

  出来的时候,孔子雄还亲自送叶天龙到门口,看着他进车里才转身,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两人老朋友。

  “真是一个醉生梦死的早晨。”

  回去的吉普车上,天墨掌控着方向盘,叶天龙一边感慨着早上的享受,一边靠在后座打开手机邮件。

  他把早上的事情简单跟百里花和宁红妆他们说了一遍,让他们对这个债权有个心理准备。

  这时,车子经过一个房地产牌,叶天龙好像想起了什么,马上从吉普车上翻出买的京城地图。

  他的手指在上面迅速滑动,寻找着木槿山庄位置。

  “这山庄挺僻静的啊。”

  很快,叶天龙就锁定木槿山庄,看着它的位置若有所思:“朴东元藏得这么偏僻?”

  他心里莫名有一丝不安,这么偏僻的地方,适合隐藏,也适合设陷阱……

  而且三个号码,两个失效,但另一个不仅有效,还能定位,前面两个号码都废了,这个怎么还留着?

  就在叶天龙转动念头时,一个视频电话打入进来,他散去自己的推测,瞄了一眼就拿过手机接听。

  “宁总,早上好啊。”

  叶天龙嘿嘿一笑:“这么早起啊?”

  视频中,宁红妆娇艳无比:“都快十二点了,还早起?你以为个个跟你一样,整天醉生梦死啊?”

  “看你脸红的跟苹果一样,跟孔子雄没少喝酒吧?”

  叶天龙瞪了女人一眼:“啧,怎么说话呢?什么叫醉生梦死,我这是扩展人脉。”

  “扩展人脉?天龙,你还真够大方啊。”

  相比恐龙和百里花的惊讶,宁红妆的俏脸淡然很多:“一甩就是六百亿,真是天下第一败家子啊。”

  叶天龙解开一个纽扣,让有些发热的胸口凉爽一下,随后笑着回应一身红衣的冷艳女人:

  “如果是白花花的真金白银,六个亿我估计都要心疼,你知道我这个人,向来爱财如命。”

  他叹息一声:“但是纸上的债权,别说六百亿,就是六千亿也无所谓。”

  对于叶天龙来说,账上没有存入那笔钱,赌注上面的一千多亿,就是一个过家家游戏的数字。

  视频上的宁红妆坐在办公室,单人沙发承受着她修长的身子,双腿勾勒出一道撩人的弧线:

  “那倒也是,两盘棋赢来的一千多亿,要想顺顺利利拿到手,跟异想天开没什么两样。”

  宁红妆幽幽一叹:“毕竟那是一千两百亿,朴氏家族的三成身家了,这钱一抽,朴家要伤筋动骨。”

  “而且还容易牵一发动全身,引起多米诺骨牌效应,让整个南悍经济受到影响。”

  她看得很是透彻:“不管是朴氏家族,还是南悍官方,都会无比抗拒这笔赌注,不择手段的抵赖。”

  叶天龙这点点头:“这倒也是,朴氏如果伤筋动骨,必然给外来资本可趁之机。”

  “干妈已经收到了风声,朴氏集团不仅把金圣手投入监狱,还宣告跟朴孝秀断绝亲属关系。”

  宁红妆把收到的消息告知叶天龙:“所有债务和权益,朴孝秀自负。”

  叶天龙淡淡讥嘲:“果然跟我想的一样,必要时牺牲朴孝秀。”

  宁红妆一点都不感觉到稀奇:“十个朴孝秀也不值那个钱,牺牲一个能赖账求之不得。”

  “我跟干妈估算过,你撑死就是拿个两百亿回来,这已经是综合你实力、人脉和运气的情况下。”

  她微微一挑脚尖:“运气差一点,估计十亿八亿了事。”

  叶天龙瞄了她修长双腿一眼,随后流露一抹自信:“我估算比你们要大,五百亿还是没问题的。”

  “只是需要一点时间,短则一年,长则三年。”

  “可惜我没有太多时间浪费这上面,哪怕这是白花花的金钱,我有更多重要的事情忙碌。”

  换成以前,叶天龙不介意耗几年时间跟朴家持久战,但现在龙门和戴家发展注定他没时间追债。

  宁红妆红唇张启:“所以你选择直接跟孔子雄合作,让他去帮你讨回这笔巨额债权。”

  叶天龙点点头:“以他的性格和为人,绝对是全力以赴,不择手段。”

  “他欠人六百亿,估计不会还,但朴家欠他六百亿,他一定会狠狠撕咬。”

  宁红妆很直接作出一个评价:“孔子雄确实是一个畜生。”

  叶天龙算得很透:“如果讨回一千二百亿,他拿走六百亿,我无所谓,那是他辛苦应得的。”

  “他讨不回这笔钱,或者讨的少了,也无所谓,等我根基稳了,再跟朴家慢慢磨。”

  他眼里闪烁一抹光芒:“只要对赌协议在,只要朴家没倒闭,他们就赖不了这笔账。”

  “所以无论孔子雄能否收回这笔债,我都没太大损失,而且这段合作期间,等于我绑上孔家大船。”

  叶天龙道出真正用意:“看在六百亿的份上,孔家不仅会暂时忘记恩怨,还会在京城好好庇护我。”

  “你在京城不是抱了大树吗?”

  宁红妆娇笑中带着一抹玩味:“自由出入帝天居了,还要找孔家做靠山?”

  叶天龙微微一怔,有些讶然宁红妆的消息灵通,随后笑着回应一句:

  “我敬重我大哥……赵老这种人,但在现实生活中,还是借借孔家的势更有意义。”

  他流露一抹无奈:“比如讨债踩人这种事,赵老肯定不会跟我掺和……”

  宁红妆娇哼一声:“赵老当然不会陪你发疯,你当他跟你一样无聊啊?”

  接着她话锋一转:“你什么时候回明江啊?”

  叶天龙笑着回道:“估计还要一个星期,我还需要赵老身体的几个数据,得到确认才敢离开京城。”

  宁红妆慵懒缩在沙发上,丝毫不避忌春光乍泄:“行,我等你回来,然后再去米国出差……”

  她还摆了一个撩人姿势:“你到时不回来,我天天穿透明睡衣,在水云间开门睡觉……”

  妖精!

  叶天龙没好气地骂了一声,随后挂断电话靠在座椅上呼吸,平息心中腾升的**。

  他还伸手去打开车窗,让暖风醒一醒自己的酒意。

  车窗一开,一辆加长的林肯车恰好停在了旁边,对方同样落下了车窗,几张面孔涌入叶天龙的视野。

  一个是荣学礼、一个是荣依娜、一个是宋东中、还有一个是林晨雪……

  四道目光,叶天龙却直接对上其中一道,看着有些消瘦的女人,眼里跳跃了一下光芒……

  林晨雪的眸子也闪过一抹涟漪,这点被宋东中清晰捕捉到眼里,他掠过叶天龙一眼,很是冷冽。

  “出门不吉!”

  荣依娜一眼认出叶天龙,没等对面的哥哥出声,就对叶天龙方向啐了一口,随后一把按回了车窗。

  叶天龙跟林晨雪的无声凝视,在车窗隔离中瞬间消散……

  与此同时,收回目光的叶天龙,从对方左视镜的反射中,捕捉到一辆警用摩托车盯着林肯车。

  一个瘦小男子,戴着头盔,目含凶光。

  只是对方也捕捉到叶天龙的目光,一转车头呼啸着从辅道上离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